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14

    【翻译/DM/HP】Desires what is Understood by Ivy Blossom - [【翻译】HP同人DHD]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56308259.html

    Desires what is Understood by Ivy Blossom




    翻译BY乌苏13



    毕业舞会的夜晚,Draco独自一人过了整晚,摇摇晃晃地坐在阳台宽阔的大理石栏杆上,手撑住膝盖,垂下另一条腿到下面的黑暗里。从这个有利位置,他可以看到屋内纵情狂欢的人们,影子被玻璃反映。他看着穿得粉红或天蓝或绿色的裙子的女孩们,早上她们肯定会后悔她们的高跟鞋,男孩们将头发往后梳,露出光洁的额头和脸面,闻起来似乎擦了古龙香水,皮鞋擦得铮亮,成双成对地快乐地在一起跳舞得很糟糕。他只表演了他必须的舞曲,他退开几英寸将他的舞伴交给其他人。他想念夜晚的空气,以及安静。他将头靠在墙上休息。


    所以,就是这样。学业,完成了。他没有明确的念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且他也不是真的关心。然而,有什么拖住了他,离别中的忧伤紧随着舞会一直没有安静。就好像期待在一场谈话中的暂停但那永不会到来,等待一餐里有特别的菜式但是它已经结束。去迎接一趟被延误的,或者被取消的,或者早就停止服务的火车。


    Draco在阳台的门被打开时吃了一惊,一个黑色西装的人影走进来。在一段时间里,音乐喧嚣,光投影到阳台石头地板上,而Draco听到笑声,光从他背后投射,影子短暂地滑过石板,有着从来都是乱七八糟的头发,眼镜的轮廓,厚实的肩膀。门咔嚓一声再度关上了,Harry朝栏杆走过来,手撑在上面,缓慢地呼出一口气。


    第一次Draco知道Harry对他有什么感觉似乎是在两年前。那花了很长时间来知道关于这些事情,而他也习惯于这个想法。他们在课堂上,魔药课,切割某些根部或者蛞蝓或者其他,然后Draco的手覆盖上Harry的手试图示范如何正确地切片。Draco对那个没有任何想法;他握刀的姿势完全错了,Snape讲解了上亿次,他会纠正他,然后继续他的搅拌魔药。没有必要因为Harry的白痴而丢分。但当他的手碰到Harry的手时他察觉到他的震动,他能够感觉到Harry的心跳变快,他用眼角余光看到Harry的喉结上下移动似乎他咽下梗住的东西,唔。就好像真的有什么。


    最初他只是惊讶而已。他从不知道Potter还有这一面,他不知道Potter是这种人。Draco也是,而他感觉到了轻微的喜悦。毕竟,这是Harry Potter,集聚了所有热点,却因为Draco小小的触碰而困扰。他可以将它作为自己的优势,但他没有。用奇怪的方式,他尊重它,他珍惜它,甚至从一开始。回忆时,他想知道那根本不是真实当他应该停止探究时。


    他完全没有经验,Potter也是,清楚诚实而无法掩藏太久。Draco知道这些是因为一次他做的测试他发现了真相。接下来的一周,他成功地滑过Harry的大腿,然后看到了同样的事情;屏住呼吸,脸颊转红,缓慢的眨眼,脸上一点空白,好像他正在做白日梦。他保持追逐着Harry盯着他,在用餐时间越过Great Hall,在Quidditch的练习上,在课堂上。


    他想那是一个非常难以掩饰的迷恋。Draco数次从他的座位上起身,穿过教室去削他的铅笔,然后步行回来,整个过程享受Harry注视着他,眼角余光注意到他的头跟着他转动。他想知道Harry是如何承受如此明显的关注的,假如他想要Draco的注意,是否在寻找时机给他的脸一拳。就算是现在。Draco并未太在意,但它不仅仅发生在Hogwarts,而他确信其他人会觉得无尽的乐趣,令人作呕,以及抓住机会任何可能攻击Harry。新闻界将会有一个全盛期。这不是你能够说它是正常的。男更衣室沐浴间没有没有浴帘也没有被隔开,因为男孩没不会想要彼此打量。这种小事情可以让他被打倒在地,假如他不够小心。但是他并不谨慎。Draco将铅笔削得更尖,抬头,发现Harry仍旧盯着他。难道他希望成为一个笑柄,还是其他什么?


    有时他会回瞪,不那么明显,并且意识到没有人注意到。Harry的朋友显然适应了他随时随地陷入白日梦的深刻能力,有时他们会打断他来询问他是否安好,他的伤疤是否疼痛。有一次,魔药课,六年级,他们在某一时刻直直地对上了对方的眼睛,Potter居然不得体地脸红了。Draco挑起一边眉毛,Potter只是对他皱眉。简直难以置信。在这对视中,为什么?难道Potter认为Draco是间谍,他需要不间断监视?难道Draco要求了这种监视,从他的脸扫到他的胸膛,然后在他鼠蹊处徘徊?


