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20

    【翻译/DAM/HP】Chcekmate10-5 - [【翻译】HP同人DHD]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54359446.html

    有一个逐渐加温的停顿,然后被Draco可爱的笑容打破,而Harry发觉自己在微笑回应,有好长一段时间他们只因为互相理解而欣喜微笑,预期剧烈的脉动仿佛野火一样贯穿他们的静脉。“Come on then。”Draco毫不掩饰他眼中的狂热,唇边含笑。在他松手之前他捏了捏Harry的手,示意他们面前才完成一半的魔药。“我们必须先把它完成。像我之前说的,我可不想整个晚上都浪费在魔药制作练习上。”

     

    So,告诉我接下来我该做什么,”Harry轻笑着说,“我已经准备好收拾这堆烂摊子了。”

     

    “人头狮身蝎尾兽的皮毛,我想。”Draco翻了好一会儿书,它掉到了地上,页码被打乱了,他试图找回正确的那一页。“不,等等。”他说,“我搞错了。蝾螈眼才是下一步。”

     

    “太晚了。”Harry说,他跪在坩埚前,展示了现在已经完全空了的装着碾碎的皮毛的瓶子。

     

    Draco盯着他,恐惧在他脸上浮现。“Harry!”Draco大叫,“躲开!”

     

    Harry来不及做出反应。坩埚颤抖了一下,泡泡隆起,下一刻就发出巨大的爆炸声。魔药飞溅出来,淋了Harry一头,一边脸,整个肩膀以及他的胸前满是绿色的液体。

     

    Bloody hellDracoYuck!把这鬼东西弄走!”

     

    Draco瞬间弹跳起来。Harry试图将黏在他脸上一团弄下来,但Draco抓住了他的手。“NO!不要碰它,Harry。不要睁开眼。站起来,然后跟我来。”他拖住Harry的脚,推着他离开壁炉。“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把这些东西弄掉。”

     

    “我不能看到我要去哪里。”Harry抗议,“而且它在燃烧。”

     

    “我知道。”Draco说。他试图保持冷静,但那粘糊糊的半成品已经开始冒烟了。“Harry,你必须得快点!Just come on!”

     

    Draco紧急地半带领、半拖着Harry穿过起居室,到达卧室。迅速地,他扯开浴帘,将Harry推到花洒的下面打开了水龙头。

     

    Harry猛烈地倒抽一口冷气,当水打落下来时。他想跳开,但Draco牢牢地扣住了他。“Draco!”他气急败坏地吼,当Draco将他拽回去固定在水下时。“这水就像冰一样!”

     

    “闭嘴站在那儿!”Draco吼回来,“我们没有时间等热水!我们必须把这东西现在就弄掉!”Draco抓着Harry的下巴,将他的后脑按在流动的水下,当Harry不再挣扎,也不再争吵时,他松开了力道。他只是站在那里,僵硬地承受冰一样的水流冲击,他的眼睛闭得死紧,牙关紧咬,任Draco将他这样或那样转动。当Draco肯定他已经将Harry皮肤上头发里衣服上沾的魔药全部冲刷完毕,他拿下了Harry的眼镜,将它们放置水下冲洗,之后将它们小心翼翼地放在水池旁边。最终满意了,Draco说:“Okay。我想我已经将那些玩意全弄掉了。你需要好好洗个头,只要水变热了。”

     

    Harry从水下走出来,那才刚刚变暖。他将自己靠在浴室的墙壁上,单手将他眼睛里的水弄出来。他双手紧紧抱住自己,深深地凝视着Draco

     

    Draco尝试不,但是他无法控制,一部的他因为Harry没事了而安心,另一部分是因为Harry站在那里的景象,黑发顺滑地贴住他的头盖骨,水滴从他脸颊上滑落——他开始笑。“上帝,Potter,”他边笑边说,“你看起来就像只落水的猫!”

     

    Harry瞪着他。“Is that so?”(你确定?)他反驳道。没有任何预警地,他带着一身水扑上前来,抓住了Draco衬衫的前襟。

     

    Draco意识到Harry的意图时,他凝滞了几秒。“Oh noHarry,”他喘息,吓坏了,“不要在我——”

     

    Harry拖着他站在水底下。

     

    “——还穿着衣服,”Draco渐渐消声,因为水已经将他从头淋到了脚。

     

    现在轮到Harry大笑出声了,当Draco从水里走出来,他的头发同样也紧贴头皮,有一缕顽固的长卷发落在他眼前。“我说,Malfoy,”Harry说,非常愉悦地模仿了先前Draco的语气,“你看起来就像只落水的老鼠!”

     

    “那一点都不好笑,Harry。”Draco说,关掉了水,抓住湿透了的衬衫前襟拉离他的胸膛。“我相当的喜欢这件衬衫。现在它全毁了。”他悲哀地补充,“全部都……湿透了。”

     

    Harry转动眼珠,“你认为它们被清洗的时候它们会被怎么样?你这个愚蠢的笨蛋!”

     

    Draco抬头看着Harry,皱起眉头。“清洗?”他难以置信地重复。“打湿然后使用肥皂?别蠢了。你我都清楚是家养小精灵将我们的衣服带走并弄干净。我可以肯定它们不会将衣服弄湿。”

     

    Harry将头往后靠,闭上了眼,只有一部分的他成功地忍住了笑,当他想起他为Petunia姨妈清洗的近吨的衣物时。但是当他再一次看向Draco时,他觉得又抱歉又好笑,他被推到冰水里的恼怒完全被遗忘了。Draco对他皱眉,一滴水从他发梢边缘滴落使他看起来十分忧郁。“Hey。”他懊恼地说,拉住了Draco的手腕,更加贴近他以便他能碰到Draco的纽扣,“来吧,把它脱下来然后挂起来。它会干的,而家养小精灵会知道怎么做。我保证它会没事。”

     

    Draco看起来依旧心存疑虑,但他让Harry解开了那些扣子,帮他脱下了衬衫。

     

    Harry不得不承认这是件非常不错的衬衫。他希望他是对的,它会没事。后知后觉地想起那些更好的物品他的姨妈总是拿去干洗。

     

    虽然Harry小心翼翼地将水从布料里挤出来,甩开晾在浴帘架子上,他知道Darco密切地关注他的举动,仿佛那件衬衫是他最爱的宠物而他正在给它做一个攸关性命的手术般。Harry处理完那件衬衫,安心地发现Draco的表情不那么绝望了,显然被Harry在处理这类易受损娇贵物品比如湿透的衬衫的专长打消了疑虑。

    ——TBC——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