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17

    蔚蓝海岸8-9 - [海贼王香路同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42481704.html

      之八
      
      
      
      算起来,他跟路飞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过是一个月。
      全部都算进去统计,也不过是三十天七百二十个小时,香吉士却觉得他这一生的美好都似乎在那段时间里燃烧殆尽了。
      在那一个夜晚,路飞躺在属於他的床上,安静地吊著点滴,而他躺在吊床上。
      然後开始做梦。
      
      他的手指扶住路飞的下颔,口舌都侵过去,反复地勾起对方的舌尖吸吮嬉戏,呼吸那种事情到了这种时候就变得很多余,只恨不得整个人都扑到亲吻上去。那种渴望让身心都疼痛不已,连自己都觉得惊奇却又停不下来。
      只是亲吻而已,身体就已经激动到不行,心里也是无比的欢喜,可手刚要有下一步的动作──
      
      啪嗒,特意拿到边上来的台灯亮了起来,香吉士的表情相当复杂地从吊床上跳下来,手指扒了扒头发,又下意识地去摸烟。
      但是他摸著烟,好半天都不点,甚至他在察觉到因为这边的光线而导致离不远的床上的某人不舒服地动了动,似乎整个人都埋到被子里去时,顺手就关了灯。
      只是这麽一个小动作,就够香吉士愣上半天了。
      然後,在一片夜凉如水漆黑如墨里,他头往後仰倒在沙发上,轻喃喃了一句:“不……太妙啊。”
      算是承认了刚刚做梦涉及到了不道德的事情,被惊醒的时候,还真有那麽一些些的遗憾在里面。
      他算是栽了。
      可那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感觉上好像就是昨天才以为那才刚刚开始而已,时光却早就踢踏踢踏地过去了。
      在被严厉地训斥“也该玩够了”时,香吉士才猛然惊觉已经到了十一月。他挂了电话,就听到路飞在楼上喊他:“香吉士!来看!来看!好有趣啊!”
      还没等他上楼去,在楼上也不知道在弄些什麽东西的路飞已经飞快地奔下来,手里举著个什麽东西,非常高兴,“香吉士!你看!是独角仙哦~~~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独角仙,实在是太厉害了!”
      香吉士真恨不得从口袋里掏出棍棒来,就一棒子把这家夥给打晕了了事。
      
      你说,怎麽就喜欢上了这麽一个人呢?乱七八糟的没一点靠谱的,嘻嘻哈哈跟个没心没肺似的,有吃的就跟有了全世界一样嘻嘻就知道傻乐呵。
      套句特俗的话,就是喜欢就是喜欢了,还真没什麽由头。
      要怪就怪那天晚上月色太美丽,而你又太过於忘形,虽然并没有得意还满心暴躁。
      你坐在黑暗里坐了没一会儿,就瞅著有人把被子给掀了,好心好意地拾起来给他盖上吧,就看到了那种睡著了安稳得好像到末日了也不会醒的脸。
      长得也不出众,根本就不是你喜欢的那种美人样,又仔仔细细地回想了认识这个人的过程,期间这个人无数的斑斑劣迹就跟那白纸上满满的墨迹一样,想找个白色的地都找不著。但这个人睡得这样安稳啊,还一脸幸福样。
      之前,昏倒了却在他奔过去的时候又醒了,也不说话,脸红红的,眼睛也水润得好像要滴出水来,巴巴地看过来,就是不睡。
      医生来了,乖乖地让检查,要打针就伸胳膊,要吃药就张嘴,最後折腾到半夜,居然连一句饿都没有喊过。
      最後还是你看不过去了,借了老板的厨房,给他熬了粥,喂了他吃了,那个家夥才露出嘻嘻没心没肺的笑容来。
      也不知道是哪个鬼使神差的,你就那麽俯下身去,目标本来直指那人的嘴唇,最後却又放弃地落在额头上,无声地道了一句:“晚安。”
      直起身的时候,就明明白白地知道了,你就是陷落下去了,还没救了的那种。
      
