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17

    蔚蓝海岸6-7 - [海贼王香路同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42481692.html

      之六
      
      
      
      在那个小岛悠闲散漫地度过一个星期以後,突然有客人找上门来。
      在那之後,香吉士就身处在豪华的私人油轮上,一身正式的著装,手执香槟,微笑著与身边的大美人聊天了。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继而柔软的华尔兹响起。
      香吉士微微一笑,随手将酒杯放入路过的侍者的托盘里,行一个绅士礼,邀舞。
      “夫人,你的舞姿真美,你的容颜让我沈醉不已,啊,今晚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一个夜晚。这全部都是因为夫人的缘故……”
      即使被踩了很多次,高高的鞋跟,可不是闹著玩儿的,可以肯定脚趾头肯定都青肿了,香吉士仍旧带著绅士的温柔笑容,而口中的赞美更是没有断过。
      连续跳了三支舞,香吉士微微笑著放开了那位美人的手,十分歉意地躬身,“实在是抱歉,夫人,能否允许我先退下享受一支香烟呢? ”
      得到首肯之後,香吉士悄然退场。
      私人油轮在海面上缓慢地行进著,大概是要绕著夏威夷群岛一周之类的。月渐渐丰盈,此刻落在海面上,是冷冽的银华。
      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燃,呼出一口烟雾,香吉士微仰头,发丝垂了下来遮住他的眉眼。
      刚刚那位夫人是老头子的客人,虽然是夫人,实际上相当的年轻,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他就在那座小岛上度假的消息,目的在於老头子新近调配的香水。帮助美人那种事情,香吉士是十分愿意的,却不知道为什麽心情一直有些浮躁。
      用力在顺手拿出来的烟灰缸里按熄烟,香吉士按了按後颈,扬起了迷人的绅士笑容,往宴会大厅里回走。
      
      命运就是那样奇怪,老是干些捉弄人的事。
      比如说,在你想见到某一个人的时候,你找遍了可能有那个人存在的地方都找不到那个人。而你有些想放弃了,结果一转头,就看到那个人在对面兀自一个人快活地笑。
      东方有句话是这麽说的,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依旧是红衫短裤,黑发的少年活跃在餐桌边,把一般在宴会拿来做摆设的食物毫不客气地全部往嘴巴里塞。
      香吉士的视线一时之间没有办法从他身上转移开,随手扯了一个谁谁,问:“请问下……那个人是谁?”
      “%@#¥%*……”被抓住的那人一手扯著自己的衣服领子,艰难地挤出一句含糊不清的话。
      香吉士猛然醒悟到自己的失礼,连忙松开了那人,随便拍了拍,无甚诚意地道:“没事,谢谢你了。”
      说完,他朝那个目前正在大吃特吃的家夥走过去,还颇觉难耐地拿手松了松领带。
      那个家夥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已经盯住了他,兀自吃得高兴。
      香吉士想,他当然高兴了,这个世界上,他怕是最喜欢食物了吧。
      
      在不久之後,两个人好像保持著恋人的关系之时,香吉士原本自满於自己的手艺,然而那个时候却开始有些嫉妒自己的双手。
      相比较他本人,好像他做出来的食物更加吸引路飞一点。
      这麽一比较,就会觉得全身无力,忍不住要愤恨起自己是一个厨师的身份来。
      他到底是爱自己,还是爱自己做出来的食物,到底答案是哪一个,实在是一个令人费解的难题。
      只是这个问题,香吉士一次也没有问出口过。
      
