• 2010-04-10

    雪季(完) - [海贼王香路同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61884540.html

      [香路]雪季
      
      
                                  By乌苏13
      
      
      
      我送你一季雪花,看它飘落如华。
      
      
      
      1.
      嗨,我亲爱的小孩,看到那不停落下的雪花了吗?那麽温柔那麽美丽,仿佛永无止境,瞬间覆盖大地。洁白的,晶莹的,沁凉的。
      
      
      2.
      下午的夕阳从透明的玻璃窗外照射进来,一格一格地在地上经过。!当。!当。香吉士在这样节奏的声音里昏昏欲睡。
      同行的乌索普和罗宾在细声地对话,滑入到香吉士半梦半醒的意识里。
      香吉士断断续续地听著他们交谈,渐渐地沈入睡眠,恍恍惚惚地听到美丽的罗宾小姐轻微的叹息声,而他身上一暖,是落下了件外套。
      是在昨日下午才接到电话,说乡下伯父去世的消息的。香吉士在乌索普的报告里怔愣了会儿,才问道:“是吉原的村子里的那一位吗?”
      乌索普点了点头,补充说道:“就是少爷十五岁被送过去暂住的那一家。”
      “去安排吊唁吧。”
      虽然还要三个月才新年,但会社的事情忙得很。一上火车,困意宛如潮涌。香吉士在坐下来的时候顿了一顿,坐下来才对对面入座的乌索普说道,“之前我记得是派迪送我过去的。”在乌索普旁边入座的是跟过来处理事情的律师妮可•罗宾小姐,此时微微一笑。
      其实乌索普并不知道这些往事,他是在本家里的管家派迪去世後才从分家升职上来上任的。此刻他也只是摇头说:“哦。”
      香吉士颇觉无趣地转头看窗户。
      窗外人来人往,洁白的柱子,标示时间班次的牌子闪烁。
      他忽然想知道,十五岁的自己,第一次离开京都的自己,是怎样的?已经过去了十四年,他都忘得差不多了。
      车子很快启动,香吉士开始昏昏欲睡。之後再次醒来,是因为车厢里的人在惊呼。
      “看,下雪了。”
      香吉士从迷迷糊糊里地抬起脸来,外面果然飘起了细碎的雪花,逐渐地铺天盖地起来。
      那散落的花,拂去记忆的尘沙。
      这是唯一一次直面过去之旅。
      
      
      3.
      香吉士用力地踢了踢院子里的石板凳,脚趾头一下子痛得他龇牙咧嘴。他横眉竖目地瞪了石板凳一阵子,听到屋子里的声音渐渐转到後院来,拧了眉头,甩了大门出去。
      十五岁的少年,冷凝了一张脸,走出去,根本没人理会。
      叛逆期的孩子谁见了谁讨厌,只除了会被其他处在叛逆期的青少年撞见,三三两两地将他堵在巷子里。
      “哟,这不是城里来的大少爷吗?”
      “听说你的妈妈跟牛郎跑了?”
      “不止呢,还卷走一大笔钱,要不然大少爷怎麽会屈尊到这乡下地方来。”
      闻言,剩下的青少年一起哄堂大笑起来。
      香吉士正愁心中怒火无处可发,眼一瞪,一脚就踹出去了。
      
      “咳咳。咳咳。”香吉士吐出嘴巴里的血,手撑住膝盖,大口地喘息。他的视线模糊不清,刚刚那个混蛋那一拳揍在他脑门上,现在他脑子还嗡嗡地响。一对五,实在太不明智了。更别提後来,还多叫了人过来帮忙。
      好不容易,香吉士呼吸恢复了正常,抬头环顾四周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跑起来,就慌不择路,幸好他最开始恶狠狠地回击了那群混蛋,而且冬天他穿的比较多。突然,香吉士眼睛一亮,拖著步子朝出现在视线里的小溪走去。
      他脚下没踩稳,一颗石头扑通掉进了水里,香吉士也跌坐在地上。暗暗啐了口太倒霉了,香吉士爬起来,蹲在河边掬水漱口洗脸。
      突然,他背上一重,身体没能平衡住,直接栽进了水里。
      “谁?!那个混蛋不要命了推老子下水!”溪水不深,刚刚到他腰部,但这麽一来,衣服全湿了,头发也湿答答地贴在脸上,冬天的水,冰冷刺骨。
      香吉士在溪水里站稳了,回头怒吼,就看到岸上站著一个小孩,大冬天的,只穿了件红褂子蓝短裤,脚下踩著一双拖鞋,怒气冲冲地叉腰瞪过来。
      “你混蛋吓跑了我的鱼!”
      香吉士伸手擦去了眼睫毛上的水,眨了眨眼,确定他没看错,这个小孩在快要下雪的天气里,还露出了胳膊细腿。
      “哈?!”
      “你混蛋吓跑了我的鱼!”小孩子气鼓鼓地喊。
      香吉士左右看了看,不远处是黑色的森林,村子看样子离得很远,左右都没有人。风一吹,他顿时打了个哆嗦。不会是遇见山魅了吧。
      
