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10

    Love,Love,Love(完) - [海贼王路飞中心同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61884449.html

    Love,Love,Love

    BY乌苏13




    收拾东西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扯出了好大一堆的唱片。若林坐在一片狼藉里,在冬日难得的晴日里,手指轻触那些被良好保存的黑色大张唱片微微笑起来。
    塑胶的套封,黑白的封面上非常单调的一只吉他,一行古典雅致的流畅书写“long night”随意地覆盖住吉他的一角。而在角落里,可爱的一顶草帽摇晃地盖上去,草帽的下方是歌手的介绍。
    若林点着那一行字。

    草帽乐队。
    主唱:蒙奇•D•路飞
    吉他手:罗罗诺亚•索隆
    钢琴手:香吉士。
    鼓手:乌索普


    若林将唱片放在一旁,开始翻找老式的唱片机来。她将唱片机摆正放在房间正中唯一幸免乱糟糟的皮质沙发上,将那张《long night》抽了出来,放上去。
    瞬间,清澈的钢琴音与同样纯澈的少年音流泻了出来。

    Every night,
    Long night,
    I stay there,stay under moonlight to be an outline……


    若林便在这样轻柔的音乐声里转身去收拾其他的,比如桌子里桌子底下床头还有地毯上到处都是的书本,将它们一一放入事先就找好的纸箱子里,用胶带一一封存。
    她扯了一根淡紫色的发带将长及肩膀的头发扎起来,顺着音乐里一个“哐当”架子鼓敲击声跳跃了一下。她滑过房间到达厨房,打开饭锅,洗了米煮上一锅粥,切好肉末准备好姜末以及爽口的西红柿切块倒上糖。

    而唱片里的少年正在唱:“we are the king of the world!we are the king of the world!”
    欢快得宛如五月的初夏降临,阳光透明,和风正好。

    若林心情愉悦年纪也宛如回到她初遇那位少年那一年,她不过十八九,刚经历了联考地狱,等待最后判决结果时分。

    那个夏日仿佛要热死人了,她呆在家中烦闷至死,于是撑着把伞假作丁香愁结的文艺少女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行走。
    走着走着就迷失在了颇有年头的巷子里,懊恼到想撞墙又碍于面子不想找人来接她,路上根本没人经过所以不需要拉下面子进行询问,胡乱奔走之际就听到了一声带了满满笑意的哼唱。

    I will go home tonight,you would be waiting for me。”

    若林的英文极好极好,若不是因为如此,她也听不出这一句。被含在嘴里,哼哼地,得意地,满是骄傲地,唱了出来。
    只有他的声音,顿了好一会儿,才想起钢琴伴奏。
    他在唱着啊我最爱你做的饭菜最喜欢看你拧眉生气地吼过来凶神恶煞实际上温柔得要死死别扭的样子。
    多么的甜蜜,多么的温柔,他故意咬字咬得含含糊糊,出口的时候压住,似乎抬眉望一眼眼底全都是戏谑的笑意。
    他唱着她多么别扭他多么爱。可腔调明明就是他有多别扭才爱她那么多的别扭却故意一再惹她生气。
    若林站在那家老店门口,走进去询问,之后抱了一堆老唱片回来。
    她总想,怎么没能早二十年出生,怎么直到现在才遇见了你。



    若林自己也想不明白,怎么会心血来潮去买了一堆黑胶唱片,在她的年代,CD机已经流行,磁带都已经不是主流,MP4已经开始上市。
    可她站在店主的门前,语无伦次地说着她喜欢那首歌,然后在热情的店主介绍下,一首又一首地聆听。在店主眉飞色舞的讲解里,她的心情飞跃起来,随着音乐而起伏,因为听到了非常动人的声音而与店主一起花痴。
    “现在懂得欣赏他们的人已经近乎绝迹了。小姑娘。不介意的,带着它们回家吧。”是店主的收藏,拿出来时还小心翼翼地擦拭,一张又一张,最终才递给她。他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如果你不喜欢,就留着给我吧。”
    若林觉得,就是店主这一句话,使得她将这一堆唱片抱回了家,甚至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寻找适合的唱片机。


    若林站在凳子上将绿色的窗帘拆下来,拿到浴室里,泡好待清洗。她洗了手,擦干净,然后将唱停的唱片小心地拿下来,换了另外一张。
    才一放上去,就听到了海潮迎面涌来的声音。若林盘腿在地上坐下,开始整理她的老唱片。


