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24

    【翻译/DM/HP】Checkmate10-10 - [【翻译】HP同人DHD]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54927361.html

    Draco无目的地盯着火光,抱着膝盖,思考着Harry的话语,试图理出什么才是他该做的。他听到毯子发出沙沙的声音,侧头看到Harry躺下去转过身去。Draco凝视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光裸的肩膀弧线,毛毯勾勒出他背部曲线以及毫无防备地露出Draco想要亲吻却没吻的颈部肌肤位置,微卷的黑发散落在他的枕头上,这所有的一切让他被强烈的渴望充满至疼痛。离圣诞节他回家还剩下四天,只剩下四天与Harry相处直到他不得不为了他的父亲执行他的计划,而他以及拒绝了太多次他的要求。当Harry询问他是否他们可以一起工作时,他感觉到了悲痛。他诚实地不能想象任何他更想要做的除了成为魔药大师与医疗巫师Harry搭档;那意味着他将在他最喜欢的科目上取得成就,与他爱的人一起。那简直就是完美。

     

    而且是完全不可能的。他清楚地知道假如他可以拥有那样的未来是多么的不可信,甚至是接受他永不可能拥有的。但是他并不打算否认所有的事。你是不是后悔跟她上床了?他问,而答案打碎了他的心。“是的。非常。我不会那么做的,假如我知道我们无法在一起。”他同样不想否认这件事。OhGod,唯有这件事不。

     

    Draco想要Harry爱他即使他从不相信那会发生。毕竟,他并不想要纵容他自己飞翔在纯粹的空想里。即使他想要它。强烈地渴求它,自私地渴望它,不考虑给Harry带去的任何后果。既然他们已经有了牵扯他甚至不曾考虑他的深切感受。当他最初制造他的计划,与Harry在一起不过是永不实现的梦想,永不可能拥有的,计划放弃他非常容易。放弃你从不曾真切地认为你能够拥有的,那会有多难?而现在,Draco感觉与Harry分离他的灵魂将会被撕裂。而这种感受Harry也清楚地感觉到了,他在早晨说过这样的话。Draco感知并接受了Harry所说的话语中不可否认的事实。“我想要的是与你在一起,超过所有的一切。”不可思议的是现在,他计划要做的几乎肯定会将他们永远地分开,已经没有退出的路了。但不可思议的是事实,所以,为了Harry着想,他不应该再让他们两个更加亲密。

     

    他叹息,闭上眼好一会儿,决心要这么做。Harry自从躺下后就没有再移动过,所以Draco认为他已经睡着了。Draco再一次将脸埋进他的手臂里。那正好,他可以在椅子上睡,然后他们可以在早晨上更多地谈论。而Harry吸了吸鼻子,Draco捕捉到了,就像第一个在大厅相遇的晚上那样,轻微的吸气声溶解了他的抵抗,搅乱了他清晰的脑袋,明知他不该那么做。他担忧地移动,完全不能抵抗强制的渴望使他抬脚,无情地将他带回Harry身边。

     

    Draco回到了床上,挨着Harry滑躺在他身侧,伸出胳膊抱住他将他拉向他。然后他亲吻Harry后颈上的一点。“我还以为你睡着了。”他的脸靠在Harry的后脑勺上,轻声低语。

     

     

    Harry静静地躺了一会儿,先是安慰紧接着狂喜朝他涌来,因为Draco的出现和触碰。他担忧Draco不愿意再安慰他已经无法存在。Draco已经回来。他转身面对Draco,一滴眼泪从他脸颊滑落。他性急地擦掉。“Sorry。”他低语,又短促地抽噎了一声,“今晚似乎轮到我了。”

     

    “只是一滴眼泪,Potter。”Draco温柔地嘲弄,“与我昨晚制造的洪水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Harry微微苦笑。“我在Dumbledore面前这么做过。这就是为什么他同意了我留在这里上个暑假。”

     

    “你在Dumbledore的办公室哭了?”

     

    “倾盆大雨。”Harry小小地哽了下。

     

    “上帝,Harry。我猜那相比。”

     

    Harry擦干他的眼睛。“我真的以为对我来说那已经过去了。”他喃喃着说抱歉。他深深呼吸。“我确实越过去了。”他坚定地说道。他将他的手放在Draco的肩膀上,温柔地滑下另一个男孩的背脊,然后他用手肘撑起身,靠在他身上。“请相信我。”Harry认真地说,直视进属于即将成为他恋人的另一个男孩那双天鹅绒般柔软的银灰色眸子里,“我并没有感觉遗憾与她结束了。我也不想她回到我身边。那不是对的……不是这样。”Draco的双臂环绕他,将他拉近。Harry的手滑下Draco的肩膀,双肘在Draco身侧支撑他的体重,这样他几乎整个人都躺在他身上。“我从她身上感受到的与从你这里得到的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即使是第一次你亲吻我。”他轻声说,“我不想与别的任何人在一起。”

     

    Harry停了下来。Draco凝视着他的方式使得他很难记起他需要继续说下去的话。“只是因为你今晚对我说的话。”他稍后才说,“我感觉我对她做过的那些事留下的回忆糟透了。而她该是如何的受伤。我想……”Harry的呼吸被Draco在他背上游移的手以及收紧的手臂所虏获。“我曾想过那就是永远。”他近乎耳语般地结束。之后他无法再出口任何一个单词因为Draco将他拉下亲吻,而他能够感觉到Draco贴着他的心跳与他自己剧烈的心跳重叠了。他想要说任何他能够说出口的事情。他们之间还剩下的,尽管他仍然有许多的事情要说,是不需要语言的话语,温柔的手和激烈的心跳,细碎的喘息以及亲吻。不需要做其他只要放弃然后投入,对温暖的唇投降然后回应他。他深深地吻住Draco,迷失在那美妙的感觉里,在他逐渐滋生的情欲里,知道现在不需要任何秘密横亘在他们之间。