      路飞那病到第二天下午就好得差不多了,活蹦乱跳地跟前跟後要吃的,然後脸皱成一个小包子,十分不满地抱怨:“我要吃肉!肉!肉!“
      手指扣起,就是一个爆栗落在他头上,“老实点,只能喝粥。”
      果然不打不老实,香吉士看著扁著嘴委屈地拨拉粥的路飞,抽出一支烟,磕磕烟盒,状似漫不经心地说道:“说起来,你这个家夥怎麽都不说一声就晕倒了?”
      虽然对著粥不满,到底还是开始大口吞起来,含含糊糊地回答一句:“身体很重,不过我一个人也没有关系。”
      “笨蛋,我什麽时候担心你了。”忍不住直接凑上去,暴躁地大吼,吼完了顺便地伸指擦掉粘在这个笨蛋唇边的葱末,“我只是担心你在我这里出事了我要负法律责任的。”
      “啊,是这样啊。”躲都不躲,喝完了一碗,灿烂地一伸手,“再来一碗!”
      “真是的──”把烟塞回口袋里,伸手揉乱他的头发,香吉士给他盛粥,递过去之後,到底是温柔一笑。
      那厢吃完了一抹嘴,摸著肚子赞叹一声:“好吃!对了,香吉士,晚上吃什麽?”
      香吉士正在收拾桌子,闻言就又是一个爆栗,“你小子就惦记吃!”擦桌子,完了抱著砂锅跟碗,“我去问下老板市场离这里多远去看看有什麽吃的吧。”
      “哦也!我就知道香吉士你最好了!”
      香吉士伸脚把门关上,顺便也把那个某人的欢呼声关在里面,突然就无奈起来,摇著头就下楼去了。
      
      
      
      之九
      
      
      
      “香吉士,等下我们出什麽?”
      “看看,前天是日本料理,昨天是中国食物……”
      “中国的食物太好吃了!”
      “那就再去吃吧!这一次一定要弄明白那个菜到底是怎麽回事,怎麽就是烧不出来……”
      “香吉士做的中国菜也很好吃!”
      忍不住就抱住这个人的脖子使劲地摇晃,“你混蛋小子只要是吃的什麽都好吃!说你不挑食不挑食那三个字都会哭的混蛋!”
      回应他的某人不在意的嘻嘻笑声。
      也不知道怎麽回事,两个人就开始住在一间房子里──虽然是旅店,开始每天一起出门一起回来,去滑水、风帆、潜水、甚至是野营。
      
      香吉士发现,其实根本不需要他去发现,只要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只要路飞在,就是嘻嘻哈哈笑声一片。这个家夥精力十足,到处乱窜,不仅带来欢笑,还惹来麻烦。不仅每次都殃及到他,每次还搞得不是极速逃跑,就是奔去给他善後。
      每次回忆起来,就好像一帧帧快速闪动的照片。定格里都可以看到那个家夥笑嘻嘻洁白的牙齿全露的影像,无比欢乐的样子。而他或者暴躁地对著他大吼,要麽就直接一拳头上去,甚至是一脚踹过去,听著那个家夥毫无诚意的道歉,再无奈地接受现实。
      
      这一天,在街上看到一群奇装异服的滑板少年,正呼啸著经过,还撞翻了别人的摊位,闹得一阵鸡飞狗跳的。
      当时香吉士心里就大叫一声不好,就看到那个家夥随手不知道拿了谁家放在外面的扫把,一扫把就把其中一个少年从滑板上扫了下来,扑通跌了个狗吃屎。
      幸好香吉士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那个正要跳上滑板的家夥,拖著就跑。而身後,那一群滑板少年大声叫囔,直接就滑著追了过来,还学著某人顺势就在经过的路上捡起棒子之类的武器。
      “混蛋你没事做去把别人弄下滑板做什麽?”香吉士拖著路飞在小巷子里左躲右闪的,幸好经常到这里来,才不至於不知道要怎麽逃跑。
      “啊,那个,好帅啊!”
      “你这个家夥在感动什麽啊?!”一拳就过去,同时也听到耳边风呼啸过来的声音。
      “噢噢噢──”刷、刷、刷,那一群滑板少年叫嚣著,团团围了过来。
      