      香吉士慢慢地朝路飞走过去,与不少人擦肩而过,然後终於来到路飞面前。
      结果,他只是靠在一旁的餐桌上,哧啦一声又点了一支烟。差不多半支烟後,才轻描淡写一句:“哟!路飞。”
      那个正在大吃大喝的家夥嘴里含著一大堆东西,回过头来,视线直直地看过来。
      香吉士伸指弹了弹烟灰,表情坦然地接受他的目光洗礼。
      可渐渐地,他心里颇不是滋味来。
      他可是看出来了,虽然那个家夥面无表情地在继续吞咽食物,手上的动作也没停地往嘴里塞食物,视线也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但是他那种类似於面无表情的脸明明白白地写著“你谁啊看起来有点眼熟但到底是谁啊好像见过又好像没见过的──”
      再一分锺过去了。
      “你别你说你不记得我了?!海边烤鱼总还记得吧?”香吉士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勒住他的脖子,语气充满危险。
      “啊!厨师!”路飞一脸的恍然大悟。
      “什麽厨师都说了是香吉士!”拳头使劲地在他脑门上摩擦摩擦再摩擦。
      “哦,不对,是不能吃的调香师!”那个家夥完全没有在意那动作里的威胁,还很高兴自己居然想起来了。
       “你脑袋里到底装了什麽啊?除了吃还有──”什麽两个字没有吐出来,正要揍这个家夥一顿的香吉士猛地想起了那天最後的对话也是这样,到底不愿意把话题再度引向“我是要走遍全世界的伟大的男人蒙奇•D•路飞”,香吉士松开了他,一脸无奈地还要不留痕迹地转移话题,“我说你怎麽会在这里?”
      看他这一身打扮,也不像是被邀请过来的,那唯一的可能不就是──不,不,说不定不是他想的那样。
      “因为这里有吃的啊!”路飞回答得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所以说你脑袋里除了吃到底还有什麽啊?”额头一阵青筋乱跳,香吉士一脚就踹了过去,踹了一脚还不够,看他就要张嘴说什麽,又是一脚踹过去。
      
      点火,点烟,又是一派绅士样。
      “真是的……”
      视线在那红衫短裤上巡视一番,突然一把揪过又转身埋头大吃的他,在他疑惑的“咦咦”声里,朝著某个地方前进。
      
      香吉士後来回想认识路飞之後相处的点点滴滴,总是想不起来他的人生,到底是从哪里开始走上了一个分岔路?
      是被椰子砸中,他怒起几脚将他从树上踹下来开始?还是在那个宴会上他拖著少年去更衣室换上正装以免他过於不合群也许会受到什麽对待开始?
      他记得少年的身体骨架匀称,肌肉均匀,麦色的肌肤在灯光下散发出莹一样的光。
      被他抓了衣服丢下罩住,说了换上之後,还真的就那麽笑嘻嘻地说著好就开始脱衣服,表情因为坦然而可爱。红色真的是极衬他,衣服穿好以後,少年抓著领口扯扯扯,似乎不太舒服的模样,表情有些异样的严肃。
      他抓过被少年随意挂在手臂上的黑色领带,凑近帮他系上。
      他记得他们靠得那样近,微妙的身高差,只是一个俯身的距离,少年的呼吸就在自己的耳边,温热又平稳。
      然後,温度激烈上升就像是夏日猛然降临。
      
      
      
      之七
      
      
      
      “你小子给我安分点,乖乖的只在这里吃东西!”扯住某人的耳朵,认真地警告。
      “哦。我知道了。”某人的视线就知道往食物上飘。
      “要是敢惹出什麽事来我就杀了你!”严正地警告,抓著某人的脸,鼻子都要对上鼻子了地警告。
      “我知道了啦。”某人的表情也很认真,说完这一句话,就嘻嘻笑了。
      在这里,这个家夥想惹出什麽事来,在这艘船上,也不会是什麽大事吧。
      抱著这样念头的香吉士,最终任那个家夥兴高采烈地再次朝餐桌而去。
      也许那才是错误人生的真正开始,一个不小心就对蒙奇•D•路飞产生了不警惕心理,然後那个家夥就趁虚而入,从此人生就彻底变了个样。
      不过当时的香吉士是微笑著看著路飞走去餐桌那边的,然後,他再次回到了这次宴会的主办者,那位美丽而彪悍并且很年轻的夫人身边。
      
      骚乱最初发生的时候,香吉士正对著那位夫人大献殷勤,之後两个人更是来到了甲板上,对月畅谈。
      然後,路飞被抓著带过来的时候,香吉士的表情只有那麽一瞬间的呆滞,而後就是一副“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的架势。
      听说这个人弄出了一地的垃圾,闹得宴会一团糟糕,保镖们冲过去有礼地阻止时就完全被忽略了,不得已才采取了暴力手段。
      “夫人,现在……怎麽办?”
      在那位美丽而彪悍且很年轻现在脸色非常难看的夫人还没有说要怎麽处理时,参加宴会的某几位贵夫人气冲冲地奔了出来,衣裙上有明显的污渍,头发还变得有些乱,口中的措词更是──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一团混乱起来,某个开始还老老实实被抓住的家夥像是突然发现了香吉士一样,大叫出了声:“啊!香吉士!”
      不仅仅如此,那个家夥还用力地挣脱了保镖们,朝他扑过来。
      然後,噗通一声响,香吉士跟他一起从船上飞了出去,落到了海里,溅起了巨大的浪花。
      这个还不是最糟糕的。
      糟糕的是,那位美丽而表情且很年轻脸色已经黑成一片的夫人,终於怒了,“香吉士!这是你带来的朋友是吧?”眼神示意,丢下救生圈两个,“这边直接朝南,就是你上来的那个小岛,你就给我游回去当作赔礼吧!”
      