      
      4.
      乌索普安排的当地最好的旅馆,伯父那边来人接车。寒暄了一阵子,等香吉士在旅馆安顿好了,才犹犹豫豫地问他是否要守夜。
      香吉士只犹豫了一秒就同意了。
      夜晚的院子空寂而风沁凉,席地跪坐,听著隔壁僧人们仿佛永无止境的诵唱。
      而雪花,断断续续地下了一整夜。
      第二日便是送葬,幸好雪已经停了,白色的队伍蜿蜒地朝山里行进,沈默而肃然。
      待回转时,却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就连一直用疏离且敬畏视线所环绕的香吉士身边也围了两三个伯父家的年纪比他略小的青年。
      先是致了一番感谢词,几个来回之後,便追忆一样聊起了香吉士年少寄居的事情。
      “那个时候真是吓死我了,居然是被雪女之子带走了!而且,病的那麽重,父亲也一直害怕……”
      那人注意到香吉士冷凝的视线,讪讪地笑,“都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您也许不记得了吧。”
      香吉士点了烟,看似漫不经心地回答:“我有记忆。”
      忘了自己也忘不了他,蒙奇•D•路飞
      也就是所谓的雪女之子。
      
      
      5.
      小孩儿看他站在水里一动不动,顿时又生气,“你,给我上来!”
      香吉士听他命令口气就不高兴,“我就站在这里你能怎样?!”
      小孩儿气结,从岸上扑了过来跟他扭打成一团。疯了一样。打著打著,他忽然高兴而得意地叫起来,“我抓到鱼了!哈哈──”
      香吉士顿时滑落无语,刚刚打架还没觉得,现在风一吹,他哆嗦著往岸上走,“冷死我了冷死我了冷死我了。”
      小孩儿把那条鱼往岸上一扔,就打在了香吉士身上,啪嗒掉在地上。香吉士回头发射死亡光线,小孩儿完全没感觉,正继续地抓鱼呢。不一会儿,第二条鱼就砸在香吉士身上,挺准的。
      香吉士抱著胳膊,冷得在岸上跳来跳去。他对河里的那个小孩儿有很大的火气要发,但他可不想再回到水里只好在岸上抖著等著他上岸。
      第三条,第四条。
      小孩儿觉得够了,笑眯眯地转身,“喂,你还在这里做什麽?”
      香吉士觉得脑子里有根神经啪啦啪啦地断掉了。他阴沈沈地抓起这个家夥丢在地上的鱼,如他所料,小孩儿嗷地叫了一声,抢上来。
      
      
      6.
      雪女之子。
      是後来香吉士才知道的,蒙奇•D•路飞的外号。
      村子里传说的,在冬天勾引了村里有妇之夫的山里女人生下来的孩子。女人生下这个孩子就死了,而男人带著这个孩子在村里出现,告之了他的名字後,没多久也死了。从没见他怕冷,而从那个被抢夺了丈夫的女人口中传出的。雪女之子。
      被村子驱逐的。怪物。  

        也是那时,香吉士才知晓他的名字,蒙奇•D•路飞。
      
      
      7.
      “我是香吉士,你叫什麽名字?”
      小孩儿靠近火,抓了抓头,“我?他们叫我怪物。”
      香吉士将衣服翻了个面,顺便把烤鱼也翻个面。小孩儿在对面流口水,他迅速地拍掉他伸过来的手,“还没熟。”
      打架很痛快没错,但没过一会,就冷到不行,小孩儿带著他来到森林里一处山洞里,生了火。
      香吉士皱眉。怪物算什麽名字?这个家夥脑筋不好使。
      鱼烤好了,香吉士递出又缩回来,“小心烫。”看著他墨黑的眸子,香吉士叹了口气,吹了吹,估摸著不会太烫才给他。
      小孩儿嗷呜一声,啃起来,“好吃。”
      天黑了。
      香吉士的衣服差不多干了,他穿上,这才想起来问:“你不冷?”
      小孩儿张著大大的眼睛看他,过了一会儿才搓著手臂,“冷死了冷死了。”
      香吉士怒了,“你也太迟钝了吧!”一拳就揍下去。揍完了,“你家在哪里?我们回去吧。”
      这附近的村子也就只有那麽一个村子,该是同路。
      小孩儿瞪著眼,“这儿。”
      “哈啊?”香吉士也瞪大了眼,然後在意识到这个家夥说,这个洞穴就是他的家,嘴巴都张大了。他不自在地游移视线,目光触及外面时,愣住了。
      下雪了。
      香吉士回头,对上小孩儿墨黑圆溜溜亮闪闪的大眼睛,泄气地坐了下来。
      小孩儿冷,抖抖索索,使劲地搓著手臂。
      香吉士先是展开了手臂,最後还是把衣服脱下来,给他穿上再抱住。一边牙齿打战,一边说:“不冷了不冷了。”
      “香吉士。”小孩儿清晰地咬著他的名字,整个人缠抱上来。“你真好。”
      香吉士呆呆地想,好啊好啊,好个屁啊。
      
