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08

    【SS/HP】Chapter 18 of A Bittersweet Potion - [【翻译】HP同人SSHP]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53215135.html

    完全属于偷偷摸摸外加无授权行为,因为掉入到前文的坑里,后文无人翻译,又去看了英文原文(那个也是坑啊)但还是觉得很想继续看下去,就算是坑也认了。

    前文由童言大人以及飞笙大人翻译过,建议上猫爪阅读。

    地址如下:

    http://www.luvharry.com/bbs/viewthread.php?tid=1061

    http://www.luvharry.com/bbs/viewthread.php?tid=4034

     

     

    这里接续的是第十八章。

     翻译:乌苏13

     

    Chapter 18 of A Bittersweet Potion

     

    Snape抓起我丢到他的卧室里,“呆在这里。”他瞥了我一眼,命令道。我在厚厚的地毯上懒散地摊开四肢滚动,寻找着可以逃出去的空隙。在厨房,他将猫屋猫盆等等全部都收拢在一起,垂下头盯着它们,双手握拳伸出。

     

    Nusquam Esse!”他迫使他的手通过手腕交叉合在一起。

     

    属于Snape的地方光线全都暗淡下来。那些猫用品在诡异的空气流动声之后凭空消失不见了。Snape的斗篷猛地翻飞起来,宛如被一阵强风虏获。他踉跄了一下。空气明显变得浑浊。他站立了一会,急急地冲向储藏室,重新施了咒语。之后,他走进卧室,奇怪地看着我。我回看他,一动不动。Snape皱眉,朝我举起了他的魔杖,将我赶去床底。我在那儿蜷缩成一团,非常害怕——不是害怕他——我也不太肯定我到底在害怕什么。他单腿跪下来,魔杖直直地指着我,“Petrificus TotalusImperceptus

     

    我往下看,试图寻找我的爪子,但是我完全看不到它们!我知道它们在那里,但是我不能感觉到它们……我能吗?我突然感觉难受,因为我已不能肯定我的爪子到底在我面前伸开来没有。我发觉地板在震动,缓慢地倾斜了,而我开始往下掉,掉进了没有底的深渊里……

     

    我听到卧室的门被关上了,脚步声回响——我甚至不能分辨那声音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Snape的声音仿佛脱离了现实,他在投掷一层又一层的咒语。Scourgify, Abstergo……Dumbledore叫他去他的办公室。我猜想他已经走了,因为我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只感觉我永无止尽地下落着。然后那种死寂被说话声打破了。

     

    Thank you, Lucius,但是如果我希望我的房间充满黑魔法的气味,我自己就能做得完美。”

     

    我听到两个不同的脚步声;一个继续往厨房的方向走。“说到这个,”Malfoy充满笑意地说着,“Nusquam Esse?有什么东西你那么着急要销毁的?”

     

    脚步声顿止。

     

    “销毁证据。”Snape回答。

     

    一阵诡异到令人不舒服的安静降临。我觉得冷,想起SnapeMcGonagall谈话时也把我称作是“证据”。 Nusquam Esse是什么咒语?它对我做了什么?不,他处理的是那些猫用品。我只是被石化了,完全没有任何其他的变化。他在保护我。为什么?

     

    这个领悟让我的胃里仿佛多了蝴蝶在飞。

     

    “你是个好男人,Severus。”Malfoy温言道。

     

    “什么时候的事?”Snape短促地问。

     

    “所有的一切,当然。你不准备给我什么喝的么?”Snape没有应声,Malfoy继续,“好吧现在……”脚步声近了;我听到了柜子被打开了。“Karkaroff的伏特加……”Malfoy厌恶地咕哝,“苦艾酒?我更喜欢保持我灵魂的完整性……”

     

    “我不记得我要给你任何东西。”

     

    “我被轻忽了不是。”Malfoy说,表情愉快。

     

    “或者说邀请你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他们回到书房;沙发因为受力而吱嘎吱嘎地叫。Malfoy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的态度离礼貌实在是差太远了,Severus。”

     

    “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

     

    “不,当然不。”Malfoy以完全不符合他身份的尖声说道,“你该换一批新家具了,”他说,傲慢地指责。然后,他换了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调。“你认为你在做什么游戏,禁止我的儿子练习他的Curses?”