    He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William Butler Yeats

    Had I the heaven's embroidered cloths,
    Enwrought with golden and silver light,
    The blue and the dim and the dark cloths
    Of night and light and the half-light,

    I would spread the cloths under your feet:
    But I, being poor, have only my dreams;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若林听着这清朗的诵声,入了神。她记得的,当她疯狂地寻找蒙奇•D•路飞的相关新闻,她找到了《About Ocean》专辑的新闻相关。
    那时,他已经三十七岁了。附带的图片他一身深黑色的西装,露出里面红色的衬衫领子,他单手抓住戴在头上的绅士帽,单脚翘起搭在膝盖上,黑色的西装长裤露出一节脚踝,配上皮鞋。他斜看着镜头,嘴角翘起,笑得依旧天真。
    他说超喜欢这一首诗,所以强迫性质地拿来用,结果发觉没有办法演唱出来,所以干脆就大声地朗诵好了。
    他念了一段。罗罗诺亚•索隆接着重复了一次。
    明明都三十七岁了,声音却还是清朗的,低沉下去的时候,就觉得很性感,那种好似在耳旁低语般的令人心一动的性感。
    罗罗诺亚•索隆的声音出乎意料的浑厚醇得如酒。
    蒙奇•D•路飞在采访说道:“虽然只是念诵,但是对着话筒无法唱歌还是觉得很困扰,念的时候,开始硬邦邦的还被香吉士与乌索普吐槽,幸好有索隆陪着我一起。”
    一开始还在听的时候嘲笑说,这两个家伙怎么会这么严肃正经地念书啊,感觉真的很不搭的说。结果,听的次数多了,竟然有一次听呆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感动。总觉得,不管是做什么,虽然好像有些小任性,但是他们一直是他们,一直做着他们喜欢的事情。
    “不过索隆很呆哈哈。”
    然后是罗罗诺亚•索隆的插话:“啊,我不太擅长唱歌,也不太擅长说话,比较擅长吉他跟贝司,所以我是贝司手罗罗诺亚•索隆。”
    若林还记得当时看到就喷了出来,“哎呀你这个家伙真擅长冷笑话啊。”


    若林从一堆唱片里抽出一张很大的海报。
    黑白的大尺寸照片,总共有九个人,散落在一堵墙前,墙前有钢铁架子。后面是铁丝网。若林最喜欢的蒙奇•D•路飞坐在那群人的正中央,对着镜头嘻嘻地笑出八颗以上的牙齿,而他身边,罗罗诺亚•索隆抱着吉他斜靠而坐,另一边香吉士低头打火机点烟。在他身后,高挑的黑发黑眸的长发女子双手环胸,高雅地站立。而另外一位短发女子则是凑上前,向人们展示了她低沟完美的胸部与她的大眼睛。微卷黑发的乌索普,娇小自闭的少年乔巴。站得有一些距离的拿着弯勾伞的绅士端着咖啡,而另外一边头发朝天竖起的男人只给了半边侧脸。
    拍摄的那天风肯定很大,他们的头发都吹扬起来了,应该有大的太阳,因为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的高兴。
    与现代的偶像不同,这张照片清楚地显示着他们并非化舞台妆什么的。清澈而干净。
    若林还记得她找到了这张照片,然后找人处理成海报,自己寻找到制作海报的地方,将它印出来,之后却完全舍不得贴在墙壁上。
    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珍惜地将它收了起来。
    如今,她也舍不得将它贴在墙壁上。




    “滴滴。滴滴。滴滴。”七声之后,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你好,这里是若林的家,现在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请在滴一声之后留言,谢谢。”
    “若林,是我。我知道你在……”低沉柔和的嗓音带了几分沙哑,停顿了一会,最终只说,“记得午饭跟晚饭。不要闹得太晚。”
    之后是大段大段的空白,许久之后,电话被挂上。


    若林将早就唱完的唱片拿下来,又换了另外一张。唱片机老旧了,若林将它保养的再好,也现出岁月痕迹。若林按了按眉心,之前之所以安静下来的书籍放在一侧。这一次是欢乐的摇滚,黑白的绘制人物,卷发蓬松,侧脸。如此而已。


    草帽团,摇滚时代前期的作品,《Here we go》、《against》以及《wind》。


    若林抚着唱片封套,又拿起了那本书。书籍名《大摇滚时代》。大摇滚时代,源于一段历史的祭奠,所有传奇诞生之时。永恒而浩大的辉煌,代表乐队,草帽团。主唱蒙奇•D•路飞。


