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24

    【翻译/DM/HP】Checkmate10-11 - [【翻译】HP同人DHD]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54927785.html

     

    Draco微微动了动,越来越适应怀抱里身体以及手臂里突然变沉的重量,意识到Harry已经睡着了。Damn youHarry Potter他想,并不是第一次,但从未想过混合的温柔和悲伤这么想。为什么你将这弄得如此美妙?为什么你将它弄得如此艰难?长时间地,他研究Harry的脸,睡着的脸看起来既孩子气又强大,而且如此的可爱。他因为想起早晨Harry说的话而微微笑。我想知道你是否知道你睡着时是多么的可爱?他想。

     

    他一直在抚摸Harry,让他的手在另一个男孩的皮肤上轻快移动,爬上他的背,穿过他的发,沿着他的手臂往下,完全碰不够他。他的手现在静止了,停憩在光滑的肩膀上。抱着Harry就充满了圆满,就好像他们之间的所有障碍都已经消失。Draco吃惊他能感觉到这一点,完全出乎意料地他觉得满意、甚至满足,只是将这个睡着的人环在他的臂弯里,知道他通过这种方式与他人联接在一起,他可以感受极为强烈的归属感和爱。他想要它,却从未相信它会降临在他身上。

     

    而他现在理解Harry的某些想法而之前他从未,Harry渴望他本身属于一个人,不是谄媚也不是因为他的世界名声,不是他的朋友们,因为他们已经很近,却无法填补Harry灵魂中的空白之处,就好像没有人能对Draco这么做一样。没有人能让Draco感受超过Harry曾带给他的,像Harry那样接触他的感情他的身体。没有人他能够平等地接受,甚至是对他没有任何异议。同样地,Harry今晚也这样告诉了他——没有人能让Harry同样感受Draco曾带给他的。Draco知道,假如事情完全不同,他也许会想要将自己淹死在知道这个事实的喜悦里。

     

    睡着的男孩在他臂弯里动了动,Draco伸手想要弄平顽固的乱糟糟的黑发。他爱这样触碰Harry。他想要所有的可能来提醒与他在一起时刻——那是他所能拥有的全部,他要丢弃的所有,他依旧自私,清楚这只是更多地毁掉他自己,实际上是为了Harry。他恨今晚他所做的一切,不管是对他自己还是对Harry。它伤害了非常多,调动他所有的一丁点的意志力来控制他不要在今晚与Harry做爱。他想要他到痛。但是Harry接受了他改变了主意,而Draco决心在这件事上坚定立场。他没有任何打算在他回家度圣诞节之前结束这个象棋游戏,没有任何打算伤Harry一旦成为他的恋人更深当他知道事情肯定会怎样地结束。但是今晚他从祖母绿眸子里看到了受伤,他无法再忍受任何会伤害他的事情。

     

    还有四天。而Draco现在下定了决心,在这四天,他会给Harry所有他能给的。他会把他对未来的担忧丢在一边,就像他们会永远在一起一样生活。他会给Harry所有这些和坚持这些希望直到所有一切都结束,Harry最终会理解他,将不会恨他,甚至可能会原谅他。深深的遗憾踮起脚尖包围了他内心角落里,但他无视了它。他将尽量不去思索这些事情,不会破坏他们最后在一起的几天用其他的无谓的尝试来让他们分开,或者让Harry注意到他的疑虑和痛苦。假如他是那个现在受伤的人,那没有关系,因为之后将会是Harry,而那有关系。God,那么快,就会轮到Harry。他想知道如此正确又如此错误的事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Draco将他的面颊贴在柔软的黑发上。不,他现在不能再担忧任何坏事了。这些事情会在它们该来的时候来的,足够快。而现在,Harry是他的——在这里在他的床上,在他臂弯里,需要着他。他亲吻着Harry的发顶,将毯子拉上来裹住他们,然后他闭上了眼,放任自己滑入那巨大的安宁和归属感,那似乎总是治愈他的内心当他平静他的思绪安静地躺在那个他爱着的男孩身边。而假如他曾经有一丁点怀疑他与Harry Potter的相爱,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疑惑存在的空间了。在此刻充满他的情感,在他睡着之前,都是深刻而绝对的。他深深地呼吸一次,将Harry带得更近,向它交出了他全部的灵魂。

     

     