     

    Draco紧紧地拥抱Harry,只此一次放任自己完全沉迷,允许他与Harry的这个长及永恒的吻,陶醉于Harry就在他双臂之间,他柔软的肌肤触手可及,Harry的体重压着他,牢固地将他抱在他长久以来渴望将他安置的地方。当Harry最后、缓慢地、回吻他时,Draco深深地望进那祖母绿的眸子,知道他将永不会再让它发生。他们太靠近了,已经快要触及无法停止的边缘线。“你还相信所有你说的?”他喘着气近乎气音地问,“关于它意味着永远?”

     

    “我不知道。”Harry轻语,“我希望它会。”Harry低头,将他的嘴唇压在Draco的咽喉上亲吻。他的舌头描绘出Draco温暖的皮肤之下激烈的脉动。“与你一起,我想要它。”他感觉Draco收紧了抱住他的手臂,一只手插入到他的发间。

     

    “如果那在我们之间发生,Harry,”Draco非常平静地说,“我保证那对我来说意味着永远。”

     

    Harry亲吻Draco锁骨突出的边缘,吸收了Draco所说的话之后难以置信地抬头。“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他迟疑地问。

     

    Draco犹豫了,好像那不得不说出口的话在他能够出口之前就被不愿意撕碎。但他不得不。他伸手拂开Harry前额的发,拇指指尖轻触Harry的闪电伤疤。最终,他再一次望进他最爱的绿眸里,那双眼眸被渴望和混乱所覆盖。“我的意思是我认为我们应该等一等。”他最后说。

     

    Harry回视Draco,挣扎于那被说出口的完全意料之外的词语,不是很理解完全颠覆了的Draco的意图。银灰色眼底的阴影他不能完全破解。“这肯定不是你稍早打算的。”他说,感觉疼痛又回到了他的喉咙里。他鼻子吸气想要逃离,但Draco的胳膊紧紧地抱住他,不让他走。

     

    “我只想等待。”Draco重复,“直到游戏结束。”

     

    Harry视线往下看向他,依旧疼痛和困惑,试图理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改变了主意?”

     

    Draco没有立即回答。

     

    “是不是因为我——”

     

    No。”Draco打断了他的话,微弱但坚定。

     

    Harry将他的脸埋入Draco肩膀的曲线里。Draco的身体就在他身下这样强烈的亲密感扰乱了他的呼吸。“我想要你。”他低语。

     

    “我也想要你……”同样的低语回应撞击他的耳朵,“但是……我们不能……现在。”

     

    Harry将脸撇到一旁,远离Draco并试图平缓呼吸。试着思考。Draco再一次抚摸他的头发,安慰他使他平静,毫无保留的关怀。他试图回想他对Draco说的关于Cho的话——肯定是他说了什么使得Draco改变了主意。在Draco起身之前他说了什么?他实在是太混乱于矛盾的感情他感觉到的以至于现在无法回忆起。他能做的就是尊重Draco的请求,就算他不知道为什么,给他同样的理解如同Draco先前给了他那么长的时间不给任何压力使他谈论他不愿提及的事。

     

    但是他绝不打算回去他自己的房间。“我今晚不想离开,Draco。”他下定决心说,“我要跟你在一起。”他感觉到Draco深深呼吸,犹如得到了安慰,紧紧地抱住他的双臂也因此放松了些。

     

    “我没有说任何让你走的话,对不对?”Draco轻吻Harry的头发说道。

     

    Harry叹息,从Draco身上翻下,面对着他,他的眼睛明显地反问这个问题,需要一个肯定的答复。

     

    Draco一手抱住Harry头,拉过他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吻。“我想要你留下来。”他肯定地说。

     

    “一整晚?”

     

    “一整晚。”

     

    再次小小地叹息来缓解他的挫败,Harry接受了邀请和限制,在Draco身边安顿下来将头靠在另一名男孩的肩膀上。坚实的手臂抱住他,之后,Draco一起一伏的呼吸节奏使他放松并平静。他可以感受到Draco的紧张如潮水般退去,安静、安稳感受在他抱着Draco入眠在这个晚上之前拥有过的再一次浮现。Draco的手不知道是不是闲着无事地在他的手臂上来回,然后越过肩膀到达他的后脑勺——似乎Draco只是随意地沿着他身体的线条曲线移动,似乎触碰到每一个轮廓每一次行程都被深刻地记忆。这种感觉十分舒服甚至惊人的温柔。Harry的记忆里从未被如此触碰过。

     

    他安静地躺着,半闭着眼看着Draco手的移动,浸泡在那带来的喜悦里,完全不想睡。但抚慰意味的爱抚和动作使他昏昏欲睡,他觉得自己滑下,全身心地达到与这个抱着他的男孩一起完全亲密且完整。低声的共鸣以及消融的界限他昨晚经历过的意识再次回到了他身边,现在是熟悉和受欢迎,交织出一种完全改变的心境,一个非常安全、和平和开发的地方。在这种状态,在Harry漂流沉入睡眠之前,他见到了世上最美的风景。细微的半透明的水晶白火花闪现然后凋零,光芒拖着光晕和尾巴,随着Draco手的动作,轻柔地增长,打着旋儿,逐渐消失。他又一次叹息,这一次是满足地叹息,带着温柔的笑沉入睡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