    然后有一天他们争吵起来,魔杖都被抽出来了,威胁着决斗,Draco看到Harry的脸涨得通红,他的手颤抖,他的眼睛充满渴望和憎恶和狂怒,他知道Harry不是尽量显眼。他真的不知道他自身的真相。如果Draco质疑他,他可能会感到惊讶。惊骇。震惊。Draco没有质问他。


    非常漂亮,着迷地看着Harry全身的变化和颤抖在Draco触碰他时。而他发现了很多理由可以触碰他。Drac会一意孤行地在大厅里针对他,拽住他的长袍,将他推向楼梯,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那在其他人看来是威胁实际上非常温柔。有时,如果接触的面积足够大,他会抓到暗示更多明显的反应,那些反应将会被长袍掩盖,或者是被在男浴室私下里处理。这是奉承,真的。那是完全属于他自己的一个有趣的小游戏,Draco为此感觉强大,重要,以及无尽的满足。


    但它非常有魅力,以一种奇异的视角。从一开始Draco就不打算公开他的发现。那只属于他,那些焦虑的呼吸,这种颤抖,嘴唇,沉重的眼皮,迅速过热的肌肤。这是只属于Draco的私人秀,看着Potter绷紧他的下巴,舔他的嘴唇,弯曲他的手指,他可以轻轻地抚摸他,之后他就可以想象晚上他将会梦见什么。


    它同样也侵入到他的梦里,梦到Potter,双目紧闭,嘴唇微张,因为急促的呼吸而微微颤抖,长袍敞开,而Draco的唇流连在他的脖子上。这是一个新想法。这是Potter的想法,是的。从他自身来说Draco没想过他会梦见它然后醒来,不是的。这并不是说,有任何其他的男孩能够使他这么想;假如那是Weasley,或者Finnigan,或者Golye(上帝禁止)或者其他任何人,没有任何疑问他会告诉所有人让所有人都来笑话。或者他会给他一个耳光并告诉他必须为他自己找一个理解。“但不是在我面前,thankyouverymuch。”但是Potter,不知为何。Well,这一切完全都不同了。


    没有任何不健康的内容在思考它的时候,不是吗?他怎么能不思考它?留堂,六年级:将Great Hall所有餐具抛光打蜡。Potter注意力集中在他手里的抹布上,他的手指被银色的磨光粉覆盖,双腿跨过椅子,膝盖压在桌子上。一点银色的磨光粉在他颧骨。Draco盯着那点银色的磨光粉差不多二十分钟,在他的手指抚上Harry的脸之前,将它们在他脸上横线抹开。Harry抬头,讶异地,然后手指伸到磨光粉的罐子里挖了一团将它们抹在Draco的脸上作为回报。那手指触碰他的时间有一点长。他们没有看对方。没有任何人说话。


    魔药课,六年级:Potter的小腿肚齐平地紧挨着Draco的在桌子底下,他们谁也没有移开。Great Hall到Dumbledore办公室之间的走廊,七年级:他们摔倒了,Draco感到在他手底下Potter勃起了,知道了Potter同样感觉他也勃起了。他们对着彼此的脸诅咒,而Draco得到了一个黑眼圈。之后的晚上Draco所有能想到的是灯芯绒及法兰绒,以及樟脑丸和桃子以及汗水的气味。没有任何不健康的内容在思考它的时候,不是吗?


    图书馆前的走廊,七年级,刚过完圣诞节:Harry和Ginny Weasley。Draco意外地与他们擦肩而过,在还书的途中。她的手臂抱住了他的肩膀,他的双手滑到她的背与她的头发缠在一起。他的嘴唇,他的舌头,轻轻地在她的嘴唇上移动,轻笑着,引诱她犹豫的亲吻燃烧成激情四射的热吻。她呻吟着。Draco看到Harry的舌头滑进滑出她的嘴巴,甚至在二十步之外就能从Harry脸上感受到他的呼吸。他睁大眼睛。Well。显然Harry知道如何接吻。他之后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不可能他对她认真。Draco的心沉底。他对自己感到震惊。他在嫉妒。


    Quidditch球场,七年级:Draco抓到了金飞贼,整个Slytherin发出轰鸣般的喜悦声。他站在草地上,微笑,他太高兴了以至于他觉得还在飞行,好像他的脚非常好地离开了地面。Harry,从空中降落然后步向他,伸出手。Harry祝贺他,被打败了,但微笑。他们紧握双手,Harry的嘴唇煽动。Draco想着那个吻,看着Harry的嘴唇,看到了他的舌头,他笑容背后的牙齿。Harry的手指在他手腕上停留了一会儿。Harry的呼吸急促,但是那可能是因为比赛造成的。


