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22

    【翻译/DM/HP】Checkmate10-9 - [【翻译】HP同人DHD]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54591605.html

    Harry这种傲慢而微笑,抓住了在他手腕处游移的手指,握住了他,将他们的手指扣在一起。他深吸一口气。“Cho Chang,”他轻声说,“我迷恋她一段很长的时间。”

     

    “我记得她,”Draco若有所思,“Ravenclaw Seeker,扫帚上的表现不算差。毕业于去年。”他顿了一下,“你去年邀请了她参加圣诞节的圣诞舞会?”

     

    “是的。”Harry说,“我邀请她一起参加第一个圣诞舞会,在四年级,在三强争霸赛时,但是她已经开始与Cedric约会。之后他就被杀死了……这之后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再与她聊天了,甚至只是站在她面前。

     

    “但是,当我们在五年级回到学校时,她完全友好,按照她的方式与我交流。我们一起做了同样的事情——起初一切都显得尴尬,而在那一年并没有发生太多。她同样与其他男生约会,而我开始想我们会仅仅作为朋友而结束。最后,确切地说是在年底,我们谈到了Cedric,她哭得很厉害。当我开始我的暑假我突然意识到那就只她想要从我这里得到的——能有个人告诉她Cedric发生了什么——我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

     

    “后来她在假期里写了封信给我,那改变了一切。她说她真的想与我在一起,却不想因为作为我稳定的女友而被人关注——事实上我理解。我也一点不想被关注,所以我们将我们的关系保密。只有我们亲密的朋友知道。按照我现在知道的,也许,她有别的理由才想要隐藏这段关系。”

     

    Harry移动他的背,将他的头枕在Draco的肩膀上,手臂横过他的胸膛。谈话到这里变得分外艰难,他察觉到熟悉的失落感攫住了他疼痛回到了他的喉咙里。Draco稍微转向他,将他的头靠在Harry的旁边,手臂圈住他,他的手臂和手都覆盖在Harry的上方。这个姿势缓和了梗在Harry喉咙里的疼痛,然后他继续。“我们在不同的地方见面,”他说,声音比之前绷得更紧,“在那些地方我们不会被看到,或者只是一起呆在她的房间里。她的室友当然清楚我们的关系,大部分时间都会让我们独处。我们交谈,很多亲吻,但是她从不让我们走得太远。我完全陷进了这场她主导的游戏。她说她爱我,而我笨得相信了她。”

     

    “你爱她吗?”Draco安静地问,当Harry停止了诉说,不再继续。

     

    “我不知道,我认为我爱她,”Harry过了一会儿才叹息着说,“我想了很多事,比如结婚,甚至小孩。但是那并不重要了。她不爱我——那全部都是谎话……所有的一切都是……是错的。她知道我们无法在一起。GodDraco。我不知道她怎么能做到这些。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学校最后几个星期,我很失落因为她就要毕业了,我们将会被分开整个夏天,而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但是她那时显得很遥远,就好像她对我们再也不确定一样,完全不回答我的问题。在暑假来临的最后一晚,她邀请我到她的房间,我期待她最后能与我地谈一谈未来什么的。相反,房间里到处都是点燃的蜡烛,她告诉我她的室友一整晚都不会回来。她锁了门,然后……我想……我认为那意味着我们可以在一起……她肯定了。后来,她让我像个傻瓜一样与她躺在一起,谈论我的那些关于我们的计划。”

     

    “我在午夜的时候离开,我早上会回来帮她拿她的行李下楼。她给我一个悠长的晚安吻,表现得不想让我离开,那个晚上我很幸福。”Harry打住然后坐了起来,用膝盖抵着胸口,他的胳膊在他膝盖上方圈成一个圆,将他的头埋了进去。“早上,”他痛苦地说,“当我回去时,她告诉我实话。她将永不会再见我。”

     

    Draco也坐了起来。“她告诉你为什么了吗?”

     

    Oh,是的。”Harry说,抬起头这样他就能越过他的肩膀回视Draco,“她告诉为什么了。她就要结婚了。”他转过身去,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抱住了头。

     

    “结婚?”Draco重复。好一会儿,他看起来震惊极了,之后他的眼睛眯起,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的若有所思的线,好像刚刚发生的事情有什么启发了他。

     

    “是的。”Harry说。“就在下个星期。”他深深呼吸长长地叹息出声。“我太震惊了,我不知道,我想我逃跑了。不知为何我停在了Dumbledore的办公室。所有我能想到的就只有我甚至还没有十七岁,但是我的人生已经被毁了,我将会一直孤独,而我无法忍受孤独。同时我也无法想象我可以与别的谁在一起。我感觉被背叛了我太愚蠢了。最后我恳求Dumbledore这个假期不要让我回家。我赶不上火车。我无法面对其他人。他最终同意我留下来。所以你看,她使我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傻瓜,假装爱我,与我上床,全部的时间里她都清楚那根本就不是。”

     

    Draco静默了好几分钟。“我想你错了,Harry。”他最后说。

     

    Harry再次抬头转向Draco,他绿色的眼眸幽深,受伤的疑问与生气混合溢出。“你是什么意思?我错了?”