    经过五十年的蛰伏期,二十年的变革期,大摇滚时代的到来势不可挡。如果说哥尔•D•罗杰是推动沉重历史前进的先驱者,那么真正的新时代便是由蒙奇•D•路飞所开创。他的出现就像是一场暴风雨,席卷一切传统的桎梏,推翻一切正统的规范,他带来了世界上最疯狂的音乐,划开了音乐史崭新的时代。
    具有反抗性和震撼色彩,歌颂和平抨击反动,民族肤色之间的大碰撞,青年人前卫的思考,它自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充满了绝佳的爆发力和情绪化。
    蒙奇•D•路飞的声音丰富,具有穿透力。他从喧嚣的音乐声起,到最后,直接传达到脑海里。他的声音飘荡在上空,而后是即兴的弦乐,或者钢琴独奏打破。
    早期的蒙奇•D•路飞对高音的处理十分漫不经心,歌词尖锐仿佛能刺伤人心。他的表演从不强调舞台,他只需要一个基调便是整场的中心。六十年代后期,步入青年时期的蒙奇•D•路飞,一场车祸后,开始转向乡村古典音乐和教堂音乐,诞生了无数值得后来珍藏的经典



    “滴滴。滴滴。滴滴。”七声之后,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你好,这里是若林的家,现在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请在滴一声之后留言,谢谢。”
    “叶若林,现在,过来,接电话。”命令口气,完全不留余地。
    若林呆了呆,脸顿时变得有点苦,正想慢吞吞,那边下一道命令已经发出:“快点。”
    “呃,姐。”
    对方似乎因为她接了电话而松了口气,“什么时候回来?”
    若林瞄了瞄四周,突然发现似乎、好像、不晓得怎么回事,房间里似乎越来越乱了,除了先前 已经收拾好打包的。
    “呃,明天什么的吧。”
    “叶、若、林,不是我要提醒你,你套房里,没有床铺没有被子。而且,今晚也许会下雪。”
    “啊咧?”
    “啊咧你个头啦,晚上让小风去接你。”顿了顿,咬牙切齿,“不准拒绝。”
    “……”这不是没拒绝的余地么。
    安静了一会儿,“你在听路飞?”
    “嗯。收拾的时候翻出来了,就想听。”
    “心情好了没?有路飞治愈你。”
    笑眯眯。“好很多了。”
    “不烦你了,你继续忙吧。”
    若林应声,挂了电话。这最后一首歌,唱的是《moonlight》,蒙奇•D•路飞车祸之后的转型之作。
    其时,蒙奇•D•路飞二十七岁。他音乐生涯的第二波折。第一波折是二十五那一年,第一桩性丑闻,对象诺诺罗亚•索隆,爆发,全国封杀。




    你承认你不敢置信,完全不敢相信,在最初知道这个消息之时。那是你某个友人,你上大学认识的第一位朋友,在知道你在听草帽团的歌曲之时,带着非常难以形容的表情说出来的。

    我一直觉得蒙奇•D•路飞很漂亮,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帅气,而是漂亮。他的眉眼,他的嘴唇,他笑起来很骄傲的样子。还有,你注意到没有,他的眼睛很亮,仿佛能倒影出一个世界。

    你想,同性恋是什么呢。你可以想到的是曾经看书不小心看到的,男人与男人。充满了堕落。性。随便。暴力。血腥。还有成片成片的灰暗。
    你的手指颤抖地哆嗦地抚摸着从家里带过来就宛如宝贝的唱片,很长很长时间没有任何言语。

    说起来,我比较喜欢路飞跟香吉士在一起。他跟香吉士,诺诺罗亚•索隆,还有另外一个乐团的主唱特拉法尔加•罗也有传闻。听说,还有其他几位。长相都很不错,气质型的。但是我最喜欢香吉士。香吉士是厨师,路飞又最爱吃。他们绝配。不过,最可能的是罗罗诺亚•索隆啦,他们的传闻最多。什么一起住啊,偷拍到亲密照片啊。

    你喜欢了一个人,干净清秀的男孩子。冬天的时候第一次遇见,穿着银灰色套头毛衣纤细却意外结实的身板。黑色柔软的碎片,注意到你的视线,眯眼就笑了起来。
    你顿时就冲动地跑上前去,大方地伸出手:“我是若林,很高兴认识你。”
    你后来想,之所以那么冲动,是因为他与你想的那个人太相似了。蒙奇•D•路飞,你有时也会笑自己,怎么可以喜欢到这种程度。但在现实里,遇见这么一个人,你简直觉得幸福在闪耀。