     

    “我在……”突然的重击——有什么被击中和踢到,“我只是保证他能在Hogwarts活得久一点以便他能使用那些Curses!”

     

    “完全否定掉我的教诲?”Malfoy冷酷地说道。

     

    “什么是不可能的,Lucius!”

     

    “不,那仅仅只是个问题……与Draco有关,不关你的事。”

     

    死寂再一次降临。几秒钟?或者几分钟?我不确定。那不断的、缓慢的跌落与无尽的空虚紧紧地包围了我。

     

    “你怎么能那么说?”Snape轻声说,“当Dumbledore因为他投掷恶咒而惩罚他……”

     

    “我同样会惩戒他!”

     

    “那正是因为他遵循着你的教导!”

     

    “他应该更为小心谨慎!”

     

    怎么做?Snape怒吼。同时,Malfoy迅速地,“Vindicotacustes!”一道深蓝色的光从门下透过来。

     

    “你……呼……我告诉过你……”Snape喘着粗气。Malfoy轻笑起来,离Snape远远的。他返回到厨房,再一次地打开柜子仔细翻找。

     

    “你最近都变得不像你自己了,你清楚!”玻璃被摆放到台子上的声音,里面的液体溢了出来。

     

    “我现在最不可能需要的,”Snape咆哮,“就是一个来自Lucius 选择性记忆的Malfoy在谨慎方面的训诫!”

     

    “看起来,你已经权衡过某些事情……”玻璃杯撞击台子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伏特加勉强合我意。”

     

    “为什么Draco不被允许施展Curses?他整个学院都在看着他!”

     

    “他们还不足以成为目击证人。”

     

    “很显然,有些人可以。你高估了你的影响力。”

     

    “是你低估了我。”

     

    有一个短暂的暂停。“谢谢你,不,”Snape冷漠地说,“我不喝酒。”

     

    陶制的玻璃杯再一次地被放到了台上。“真是浪费,收藏了这么多烈酒……”没有回答,“我猜想你跟Dumbledore提过这些?”Malfoy不经意地问。

     

    “别荒谬了,Lucius。我的工作已经够艰难了。”

     

    短暂的凝滞,Malfoy轻笑起来,“我记得你的卧室总是打开的。”

     

    我面前的门被打开了。光线黯淡地将Malfoy投落下巨大的阴影,却在他轮廓的四周镀上了一层反常的光环。地板倾斜得更厉害了,我掉落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你还记不记得——”Malfoy温声询问,他的身影出现在深渊的上面。

     

    “我记得。忘记了。没什么。”

     

    Malfoy笑。故意让卧室的门大开,他缓步走过陡峭的地板,越过Snape——他不为所动地站着。他停在桌子旁,随意地抓起上面的魔药材料、新的墨水瓶、像被熨平了的蝎子一样的镇纸、打开的名册卷轴。说来也奇怪,不管他放下了什么都因为地心引力而倒塌、或者摔下、甚至滑动。Snape有一瞬间的恐慌。他阔步走向倾斜的Malfoy,夺走了他手里的羊皮纸开始把桌子上的东西塞到抽屉里。

    “你总是如此的不整洁,”Malfoy消遣地批评道。

     

    “我没有大批的可以随意对待的家养小精灵来处理我的东西。”

     

    “他们只是奴隶,”Malfoy说,带些受伤,展开他戴着手套的手。

     

    “他们是一种资源,”Snape反诘,“而我讨厌浪费。”

     

    Snape猛地关上了抽屉,坐在了椅子上。双手交叠放在桌面上,他黑色的空旷的眸子睨向Malfoy,如同在看一个迷路的学生。Malfoy以一个令人目眩的角度背靠在桌子上。

     

    “你打算活多久,Lucius?”Snape的声音非常轻柔,“当你的计划实现—&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