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05

    Sing a love song(完) - [海贼王香路同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52964493.html

    Sing   a   love   song[香路]



                                                                     乌苏13



    要说这个世界上最无能为力的事情,就非时间莫属了。

    是个人,都得眼睁睁地看着时间嚣张地保持一张淡定的脸、看起来缓慢可才溜了个眼去看其他的,它那混蛋就跑得见不着影子了。

    而要说这个世界上最无能无力的人,对香吉士来说,不用详细叙述,只一个名字符号就可以说明一切,那就是蒙奇•D•路飞



    要是平日,烟都不知道抽到第几支了。真后悔某天一时脑热就答应了某人,一天只准一支烟,保持身体健康到一百年。

    头顶上明晃晃的太阳晒得人往寒碜里去,也不管路人经过奇异的目光,烦躁十足地一脚踢上电线杆子,香吉士不知道第几十次咬牙切齿地咒骂,第几十次地发誓要是见到那个混蛋家伙就揍得他连他哥哥都不认识。

    真是不能相信的混蛋小子!

    可转个身,往那个混蛋小子可能会突然出现的巷子口路口四面八方都望遍了,愣是没见着熟悉的影子,眼瞅着天都要黑了,香吉士止不住那担忧那个混蛋小子迷路了不打紧,迷路到奇怪的地方去就完蛋了,而更加完蛋的了是——

    好不容易才确定得到混蛋的有礼貌的实际上吞人不吐骨头的哥哥的同意同居的事情绝对就这么泡汤了!!!

    “同居啊?没问题啊,只要路飞能在约定的时间到达约定的地点你带他回去就成。”原话就是这个没错。

    香吉士回想某个人在听到他哥哥说出的条件之后得意洋洋地宣布说:“就这么点事儿,艾斯你也太小瞧人了!我明天就跟香吉士住了,艾斯你不用给我留宵夜了。”当时那种说不清又道不明的想揍人又实在觉得这个家伙可爱到不行的感受又出现了。

    香吉士按着额头,无奈又好笑地摇头。当然,在路飞看过来之时,马上就摆出为对方骄傲,绝对鼓励的表情,一副“我相信你”的架势。

    相信你才有鬼了!别说你的那个绿头发的兄弟了,他是出个门不拐弯就能丢掉,在自己家里三室一厅都能走着迷路,你嘲笑他连动物都不如,实际上你也就跟他半斤对八两,一样的!

    这是座老城市了,纵横交错的道路,大街小巷跟蜘蛛网一样密布。平日就上学都是你那哥哥看着你进教室了才敢放心走开,下课铃声没响就奔过来接你了,就是因为你曾经有过自己走出去结果一个星期才找到的过去。

    香吉士想到这里,又忍不住着急起来,掏出电话就给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哥哥打电话。耐着性子听一首不知所云的歌曲,完了,柔美的女声提示:“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要不是相信那个家伙绝对不会那么放心让路飞出门,香吉士早就绕着这个城市一周找人了。



    说起来,香吉士怎么认识路飞的也是超大的意外。

    年末的圣诞舞会,说白了说穿了就是给正值青春萌动的少年男女们结识并且发展出某些牵扯关系的时机和地点。

    香吉士当然不会放弃这为女士服务跟出风头的大好机会,一身优雅的黑色西装,里面配淡黄色的条纹衬衫,宝蓝色的领带一系上,就是绝优的绅士一枚。结果到了现场,香吉士才知道那一天是化装舞会,有海盗船长有天使有雕像有吸血鬼有狼人武士等等等等,唯有他这一身最普通,普通到还没扎堆就已经被忽略。

    那只是意外发生的第一步而已,意外渐变之时,香吉士正在给女士们表演花式的调酒。复杂的动作,炫目的表演,让女士们发出阵阵的惊叹声,也让香吉士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简直是灿烂过头了,然后意外进一步演变了。

    首先,要说明的是,香吉士最先注意到的绝对不是蒙奇•D•路飞,而是他身边的那一位黑发的优雅气质的身材火爆的高挑美女——尽管她穿着中世纪歌剧演员的服装,夸张的头饰跟神秘的面具只将她优美的嘴唇露在外面,第二眼才看到那位美女手里牵着的少年。

    香吉士十分肯定那是个小小的少年,虽然拥有大大的眼睛,可爱的娃娃脸,纤细的身体,还穿着小可爱吊带及膝短裙,但是他确信那是名少年。

    那个少年在啃食物,嘴里啃着,两只手里拿着,还盯着舞会旁边桌子上的。眼睛圆滚滚的,炯炯有神。被那位黑发的美女带着走动间,暖黄色的收腰棉质短裙就会泛起阵阵涟漪,说不出来的可爱感受。

    然后,他的视线对上了香吉士的眼。

    “哇哇,好厉害啊!”下一刻,他就在眼前了,眼睛放光,赞叹声不绝。

    香吉士至今都还记得那个时候洋洋自得的心情,甚至为他调了一杯难度最高的他失败了很多次一次也没有成功的“格里斯缇娜”。旋转的三个花式甩瓶,一共是十二种酒,淡黄、橙黄、金黄三个层次,味道含在嘴里,可以转出二十四种。

    “怎么样?”当然,也没有忘记在最后,你单手躬身递出手中的腰杯,笑容优雅话语轻柔地询问。

    他眨巴着眼睛,伸手接过去,一口就喝掉了,然后嫌弃:“好……好辣!不好喝!”

