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9

    【翻译/DM/HP】Checkmate10-3 - [【翻译】HP同人DHD]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54264717.html

    DracoHarry倾身,同时将他拉得更近,Harry的视线半途对上了他的,默许了下一刻在棋盘中央的上方的亲吻。Harry将手从膝盖上砧板上拿开抱住了Draco,但是当他身体再往前倾时,他膝盖上的砧板滑落掉到了地板上,比格利威虫散了一地。

     

    Harry勉强从那个亲吻里抽身,看了一眼到处都是的比格利威虫毒刺,爆发出一句脏话。“OhhellDraco。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你要我先做这些。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注定会将它莫名其妙地搞砸。他把手指插入到他头发里,使得一部分头发朝后竖起。

     

    Draco只是摇摇头,但是他的眼睛闪烁着愉悦,深情,还有其他接吻后遗症。Harry真是个可爱的傻瓜。他从他的小型工具箱里翻找了一阵翻出了一对小钳子。你没有把一切搞砸。他说,把它们以及一个药瓶一起递给他,只要把那些毒刺找到并捡回来。

     

    Harry收拾那些比格利威虫毒刺时,Draco在忙着将其他的原料准备好。而当Harry将所有的毒刺都收集完全时,Draco已经处理好了另外四样原料:绞杀藤汁液、犰狳胆汁、弗洛伯黏虫粘液和一只蝾螈眼。

     

    Harry将装有毒刺的药瓶加入到那正在增长的药瓶中间。“Okay他轻松地说,我把它们全找回来了。我们还需要其他的什么?

     

    Draco查阅了他那本厚重的书,纤长的手指在页面上所列的原料方子上移动,然后他合上书,将它放在一旁。只需另外四样。我可以处理如泥纹蛇的蛋和粉末状的蝎尾狮的皮毛。洋地黄跟浸泡的莫特拉鼠瘤需要切碎。

     

    Harry皱起了鼻子在像海葵一样的莫特拉鼠触须面前,为它们只需少量而高兴。他将那些处理完毕,他坐下来思考他棋子下一步的走向,他的手在棋盘上方徘徊不定。车到E8他最后说。Draco看着他移动他的车。Harry对上好奇的、期待的蓝灰色眼睛。毕业后你打算做什么?他问。

     

    Draco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一秒,然后他转身继续处理如泥纹蛇的蛋。“I don’t know他在短暂的沉默后回答。

     

    Harry等着Draco说更多,然而Draco静默地继续手中的事务,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们之间存在了太多的未知。Harry曾经希望能让Draco谈谈他将会在Hogwarts教书的可能性,他想知道Draco是否知道Dumbledore已经在为他考虑这个可能。怎么样——”Draco将装有如泥纹蛇蛋的瓶子放在地上,打断了他。

     

    我不打算做任何事。他冷淡地说。在Harry能够说出让他解释之前,Draco走到了棋盘前。

     

    Harry专心致志地研究Draco当这位白肤金发思考着他的下一步时,他的手泰然自若地横过棋盘。Draco看起来似乎急于回避这个问题?Harry不知道为什么Draco要逃避这个问题,但是他并不想勉强他回答。目前不会。Harry拿起装了洋地黄的口袋而Darco选择了他的主教。

     

    “主教到H6。”Draco冷静地说,移动棋子到斜对面的两步。“同样的问题,Harry。你打算在毕业后做什么?”他转向Harry,挑起一边的眉毛。“Well?”他问道,他的声音占据了优势,Harry只是坐着那里,看着他。“当然你有计划。”

     

    Harry感觉到一丝苦涩在他内心爆发。“No。”他干巴巴地说,过了一会儿后。“我没有计划什么,Draco。”Harry倒出一大块洋地黄到砧板上,开始尽可能地将它切碎,但是那很难因为他察觉到了不安,甚至还有愤怒。由于被拒绝,可他同样不知道他是否想要回答这个问题。事实是,他认为他将有一个无希望的未来。Draco也有同样感受吗?这就是为什么他拒绝回答的原因?Harry想起Dumbledore说的话。“他有一定不确定的未来。”

     

    And so do IHarry想。So do I。它是一个愚蠢的问题。但Harry抬起头,打算为那个问题而道歉,他发现Draco用他蓝灰色的眼眸注视着他,那里面充满了各种无法出口的问题,突然他就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想要对谁说点什么的冲动。