    对不起啊,那个……其实,我喜欢的是他们的歌,喜欢的是路飞的声音。
    我也超喜欢他们的歌,路飞的声音。但是,但是,你不觉得……
    若林刷地站了起来,讲台上的教师视线一抬,若林又坐了回去。
    你干什么啊?突然站起来吓死我了。
    不好意思。我的胃有点疼。


    你自己也不知道,那到底算不算交往。你对他做任何的亲密动作,他都不会拒绝。你约他出来玩,他也很高兴。
    直到那一天,被你撞见那件事。
    是出其不意地路过然后想要见面,就给对方一个惊喜好了。在暮色沉沉里,骤然亮起来的路灯之下。你看到他与另外一个人在接吻。对方明显比他高,明显就是同样的男生。

    不管是最初还是之后,从来没有想过。但是,性向什么的,你喜欢就好了。我尊重你。但是,我很难过。




    汽车鸣笛声在楼下,若林看着近乎光秃秃的房间,对着楼下随着鸣笛声之后的:“若林!若林!”回应一声“哎,就来。”
    说完,她抱着装着唱片机和黑胶唱片的纸箱子出门。锁了门,才往下走。手臂间,纸箱子沉重。若林想,这里装着她全部的青春。
    电梯坏了,她慢慢地走楼梯。不过四楼,一步一步往下,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楼梯的感应灯在她的高跟鞋踏在地面上发出“嗒嗒”的声音亮起来,走到拐角时,突然灭掉。她要重重地踩地才重新亮起来。灯光明暗之间,让人生出一些些奇异的心情来。
    若林下个星期五结婚。
    她忽然想起几年前,那时她还算年轻。那失去了第一个恋人,默默地躲起来哭泣。她在深夜占据网吧的一角,在游戏和烟雾袅绕里,她百度“草帽团”和“蒙奇•D•路飞”。她到了一个国外的网站,是属于他们的地方。
    黑白的进入页面,enter之后热烈的红色铺天盖地而来。背景音乐是蒙奇•D•路飞最后时期的教堂音乐,名为《Lullaby》,安魂曲。
    她去给蒙奇•D•路飞献花,然后在寄语里写上“幸福快乐”。
    这个网站是后来建立的,人来人往,也有不少。珍贵的图片资料,唱片资料,还有他们之前的新闻报道,他们接受的采访以及一些人们知道的趣闻。
    若林看到了她一直以来逃避掉假装不存在的事情,蒙奇•D•路飞是最早承认他是一名异教徒,同性恋的声明。
    那时的他,甚至有生命危险,人们想将他绑上绞刑架,接受火刑。也因此,他住的地方发生了不少火灾。草帽团曾经在一段时间里,没有任何声息。
    车祸明显是人为的,他开始做古典和乡村音乐,喜欢上了教堂音乐,但是人们唾弃他,反对他。
    蒙奇•D•路飞三十七岁那一年,他终究是为他们所杀。
    但是从头至尾,没有任何正面提到的,谁才是蒙奇•D•路飞的恋人。假如他有爱人,那么那个恋人也实在是太过于懦弱。人们宁愿相信,蒙奇•D•路飞至死都只是一个人。他不曾与任何传闻里的人在一起。


    后来。她释怀过了的后来。某一天中午。
    若林与好友在宿舍里吃饭之后的谈话,她们聊着草帽团,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若林在说,她的朋友听着,偶尔附和一两句无关紧要的“嗯,是呢,没错”。
    说到最后,若林双手环住膝盖,将头放在胳膊里,她长长的卷发落在她裸着的手臂上,垂到地上。
    若林的声音分外的脆弱,“怎么都预测不了未来,我现在爱他们爱得要死要活的,可是他们的时间已经停在了原地,尤其是我最爱的那个人。你看他的眉眼永远都不会变,你看他的故事已经定格,你看他的时间已经在过去了。”
    她说着说着就带了鼻音。
    “你说,像人类这么善变的物种,就如我,会不会在很久以后,笑着再对你提起,我曾经爱这么一个乐队,爱这么一个人爱至疯狂爱至死去活来?”
    她的朋友许久之后才回答她,“其实,这样也很好。”
    若林点了点头,终究是忍不住哭了。



    你我都是知道的。
    Love,Love,Love。



    ——fin——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蚀(完) 2010-04-10
    光华(完) 2010-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