     

    “我的意思是我那天早上在火车上看见她了,”Draco平静地说,“我像往常一样,走来走去,为了找到你在火车上的位置,但是Dumbledore在那里,对WeasleyGranger说明整个暑假你将留在Hogwarts。他说他在最后时刻才做了这个决定,因为你与你的Muggle亲戚呆在一起太危险了。我转身准备离开,她就站在我身后右手边,显然她也听到了一切。在一段时间里,她似乎被石化了,像是甚至没有看见我,后来她才意识到我盯着她看,她转身沿着走道跑了回去。”

     

    “那没有任何意义。”Harry将他的脸撇离开Draco

     

    “她在哭,Harry。”Draco轻声说。他放了一只手在Harry的肩膀上,摩擦他的拇指缓解那里的紧张。“也许你在她告诉你所有的事情之前逃开了。”

     

    “我不认为她说了就会有任何改变。她就要结婚了为了那该死的利益。”

     

    “也许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个,”Draco坚持道,“你听说过包办婚姻吗?那依旧在最古老的魔法家族里实施,传统上新娘直到她十八岁才会被通知。”

     

    Harry震惊地转过身来,很难理解这个骇人听闻的新观念,在Draco的眼睛里寻找真相,坚定的银灰色眸子诚实地回视他。很长一段时间后他才能说话。“OhGodDraco,”他最后说,他的声音甚至比耳语还要低,“她十八岁生日是在暑假来临之前的第三个星期。她从她父母那里收到了一封长长的信,看完之后她看起来像遭受了巨大的打击。那是为什么我感觉到失落——因为在那之后她表现得非常遥远,但是她不愿谈及这件事。”

     

    “这,”Draco说,“这应该就是事实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而你开始计划你们的未来。”

     

    “但是她怎么能……她应该告诉我!我也不会……做出那些事来。”

     

    “我猜想她知道。你是否意识到她也许想要你成为她的第一个爱人,而不是别的陌生人?甚至她还想着也许她能让她的父母改变主意,所以直到她等到最后一刻才对你挑明。我认为她很爱你,Harry,她想要跟你尽可能长时间地在一起直到她……不得不放弃你……”Draco的声音越来越弱,他的脸刷地苍白,他的表情因为这不过瞬间的领悟而怔呆。

     

    但是Harry没有注意到。他将他的脸深深地埋入他的膝盖中。“Ohno。”

     

    震惊的沉默在蔓延。Draco一动不动地坐着,因他自己的话中引发的顿悟而动摇,他的内心被这领悟所带来的意料之外的疼痛给刺穿。“她真的爱你。”他最后说,然后他提问,知道他不会想要知道答案。“但是你后悔跟她上床了?”

     

    Yes。”那近乎耳语,“非常。我不会那么做的,假如我知道我们无法在一起。”

     

    静默再一次笼罩了很长、很长时间。“那个晚上我发现你坐在大厅,这才是你在那里的理由?以及你为什么对我说谎的原因?”Draco问,他的声音破碎、紧绷。“那伤你很深?”

     

    Yes。”

     

    Draco转身,踏下床铺。“我需要想一想。”他说,然后起身。

     

    沉浸在悲痛里Harry被震动了。“Draco……”他看着Draco离开他,坐在壁炉前发的椅子上。房间很暗,但Harry能够看清另一个男孩被炉火映出的黑色剪影。Draco将手臂放在长扶手上,手紧紧抓住扶手尽头。Harry带着茫然的空虚看着他,他的心被提到了喉咙口,他的头脑一片混乱,起初是因为Draco的敏锐,他很可能完全推测中了有关Cho颠覆性的真相,然后是他突然的离开。早先,当Harry知道Draco一直清楚他的谎言并且理解,他以为最坏的已经过去,所有的事情都在变好,但是现在……现在,他不知道他该怎么想。

     

    Draco动了,他将脚缩进了椅子里,用手臂抱住了他的腿。他将头埋进他的膝盖,拒绝面对Harry

     

    Harry感觉糟透了。他坐了回去,盯着天花板看了好半天。Draco想他起来跟他一起吗?他昨晚安慰了Draco,今早他却再一次被他驱逐,他想知道他到底哪里做错了,他绝不会再犯。但不是现在,不是在他深深地为他自己伤害的现在。他必须知道,现在就知道,这种关系是不是单方面的。是否Draco只有在他愿意的时候才会给他安慰,或者始终是Harry不得不妥协,跨出第一步来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Harry滑躺进毯子里,转身背对着Draco。一部分的他强烈地需要Draco现在就回到他的身边,一部分的他承认那没有关系——他最渴望的只是与Draco在一起。他知道那种渴望比他之前渴望其他人或物都要更强烈。

     

    但是,OhGodCho,他能够用心眼看到她在火车上,就是Draco曾经看到她的那一幕,她柔软的褐色眼睛里满是泪水。她完美的脸苍白地浮现,蓬松的发丝丝缕缕地贴住她的脸颊。被埋葬的记忆如洪水般袭来。海藻般的长发散落在他的手臂。她的笑容当他拿她发辫的发尾逗弄她的鼻子。他拥抱她时她的发顶刚好契合他的下巴。她依靠着他当他们一起坐在他的扫帚上飞翔,他爱她时她紧紧抓着他。他甚至都没有说再见。他想要拥抱她祝她幸福。想要知道她过得很好。悲痛如潮涌,在他知道他是如何失去了她,她不得不面对她新的与另外一个人生活她该如何难受,他的眼睛被泪水刺痛。他抽噎着,与梗在喉咙里的疼痛战斗。他终会克服这一切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若月色017 2008-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