     

    他将梗在喉咙口的疼痛吞咽下,Harry开口了。“我能做什么?”他问,声音紧绷,“我能去哪里?”他的刀切出锯齿形状来,然后他放下了刀,暂时放弃了切割。“只要Voldemort一直躲藏,而我们无法得知他的任何计划,Dumbledore不会让我离开。所以,”他说,“我将会留在这儿——与Madame Pomfrey一起在医院工作,帮助Madame Hooch魁地奇的训练和飞行课程教学。我将留在这里,直到他们叫我去扮演巫师界的大英雄。”他沉默了几秒,以非常低的、紧张的声音继续,“他们认为那也是我要的。”最后的几个单词说完在Harry的嘴里留下了酸涩味道。他从砧板上移开视线,凝视了炉火一阵。“但是他们错了。Draco。”他继续,“There’re all wrong。我一点也不想做那些。而且我也不打算——不假如我有什么可抗议的。”Harry重新拿起了刀,继续把块茎切成碎片。他切得参差不齐,但坚定。

     

    Draco完成了倒出他们所需的粉末状的蝎尾狮的皮毛的分量到一个小瓶里,与其他的成分放在一起。然后他转身,面对着Harry,手肘撑住膝盖,他的手指交错在一起。“不想做什么?”他静静地发问,眼睛注视着Harry的脸。

     

    “我不想再与Voldemort战斗。”缓慢却坚定地回答。Harry垂下眼睛。他看起来专心致志于切割工作,但是他说话的语调显示了他细微的动摇。“在巫师争霸赛之后发生的事情太……太可怕了。我一个人在那里……在Cedric死后……”Harry停止了说话片刻,似乎集中在他的切割。“我看着他死,Draco。”他最后说,安静地继续,“我不认为我能再承受一次这样的事情——它仍旧纠缠着我。”

     

    Draco抿了抿唇,什么都没有说。他低下头,看着他的手。火光在他的铂金头发上跳跃当它们滑落盖住他的额头,遮盖住了他脸上短暂闪现的痛苦。“这就是你为什么想要学习医疗的原因?”他最后问。

     

    Yes。”Harry认真地表示了同意,“但是只是因为我——我——希望能够扮演不同的角色。不是因为我想着我可以救Cedric。没有人能够治疗不可饶恕咒下的人,更不要说只是一个七年级的在学巫师了。”Harry停下来,在他开始讲述后第一次看向Draco,他的绿眼睛里闪烁着绝望的光芒。“Have you ever seen himDracoHave you ever seen Voldemort?”

     

    Draco抬头,直视Harry的眼睛,“No。”

     

    “他就像一个会行走的噩梦。丑陋且可怕。你知道他说了什么?他说,‘杀了那个多余的。’Cedric的命根本就……什么也不是……对他来说。我非常害怕回想这一切。而最糟糕的是……”Harry的声音小下去。

     

    Draco等待,但Harry并没有继续说下,他轻声问:“是什么?”

     

    Harry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破碎地叹息出来。“最糟糕的部分是……没有人来问我我该如何抉择,并且我不能说任何关于这件事。我只能做他们要求的,因为即使我不想这么做,我也无法面对他们的失望。我成为一个他们所期望的bloody brave Gryffindor,按照他们给的线索战斗然后死亡。”Harry拿过Draco给出的最后一个罐子,将洋地黄切片装了进去。“我不想在这场战争中战斗,Draco。它害怕我死——人们的期望——因为我做不到他们的要求——不是由我自己。有时候我只想朝他们尖叫让我单独一个人。”Harry再一次地看向Draco,他们的视线相遇了。在那双蓝灰色的眼睛里,有什么难以捉摸的雾气弥漫。Harry垂下视线,打破了目光接触。“我知道这听起来极度幼稚。”他歉意地说。他心不在焉地拿起洋地黄,把它剥成瓣,将它丢进火里。

     

    “不,不是的。”Darco说。他探究着Harry陷入困境般的表情一会儿,然后将视线移至炉火,看着洋地黄在高温中卷曲,最终起火。“我理解你的意思。”他轻柔地说,“我们谁的人生都没有被给予过多的选择。”

    ——TBC——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装蒜 2010-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