      事情就是那麽回事,发生得令人措手不及,并且让人没法抗拒。
      
      “你小子跟我有仇是吧?”
      “对不起。”
      “你绝对对我心生了不满很久了是吧?绝对是这样没错吧?”
      “所以说,对不起啦。”
      “不,在你的脸上我完全看不到一点抱歉的意思。”
      “所以我都说了对不起啦。”
      风卷著落叶刷地从两个人中间过去,带起一阵阵的凉意,让一身湿的两个人顿时一起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香吉士真是恨不得掐死路飞,但刚刚才从海里游回岸边来,还真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从口袋里摸到烟盒,软趴趴的全部浸了水,香吉士又把它塞了回去,“总之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好。”抓著衣服,扯开。
      香吉士看著换上红色衬衫黑色西装显得很笔挺的路飞,虽然此刻也是狼狈到不行,但他的表情却是很愉快,嘻嘻哈哈笑著,满口地答应,突然心下就松了一松,有些想笑起来。
      但是,那笑容没几秒就收起来了,香吉士把手插在湿漉漉的裤子口袋里,也说不准是不是他投宿村落所在的岛,但也估摸了方向慢慢地走去。
      
      老实说,其实你一直很怀念那个时候。
      你在前方走著,脚提起又放下,而在身後没有三步远的地方,他也以同样的频率在提起脚然後放下。
      你们一前一後地走著,虽然沈默在蔓延,但气氛倒是难得的和平跟融洽。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结果真的看到了光,看到了已经变得熟悉了的村落,看到了自己投宿的民宿。
      你跟他一前一後地到了你入住的民宿,然後在老板的热心关心之下,你跟他两个人去了公共的澡堂,洗个热水澡去去寒。
      
      在後来的後来,香吉士一个人把这些小细节拿出来品味时,才发觉到那时的路飞是超级不对劲的。他近乎安静地跟著自己,近乎乖巧地跟著自己去了澡堂,然後很听自己的话,穿上了自己给他准备的衣服。
      出去的时候,也许是在热水里待久了,香吉士发觉路飞的脸上有一团不易察觉的红晕。
      “喂,路飞,你要不要留下来住?”香吉士擦著头发,一边把视线调往别的地方。
      “嘻嘻。”路飞只是这样回应。
      “算了,你想回去自己住的地方就走吧。不过,还是先等等,先找老板要个手电筒什麽……”声音嘎然而止。
      嘴唇上传来的触感绝对不柔软,很热很烫,那种热度一下子就感染了他,身体瞬间就被点燃了。只是亲吻过来的那个家夥眼睛睁得大大的,直直地看过来,害得他顿时有些心虚,闭眼也不是,就这麽看著就更不是了,只好僵著。
      听说法国人的浪漫在於最擅长一见锺情,香吉士不太确定这一条定律是否可以应用在自己身上,但不可否认的是,在那个小型的私人宴会上看到黑发红衣的少年路飞,心跳确实漏跳了那麽半拍。
      但是,他这种漏跳半拍怎麽比得上这个人突然凑上来的一吻来得震撼,在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什麽,比如抓住那个人把这个吻加深,又或者调笑地说你是不是爱上我了之类情场上惯用的伎俩的。
      香吉士甚至没能说出一个字来,就眼睁睁地看著路飞退开去,嘻嘻地笑著,看起来好像一脚深一脚浅地摇摇晃晃地走出了他的视线。
      确切地说,香吉士因为路飞的不足轻重的一吻而犯傻了。
      但是那种傻没有持续很久就被之後传来了重重的物体跌倒在地的闷声给惊走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蔚蓝海岸8-9 2009-07-17
    蔚蓝海岸4-5 2009-07-17
    蔚蓝海岸1-3 2009-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