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2

    【翻译/DM/HP】Azkaban(完) - [【翻译】HP同人DHD]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53586763.html

    Azkaban

     

    Author: Silvia Kundera

    Disclaimer: This story's author does not claim to own any of the characters, concepts, or ideas originating in J. K. Rowlings' Harry Potter novels. No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ntended. No harm intended. Material is offered to the public free of charge--not for profit. This piece of fiction is the sole property of the author and cannot be copied, sent, or reproduced without permission of the author.

    Rating: R for violence and disturbing imagery

    Pairing: Harry Potter/Draco Malfoy

    Summary: Taking the Draco!in!prision! cliché for a spin.

    *SLASH*

     

     

    翻译:乌苏13

     

     

     

    所以,你想成为一名冷酷的罪犯?

     

    Yeah,你与圣诞老人、丑陋贫穷的妖精还有麻瓜那可笑的兔子糖果以及格兰分的的偏见共享一个牢房。也许会很舒服,拥有所有额外的空间和一切。

     

    只需要一些时间,这里所有人都会变得软弱。

     

    耳语,呢喃。脑袋跟浆糊一样。

     

     

    它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我在阳光越过栅栏偷偷地溜进来,并且照耀在我的鼻子上时醒了过来。有人在尖叫,我则大声地说:“LALALA——”因为这样我就能把那尖叫给压盖下去。我变得很积极,我想,他们的斗篷在阴影里闪亮时,我还在想,重复不停地想,一直想。这里有他们不能触及的——它只在这里。

     

    我在我狭小的盒子拐角那里的水龙头之下洗了手,然后坐回了我的床垫上。它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我的脚随着来来回回地晃,嘴里说着:“LALALA——”我猜想有没有谁又被带了进来,小心地,非常小心地,渐渐地变得对这些那些麻木。

     

    假如他们被持续不断地送进来,Auror们也会像积木一样堆积过来。The Dark Lord逆袭了,食死徒们再次聚集,然后他们就像工人砌房子一样越堆越多。

    我们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这个世界充满了邪恶。”Dumbledore 说,然后他停止了喋喋不休,寂静降临,安静令人满意。我换了换手,用长袍把它们擦干净,思考,“是的,是这样没错。”

     

    我想,特别在最后,他变得十分该死的精明。我认为他说了,“我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什么是我们。”

     

    总有一些战争正在进行,某个时间,某些地方。这些是我在他们塞给我学习的麻瓜研究中学到的。“只是以防万一,”这位教授说,“你必须要知道我们比他们(麻瓜,们)优秀,还是他们比我们更进步。”

     

    我们处于同一条船,许多同行者已死。

     

    我并不认为他只是想让我明白“人人都自私”,从另一方面来说,我永不被预计到。他们都知道我被标记了,是的,但是他们不会知道我念“Avada kedavra”就像念睡前祷告一样持续了八年,对着蜈蚣和丸子大的虫子们练习直到我能正确无误地使用它。仅次于我的父亲。

     

    他们对Harry一无所知。

     

    他们现在知道了。

     

     

    他总会想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我是被误解的。那是他的错,只是因为很多奚落和一次握手,他本来可以把我划到同一范围。他可以将我变成一个好男人。

     

    他来探访,我微笑——但那很假,所以他们不能碰我——我说:“让我离开这里,Potter。”我的意思是“我不属于这,你知道的,不是吗?”

     

    我的意思是“我爱你,但是那太难出口了。我永不会对人说这个。”他点头,他理解,然后他将我染满鲜血的双手紧拢在了他沾满鲜血的双手里,给了我他的承诺。

     

     

    我为何要这么想:

     

    我成年了,我的发色因此而变深,我的小腿因为刚经过一场魁地奇比赛而满是汗水,我的胳膊被晒成了褐色,他总有一天会触碰我的肩膀,然后完全不想停止。

     

    我的母亲是一位美丽的女人,而我是俊美的男人,我们像运用武器一样运用我们的相貌。

     

    Harry永没有获胜的可能。

     

    我把他弄上了床——字面意思上的。我将我的手指伸进了他外袍的前襟里,拉着他穿过公共宿舍的大门,在那个寒假。因为他那么着急地想要他的睡眠。他错愕地看着我,我让他闭上他的嘴,我的意思是,“合上他的嘴”,让他相信不管他是否想要相信。

     

     

    现实是:

     

    午饭通过一块金属窗口推了进来,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他们从不使用魔法,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想要他们的魔杖。只有一点稀粥跟一小碟水,我不会吃光它们因为我要保持看起来很虚弱。

     

    我重复每一个在我咀嚼时滑过我脑海里的咒语,把它们分成一个音节一个音节然后将它们重新组合在一起。我让那音节变得平滑而流畅,在它们消失之前,我有了一种想法,你将永不会再念它们,因为那会让你头痛。

     

     

    现实是:

     

    我已经被监禁。

     

    ++++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