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5

    【翻译/DM/HP】Checkmate10-2 - [【翻译】HP同人DHD]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53943879.html

    Oh,我并不知道那些。”Harry说。Draco迅速地将自己埋到他那本足够大的书本页面后面,但他还是看到了他白皙脸上浮现的一抹红。他用膝盖支撑自己起身,小心翼翼将手掌压在棋盘边缘的两侧,然后他倾身,靠近Draco。他用舌头轻轻地触碰Draco的耳垂,感觉到另一个男孩身体在震颤。“你也许会喜欢它。”Harry对着现在非常粉红的耳朵耳语,“你可能会非常喜欢它。”

     

    Draco只用一只手就将Harrt推开了。“你不应该切你的蘑菇吗?”他试图让自己表现得很生气,但他却忍不住微笑。

     

    Harry带着大大的微笑坐了回去,因为他成功使Draco笑了而高兴。“我现在会留下你一个人。”Harry微笑着说,“但当你不再那么想了……我们就来看看到底谁不怕痒。”

     

    Draco微笑地回应,看起来似乎也开始享受起这个玩笑。“然后我们就会知道到底是谁在浪费时间。”他反击。

     

    Harry只是笑着重新将砧板放置在他大腿上。“Yeah,我们会知道的。”他说。他用刀拨弄着一片黑顶蘑菇鳃。“现在怎样?”他问。

     

    Draco迅速地看了一眼切片,点了点头,“很好。”他说。他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个空瓶子递给Harry。“现在将它们放进去。我们必须在开始前把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他翻了一会儿书,直到他再次找到他先前阅读的地方,在Harry刮落鳃片到瓶子里时。“Hmm,”他说,阅读下一页,“我们还需要比格利威虫尸体上的毒刺。在我的工具箱里放有一些。”

     

    他们将散落一地的小包整理了一遍,直到他们发现它们。“没有多少了。”Harry问,“会不会不够用?”

     

    Draco审视了一番那个口袋。“是的。”他最后说,“还勉强够。所以我们必须小心使用。”

     

    Harry将口袋里的东西倒在砧板上,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宝蓝色昆虫身上的毒刺。“希望它们也能对我小心点。”他喃喃着说。

     

    Here。”Draco招呼,开始示范操作。“抓住它们有羽翼的地方使它们的头部向上,像这样……接着将它们的毒刺一侧一侧地切下来。用你的刀将这些毒刺压在砧板的一角上,这样你就碰不到它们了。注意下你手指的位置,就行了。”

     

    Harry叹了口气。这个药剂的某些成分让他过分的紧张。“Okay。”他说,谨慎地抓出了其中一只蓝色的虫子。“假如等下你发现我漂浮在天花板上,那完全是你的错。”

     

    Draco轻笑。“那么,”他说,“就变得有趣了。”

     

    哈利大笑。他必须承认,那实在是太有趣了。但是……他没有计划要体验一次,假如他能控制局面的话。他弯腰埋头在砧板上,专注地开始了他的尝试。在成功地切下了四到五根毒刺后,他放松了。确实不是太难。他停顿了下来,瞄了一眼Draco,惊讶地发现Draco正在注视着他,他蓝灰色的眼眸溢满柔软的情绪。Harry对着他微笑,“怎么?”

     

    “只是在思考。”Draco回答,“已经轮到我了。”Draco用一只手拨开前额的头发往后,在移动棋子之前。“皇后道G4。”他说,然后用他的皇后吃掉了Harry的骑士。“我知道我承诺过我不会询问,但自从你早上跟我提过之后……我想要知道更多的关于你治愈能力的事情。”

     

    Harry皱起眉头表示不满,针对失去了他的骑士而非提问。事实上,他发现他相当愿意谈论他最喜欢的科目,既然Draco已经知道了。“我猜它开始于去年我决定选修Madam Pomfrey的神奇医药的课程时,”他开始了,“我不太确定为什么我要这么做,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这门课,要不是我完全不想选Advanced Divination 或者是Arithmancy,而且并没有剩下几门可供选择的科目了。但是当我真正投入进去时,我发现我相当的喜欢它。它就像是某些有意义的我能够做的,某些确实被需要的,在战争来临之际,取代——”Harry有了一个短时间的停顿,因为他才发觉有什么是他必须要表达的,“我想我能找到一种不同的方式参与,”他语调柔和地继续,“中途加入到那个队伍里,Madam Pomfrey测试了我们所有人魔法治愈的潜能。我猜那是一种道德标准,因为她说过不管是谁准备练习魔法医疗都必须经过一个有效的分类。”

     

    Draco点了点头,即使他完全不了解这些。

     

    “我在七年级的时候通过了。”Harry不自在地说,依旧有些羞涩谈及此。

     

    “第一次测试的时候?”