    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热情的桑巴从音响里传出来,顿时震彻全场。你完全来不及对他的品味嗤之以鼻,就被他拽着跟着音乐扭动跳舞了。他的掌心微热,他的神态可爱,他单手提起裙子,抓着你的手绕圈,嘻嘻笑得好开心。

    最后,中了蛊一样,在慢四的音乐里,你抱着他让他踩着你的脚,抱住你的肩膀,晃啊晃,就晃过了一个晚上,就这么成为了情侣。

    那个让第一眼就看到的黑发美女,别说是脑后了,距离到太平洋外都有了。

    呃,后来你知道了她的名字以及她身份,妮可•罗宾,蒙奇家族的顾问律师。

    那个晚上,她纯粹是带着闻到好吃味道的路飞出来吃东西而已。而作为代价,路飞穿了那条超可爱的裙子。

    嗯,这个,实在是干得好。




    眼看着太阳就要西沉,约定过的时间就要超过去,香吉士已经做好要寻找许多天的准备,猛然就听到远远地传来一声兴奋的叫唤:“香吉士——”

    你得承认你当时心下的感觉就是“不妙啊”,还未来得及转身,身体就被撞到差一点就摔出老远去。之所以没有摔,而只是往前冲了一段路来缓冲,是因为你已经有了许多次的经验。

    那个家伙手脚全部都挂了上来,手环住你的脖子,脚攀住你的腰,扑上来以后脑袋尽情地在你的后颈窝里蹭,一叠声地叫:“香吉士!香吉士!香吉士香吉士香吉士香吉士——”

    香吉士把手往后托住他,背起来,然后应声:“嗯。嗯。嗯。”

    我在这里,在这里,在这里。

    “嘻嘻,香吉士,我找到你了。”路飞闹够了,环紧了你的脖子,笑嘻嘻并且十分得意地说。那温柔的呼吸刷刷地滑过你的耳朵,激起背脊一阵不能言语的战栗感受。

    之前一整天的烦躁等待心情全部消失不见,香吉士勾起嘴角温柔地笑,“干得不错。”

    “那是当然,我可是蒙奇•D•路飞。”

    你真想哈哈大笑,不过这个家伙肯定会不满地把脸皱成包子样,于是你忍耐地偷偷地笑,然后说:“我们回家吧。”
    “哟西!回家回家!”那个家伙高兴地举高了手,往前一指,“出发!”

    于是,香吉士背着路飞,踩着夕阳下的影子回家。




    在后来的某一天,香吉士跟路飞的哥哥有一次不算正式的谈话。谈话的内容很短,因此时间上也很短,刚刚够擦肩而过。
    那个吃人不吐骨头向来笑容满面彬彬有礼的家伙说:“路飞那个笨蛋啊,在那一天可是没有停止过地在整个城市里翻找你哪。”

    你也摸不准他说这话的意思,在宴会五光十色觥筹交错里,继续保持优雅笑容往前,没走两步你就浑身一凛简直要发起抖来的喜悦跟难过。

    你向来不得蒙奇家里上上下下老老少少的喜爱,不过是路飞所喜欢的,也未曾正面受过白眼讽刺什么的,倒是私底下被整得很惨。

    你想着,蒙奇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是一副“路飞你喜欢就好了,天塌下来这边给你顶着”的样子,回想艾斯路过丢下的话,酸意弥漫到让你的胃也开始酸起来。

    路飞是绝对不可能去把地点记下来的,他找不到路,只会单纯地想,那就整个城市都跑一遍好了。这个方法真的是太傻了,也只有这个家伙会这么做。一根筋,做事没大脑。

    香吉士想到夕阳西下,约定的时间就要过去,他远远地兴奋极了地叫唤扑过来,满心满心就酸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两个人交往了也差不多要五年,他被保护得好好的,本人又是没心没肺的傻乐性格,至今一次也不曾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是因为他喜欢着他,粘着他,甚至煮得一手好食才巴巴地跟上来,还是因为内心里有喜悦喜欢的情绪,他一点半点也不曾窥得。

    只要看着他就会高兴,可看着看着就会觉得不满足,想要更多更多,人之常情之外也觉得自己可能想太多了。他那么透明,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里如你所想转了十几二十几个弯儿,让人猜不透不明白了。

    就是停不了的胡思乱想又得意洋洋的高兴,矛盾又自得其乐着。



    香吉士从晚宴里脱身,已经将近凌晨了。

    本来今天的宴会路飞也想去的,结果一听是哪家的厨子煮的,就放弃了,说还不如吃香吉士准备好的。根本就是难得的挑食行动,香吉士问了原委,才知道哪一家煮得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合他的意,便将他留在家中了。

    楼下大厅的房间的灯光大亮,没有人,是那个家伙特别给他留的。

    进到卧室,果然看到那个家伙抱着枕头呼哧呼哧睡得很安稳。香吉士坐在床边,看着他的睡颜,如同他进到这个家里的每个他睡了之后的晚上,看着没有厌烦,等发觉就要天亮那样的专注。

    不知道过了多久,睡得舒舒服服的人醒了,迷迷糊糊地睁眼,“香吉士,你回来了。”

    “回来了。”

    “……”他往旁边退开来,拍拍身边的位置,没一会儿又睡着了。

    香吉士愣了一愣,为突然涌上来的想法猛地拿手挡住了脸。

    啊啊啊啊,睡觉吧,睡觉。还有,要悠着点儿哪,反正总免不了年年岁岁看着这个家伙的脸到死。

    香吉士摸着那个熟睡的家伙的脸,高兴而得意地笑了。



    ——fin——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A joke。 2011-12-05
    若月色013 2008-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