    男更衣室,只是在之后:水泼在他身上,香波涂上他的头发,依旧感觉轻松和愉快,他转头去看Harry将他的衣服放好然后打量他。Harry的胸口腹部因为热水的缘故有些发红,他的视线在他身上巡梭,喉结上下移动。Draco闭上眼,并没有动。被注视着的感觉真好。


    毕业舞会,一个小时以前:Draco与Pansy跳舞,她轻咬着他的脖子。他瞥了一眼看到Harry,与Hermione跳得非常开心,看着他咬住了他的下唇。他感觉到了吗?这燃烧着的嫉妒?Draco希望他感觉到了。他俯身靠近Pansy然后亲吻她。但他再抬起头时,Harry已经走了。


    “找不到合适的替代你约会的对象,Potter?”Draco试图声音冷静地取笑,但说出口的嘲讽听起来恶意十足。Harry几乎跳起来,显然很讶异听到有人的声音在这暗黑里,然后把目光转向他。Draco看到了Harry与Ginny一起走进舞厅,后来又看到她表现得像水蛭一样吸着Seamus Finnigan的嘴唇。Granger转动她的眼珠子拉着Harry离开去到舞池。


    “你在这里做什么,Malfoy?”同样的依旧的敌意。尽管事实是Harry的声音充满了怀疑,甚至还有些奚落,伤害,悲伤,Draco还是指望他能够靠近点。总是这样。他哈哈大笑起来。


    “Mmm。和你一样,我想。我的约会对象,”他示意走回靠近宴会厅,并看着Harry朝他靠近了几步,“找到了其他更乐意被啃的对象,你可以看到。”他优雅地再次靠向墙壁,看着Harry沿着栏杆滑动他的手。Pansy在酒桌旁抓住了Blaise Zabini当她试图给他留下唇印他却将她推开时。


    Harry叹了口气。“不是任一情况下的打击,是的。”他停了片刻,回看向宴会厅。他做了个鬼脸,再一次朝Draco走了更近的几步。


    “不是。”Draco笑了。Draco知道这是如何继续的,这缓慢的,拖拖拉拉的进展靠近他。Harry就像是被光所吸引的昆虫;他无意识地向Draco靠近,尽管他有些得意地对他笑。Draco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这么做时,想知道他是否曾经需要对他自己解释它。他的身体在一个房间里靠近Draco的方式,他回应的方式如此的放纵(纯洁)当Draco触碰他时。他把那叫做什么,在深夜,他的手在他身上摩擦他的床单?


    如果Draco不知道更好,他可能会认为Harry会出现在他身边,用一只胳膊抱住他的腰,耳语一些甜言蜜语,一些绝望和渴求和无可救药的不善言辞到他的耳里,然后亲吻他。像他曾亲吻Ginny那般亲吻他,张开的嘴,认真的舌头。Draco缓慢地呼出一口气。Harry停在几步远的地方,并低头看着他自己的鞋子。他看上去悲伤,他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他的脸,他的手指紧张地蜷曲在栏杆上。他的眼镜滑下了他的鼻梁。难道他在哀悼失去Weasley女孩?也许。目前,至少。


    “Potter?”


    “Hmmm?”


    Draco将他的腿在栏杆上伸直然后站起来,背靠在大理石上。他们并肩站在一起,手近乎碰在一起地放在栏杆上。Draco闭了闭眼好一会儿,然后他感觉到Harry手指的热度贴住他自己的手指。最后一个小的移动,进行接触。皮肤对皮肤。Draco睁开了他的眼睛看到Harry闭上了他的眼。他留下一只手在栏杆上然后转身,仔细地看着Harry的脸。这儿是如此幸福,无知,混乱,平和的幸福。接下来会发生的什么,Draco想,完全是他的错。


    Harry迅速睁开眼,当Draco的手掌心贴上Harry的脸颊,拇指摩挲他的下巴,手指抚摸他的脖子后面。震惊清楚地写在他脸上,当Draco身体前倾,吻了他。


    后来,在所有的混乱之后,戏剧性的,秘密的会面以及眼泪还有激烈的争吵和小型的背叛,在深夜里坦白和承认,承诺和同意;一旦他们取得平静地接受了他们作为世俗的常态,Harry告诉人们,开玩笑地,他是被Draco巧妙地诱惑了的。Draco从不打断纠正他。



    ——END——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若月色019 2009-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