     

    Yes。”Harry回答。

     

    Draco轻吹了一记口哨,诚实地表达了他的心情。“我敢打赌她震惊得裤子都掉下去了。那是你能拿到的最高分,对不对?”

     

    Yea。”Harry重复了一次,羞怯地笑了,“她私底下叫我过去告诉我成绩,Professor Dumbledore也在那,他们看起来非常严肃。我想我肯定完全失败了,然后他们告诉我说我必须脱离班级。他们告诉我说我的成绩是7,我猜想那太糟糕了。”

     

    Draco微侧了下头,给了Harry一个揶揄的笑,“你有时候表现得太Muggle了,Harry。”

     

    Harry回笑地耸耸肩,“我怎么会知道?我之前可从没听说过这些。”他朝砧板弯下腰,在他继续说下去之前又切下了两根毒刺,“我在上个学期比所有人都要完成得漂亮,但是今年Madam Pomfrey给我单独上课。”

     

    “没有多少人能够无杖治疗,你知道。”

     

    Madam Pomfrey说魔杖不过是工具,连接工具。”Harry回答,“只为了使用魔法变得更简单,当你一开始学习魔法,它们是非常重要并且必须的。假如你能够学习自主地控制魔法,就不需要它们了。大多数人就是因为不尝试去学习才会一直依赖他们的魔杖。”

     

    “这就是你现在学习的内容?”Draco问,视线往下,无意识地将他书本的一角弄皱了,“学习怎么使用无杖魔法?”

     

    “只是治疗方面。”Harry快速地说着,“我怀疑我根本就无法施展它。但是现在,”他点头,声音里蕴含着巨大的热情,“我正在学习magical auras(魔法光环?)以及从一个人的魔法光环的明暗和色泽辨别他们生了什么病。”

     

    Draco直视Harry,狂热的兴趣点亮了他的眼睛。“你能看到魔法光环?”

     

    Yes。”Harr回答,再一次地觉得不自在。“当我以我能够做到的某种方式集中注意力时。Madam Pomfrey把它用语言表示为Aurascope。它看起来跟Omnioculars非常相似。使用它,每个人都能够看见了。我大部分时间都这么做,但是她训练我不使用咒语也能看到。”

     

    “没有任何人知道关于这个的事?”Draco问,“包括Weasley and Granger?”

     

    “是的。”Harry回答,“只有Professor DumbledoreMadam Pomfrey知道,现在多了你。”Harry直视Draco的眼睛,严肃异常,“我不希望其他任何人知道这件事,Draco。”

     

    Harry,”Draco的声音听起来他已受到侮辱,“即使被生锈的Muggle汤匙拷问我都不会泄露这个半分的。”然后他低声地笑了起来,为Harry依旧认真的表情,越过棋盘,手抱住了Harry的后颈,拇指温柔地在Harry耳后摩挲。“我说过的,”他平静且真诚地说,“不管我们说了什么那都只属于我们俩。我不会向任何人分享我们的谈话。那是……well……那是属于我的隐私。我相信那对你也同样。”

     

    I will。”Harry说,察觉到感激一闪而过。他一直都想要隐私。尽管他被单独地关在Dursley家的碗柜里很多很多小时,他一直有被不间断监视的感觉。这种感觉在他十岁那年进入巫师世界时被放大了数十倍。即使是与RonHermione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事是他能够告诉他们其中一个人而不让另外一个人马上知道的。的确,就目前而言,Hermione对他与Draco的关系保持了沉默,是因为她明白,Harry需要单独地将这些告诉Ron。而且,Harry并不认为她能够长时间保持这个秘密,一旦他没能尽快地成功地告诉Ron来配合她。但是Draco,从任何意义上来说,是不同的。Harry因为这种新观念而欣喜——私人的,机密的事务意味着只被他们两个人知道和分享。“Thank you。”他点头,压低语气,“这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多。”

    ————TBC————

    基本上,两千-三千字更一次。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授权书备份 2010-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