      “混蛋你就不能少惹点事吗?”身上挨了好几下,不过估计肋骨没有断,但青肿是少不了的。
      “抱歉。”即答,更加没有诚意了。
      还想吼回去,顺便给他一拳头的,结果就扯动了身上的伤口,香吉士倒吸了一口冷气,烦躁地掏出烟来抽,
      “喂,你怎麽样?”
      混战起来,就知道背对背,不能让他腹背受敌去了。刚刚看他也就是脸肿了点,身上脏了点,倒是看不出什麽来。
      “没事。”那个家夥四处张望,顺口就答。
      香吉士再一次地无奈起来,正要再来一支烟,突然就被拽著到了一条没人的暗巷里。
      “喂,路飞!”
      然後就被扑上来抱住了,那一撞,让胸腹上之前被揍的地方狠狠地痛了一下,香吉士简直不敢相信,就听到路飞的声音:“好高兴。香吉士,我好高兴。”那迟疑地提起的手,终於抱住了挂在他身上的人,就算从此万劫不复。
      
      “别管独角仙了,你不是说头发太长了,想剪吗?”
      “香吉士你要帮我剪吗?”抓起一把头发撩起来,头发太长遮住眼睛,真的很不舒服。
      顺手就揉乱了那一头黑发,正要去搬凳子放在楼下,就开始剪头发什麽的,就听到路飞提议道:“香吉士,我们去海边吧!”
      “知道了。”
      
      发丝如丝缎,哢嚓、哢嚓地从手心里滑下去,小心翼翼地不让碎发掉到衣服里面。
      比较一下,剪刀再次让头发往更短的境地里去。
      路飞那个家夥果然坐不住,一直在动。香吉士只好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他不要动,然後就开始了话题。
      “香吉士是哪里人?”
      “哦,我是法国人。”
      “法国啊──那是什麽地方?”
      香吉士专心致志地剪著头发,间或下意识地回答路飞的问题,终於满意了,就开始给他洗头发。
      “调香师?那是什麽可以吃吗?”
      泡沫抹匀了,揉搓,轻轻地按摩头皮,听到这个问题,香吉士手指往下就扯住路飞的脸皮往旁边一拉,“你就知道吃吗?调香师是──伟大的艺术家,能够把香味留在人间的艺术家。”
      “哦,听不懂,总而言之就是不可思议的人。”声音放得有些软,看样子是有点困了,“我也要做不可思议的人!”
      
      听到路飞那样的话,香吉士微微笑了,忽然就想起了年少的时候的梦想。
      那时,他还在古老的调香家族里学习调香,每一天都觉得很满足很快乐并且斗志满满。
      突然就想把这梦想说给路飞听,虽然他肯定什麽都听不明白。
      
      “我想配出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香水,像香奈儿5号那样……对了,你知道香奈儿5号吧?那可是传说中,梦幻的香水呢。不过,我迟早会配出比它还要梦幻的香水。”
      “哦哦哦哦~~~~”路飞惊叹地叫起来,回过头来的目光里满是赞叹,“好厉害哪!”
      
      香吉士笑著又把他的头转回去,继续洗头发的动作,然後开始舀起海水把泡沫洗干净。
      “呀──”水跟泡沫不小心跑到了眼睛里,香吉士连忙抓过帕子小心地擦过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蔚蓝海岸6-7 2009-07-17
    蔚蓝海岸4-5 2009-07-17
    蔚蓝海岸1-3 2009-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