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4

    最可恶是流年 - [流年纪]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42861110.html

    说起来,自己萌上OP也已经一年多了,而同人文,从去年十一月开始的第一篇,到现在很多篇,也写了那么多个月了。

    我还记得去年对着喜爱着的作者控诉她怎么再也不喜欢OP,再也不喜欢路飞,怎么能够不喜欢那个家伙的心情。

    年年年华,我怎么能在最好的年华里对你说再见。那样的爱你,都要陷入疯狂里。那个时候,我其实没有现在爱他吧。我可以轻描淡写地说,我可以在我的笔下给他幸福。

    我原以为,我懂得我理解我知道,便可以追随可以并肩,但是现实并非如此。

    就是全部都明白了,才知道差距是天跟地,我只能在他的身后行走,追不上去。因为,我在检视那个家伙的伤口,我担心他没有好,我难过他的无所谓,我憎恨他的不在意。

    太清楚地知道这一切。

    就更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我不知道,是否这样快,我就要在这里走到终点。

    我知道的是,我对那个家伙的心情我以为到达了顶点,但是它还在继续增长。

    说不了再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