    Harry睁开眼睛,他低头,看起来似乎有阴森的烟雾,被模糊却尖锐的光点充满,在他脚边形成漩涡。过了一会儿,他的视线变得清楚,他看到细小的雪花颗粒被风吹落,飘过他的脚踝,撕裂脱散成白色的雾气消失,因为冰的不确定而闪烁发光,反射出包围住他的暗淡的光芒。风太冷了Harry将他披在肩膀的斗篷拉紧。他微微颤抖,很快因为温度的降低而剧烈了起来,阴霾的天空被耀眼的光芒劈开,发出“咔嚓”的碎裂声!空气里激增一股刺鼻的电流气味。深的、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从沉重的、越来越浓厚的云层里传出来。他环顾四周,他的心脏激烈跳动,试图认出他现在在哪里,为什么孤独一个人。

     

    他站立的地方杂草丛生而崎岖。尖锐的,凸起的岩石,黑暗且覆满了光滑的冰,朝着天空突出,在他的四周。这是一个高的地方,他突然意识到他的视线越来越清晰,就好像雾气正从他身边散去,显出底下可怕的景致来。而从没有灵魂的白雾里浮现的东西揪住了Harry的心就如拳头大小的冰堵在了他的胸口。他喘着气大口呼吸,不敢置信与毛骨悚然险恶地压倒了他。

     

    越来越多的黑暗势力在他面前蔓延,Dark Lord的军队显露。他额头上的闪电伤疤剧烈地疼痛,当一位披着斗篷戴上兜帽的人影走到最前面,在他的两侧站着成队的隐藏在无脸面具的食死徒。成队列的摄魂怪在他们身后,宛如潮水一般令人憎恶的生物兴奋地挤在一起。Drak Lord举高他的手臂,给人以强烈感受的哀嚎从那可怕音量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仿佛恸哭,在大风里飙升。

     

    Harry站着无法动弹,麻木且无助,绝望地冻结在这困境。他们人数众多,而他是如此,如此孤单。他不能,甚至不能,站立在他们面前。他们期望他如何去……甚至尝试?他强忍呜咽。但是他不得不,不是吗?他们都指望他。他孤独一人。与他不断上升的害怕战斗,将破碎的无望组成薄布般的不顾一切,他伸向了他的魔杖……然而一只手拍了过来,温暖,纤长、坚定且安心。在最短的时刻他获得了巨大的能量,狂喜于随之而来的力量和自信——

     

    Harry……”

     

     

    Harry……”一只纤长的手鼓励地拍住了他,另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他,但是温柔,肩膀被轻轻地摇晃。“Harry,醒醒。醒醒。你在做梦。”

     

    Harry惊醒,还隐约感到恐慌,他的心跳急速,但很快从那双手迎接他的熟悉的触碰知道他已经安全了。他颤抖地深深呼吸,包围着他的现实的温暖使他稍稍和缓,然后他睁开了眼。仍然是半夜,他猜,只有熄灭的火炉里暗淡的火光,房间里一片漆黑。他只能看见Draco,睡眼惺忪和蓬松的头发,单肘支撑起身,凝望着他,他的脸上蒙着担忧的阴影。

     

    “你在做梦。”Draco轻声地重复。

     

    “我有一个噩梦。”Harry低声说,按着依旧剧痛不已的伤疤。

     

    “这是否经常发生?”Draco躺回去问。

     

    “不。”Harry回答,“没见经常发生。”Draco望着天花板并没有回应。“我很抱歉吵醒了你。”Harry说,对打扰到另一位男孩感到不安。

     

    Draco闭上了他的眼睛。过了一会儿他才说:“你想谈谈它吗?”

     

    “那是……”Harry开始说,他停下了当他意识到大部分的景象都已经消失,只留下对寒冷的恐惧和害怕还有黑压压的穿着斗篷的人影。“那是……Vordermort的军队……我一个人……这就是我全部记得的。”

     

    Draco沉默了很久。Harry开始相信他再次睡着了时他再次开口。“我希望我能忘记我的噩梦这么容易。”他平静地说。

     

    “你也有噩梦?”Harry压低声音问。

     

    “不今年并没有非常多。去年实在是太糟糕了。”Draco转头这样他就能注视着Harry。“那就是为什么Snap能够发现我父亲对我做了什么的原因。CrabbeGoyle跑去找他在第一次发生时。他让我给他谈谈那个梦。第二天,他给了一瓶无梦魔药,那起作用了,但它使我无力所以我并不是每晚都服用它。”

     

    “是不是Cruciatus Curse?”(钻心咒)

     

    Yes。”

     

    Bloody hellDraco,”Harry绷紧了声音低沉地骂道,“我认为你父亲该为对你做的事情而被关进Azkaban。”

     

    Yes。”Draco同意,几不可闻,他的声音冷酷且坚硬如冰块。“他应该的。”在这之后,他们似乎没有任何别的要说的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