      
      8.
      香吉士的少年时期从吉原的村子回来後就结束了,此後的五年,他陷入到争权夺势的漩涡里无法脱身。
      他也想过,要把那个小孩儿从村里带出来,但一想到现实杀机处处,顿时忍耐。
      他想,来日方长。
      第五年,他终於立於不败之地。
      
      葬礼之後的酒会,香吉士吃的很少,很早就退了席。
      香吉士站在旅馆阳台上看著外面的天空,以及不远处人们的灯火。他点了烟,夹在手指间。
      乌索普推门进来,严肃里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香吉士听到声音回头,恰好捕捉到,顿时失笑。
      他还记得十九岁那年,放学後,他挥别了汽车,慢慢地走在街上,暗巷里的抢劫。这个人抖索著双腿,力图镇定,“本大爷我可是有八百万部下的,你们可别小瞧了我!只要五分锺,我那八百万部下就会从天而降── !”
      香吉士当时就笑了,而他注意到他,嗖地一下就躲在了他身後,嚣张地叫嚣,“看我最得力的部下来了!”
      一晃眼,十年都过去了,谁都不是当初的样子了。
      而他香吉士,早在他二十岁,站稳了脚跟,丢下一切,孤身一人不声不响地来到吉原的村子,在那时,就已经没有所谓的当初了。
      还能有什麽当初。
      香吉士按熄手上的那根烟,又点了另一支,转头看雪落,不言不语。
      
      
      9.
      香吉士觉得自己身处地狱的火炉,无处不热,他就要被烤死。
      他知道他身边有很多人在来来往往,他心里惦记那个小孩儿,努力地睁开眼想询问,但是他不知道他到底发出了声音没有。
      浮浮沈沈地,香吉士醒来又睡去,嘴里很苦,喉咙很干。偶然间,他听到屋外很吵闹,一直吵闹。他想问是谁在外面怎麽这麽吵,但他出不了声。再次沈沈昏睡过去。
      他不知道,那个小孩儿想进来看他,但他被拦在了屋外。先前只是恶言恶语,之後是拳脚相向,扁担和棍子一起。
      他们叫他怪物,从来都不允许他接近这里一分半毫。
      他们还说,都是因为他,要不然香吉士就不会病的这样重,也许会死。
      
      
      10.
      而在那时,辗转终於有了可能知道蒙奇•D•路飞下落的人的消息,香吉士亲自登门拜访,“听说,您对‘雪女之子’的事情还有印象?”
      漫不经心斟茶的老年人抬起眼睛,视线锐利且充满探索,语气咄咄逼人,“你想知道这些做什麽?”
      香吉士觉得被冒犯,但他忍下来,诚恳地说道:“他是我的朋友。”
      头发斑白的老人慢条斯理地喝茶,又调小了煮著茶的火炉的火,才慢吞吞地开口说话。
      寥寥数语。
      “追著送你走的火车跑了,再没回来。”
      
      
      11.
      路飞在村外等了三天,终於在第三天他看到了香吉士那头醒目的金毛。他被人背著,身边拥著一群人,他们迅速地上了一辆车。於是,他嗖地一下跳起来,奔过去。
      他跑得极快,他是极为得意他从来都跑得那麽快。他看到香吉士被背上了人们说的火车里,他被拦下来,尽管他很敏捷地爬了进去,想要爬上那辆火车。但火车已经在往前开,冒出了巨大的白色烟雾,发出轰鸣响声。
      他急死了,想都没有想,再次跟著跑。
      这个傻瓜笨蛋一根筋的家夥,脑袋里转著无比正直的念头。
      跟著火车跑。火车不见了,沿著铁轨跑。跑著跑著,他就能见到香吉士了。他想知道,他很好。他想要再跟香吉士一起玩。
      冬天下了大雪。总是下著大雪,雪覆盖了天地,满目里都是白色。
      他不知道他跑了多久,跑著跑著身体跌了出去,下一秒就轻飘飘地要往空中去。
      他身体好重,拼命地睁开了眼,可最终合上。
      
      
      12.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小孩,从此人生里再无伤害只有洁白雪花。
      
      
      
      ──fin──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蚀(完) 2010-04-10
    光华(完) 2010-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