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14

    梦の中 - [海贼王索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42318359.html

     

    梦の中

     

     

    乌苏13

     

     

      ──曾经有过的那麽多年,我们的青春一去不复返──
      
      
      
      那是很久之後的某个夜晚,桑尼号很光明正大地泊在某个前望後望都看不到尽头的大海上,大家都睡著了,而守夜的则是索隆。
      
      他半夜被冷风吹醒,肚子里的酒虫忍不住闹腾起来,於是他只踌躇了两秒就下了望台去厨房摸出酒来喝。
      
      在他行至厨房前,还没开门就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他略一皱眉,马上有个影像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下一秒他就有些忍不住地抚额,低喃一句:“那个笨蛋。”
      
      厨房的灯自然是没开,透著冰箱打开的细微光线,索隆果然看到了那个笨蛋正长大嘴巴将冰箱里的食物大堆大堆地往嘴巴里送。
      那个场景,尽管已经在半夜里看过了多次,索隆还是黑线满面地提了提剑柄。
      
      而听到声响回过头来的笨蛋家夥先是有些心虚,而且脸上还浮现了委屈──路飞你委屈什麽?肚子饿坏了所以不得不来偷吃的吧?索隆脑袋里无意义地想著这些词语,就算撒娇也没有用啊,那个飞镖眉又不会不因此而不胖揍你一顿。当然,这麽想的索隆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招对他很有用。看著这样子的路飞,他只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地将放在冰冻层的酒拿出来。
      
      结果那个家夥眼睛马上闪亮亮了,还一脸灿烂的笑容以及那个表情明显就是在说“啊,索隆你是来偷喝酒的啊,我们小声点不要吵醒香吉士啊,去外面吧”地将冰箱里的东西抱出来率先地往外走。
      
      索隆连一秒迟疑都没有,就直接抱著酒桶跟著也出去了,还顺手地带上了门。
      
      
      
      他们已经在海上航行了一个星期,天气逐渐稳定下来,但依旧看不到岛屿的影子,白天的天气是晴朗,夜晚的风却有些凉嗖嗖的,尤其是半夜。索隆看了那个毫无知觉的家夥,认命地爬到了望台把毯子丢下来,看到毯子正好落到路飞的头上,才慢悠悠地下来。
      
      而那个家夥手忙脚乱地把毯子弄开,嘴里还咬著大块的肉,猛然地就搓起手臂来,喃喃著:“怎麽冷起来了。”一边把毯子往身上裹。
      
      之後,两个人靠在船舷上,你吃你的,我喝我的,忙碌得很,连句话都没说。
      
      索隆灌下一大口酒以後,突然被眼前的一大块肉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视线抬高,入目的是路飞灿烂的笑颜。索隆只愣了那麽一下,迅速地把那块肉抢在手里啃一口还溢出一句含糊的问话:“路飞?”要这个小子把食物分人,简直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的啊──话说,这个人是路飞没错吧?
      
      半夜偷吃被逮住绝对会被胖揍的,所以一定要小心不能弄出声响,路飞只嘻嘻一笑没有答话。
      
      索隆也笑了笑,就著肉喝酒。
      
      再後来,索隆模糊地想起这个晚上,一直在回忆,那个晚上到底是有月亮还是没有月亮呢?但唯一记得的是,吃饱的路飞跟喝足的自己最後东倒西歪地睡在了甲板上,两个人诡异地抱成一团缩在毯子里。然後,第二天被圈圈眉毛的厨子一脚踹醒,并且,他被踹得飞了出去,反倒是路飞没事,只滚了开去。
      
      那些是後事,索隆不想多回忆。
      
      除了这些,索隆抱著路飞在睡著的时候,隐约地做了一个梦。
      
      那个梦的内容已经记不太清楚,只是感觉很不开心,直到手臂里的重量传来,梦里的他才算是完全不合他形象地长长而长长地舒了口气。
      
      
      
      第二天中午,轮到他值日洗盘子。
      
      圈圈眉毛不晓得怎麽回事,点著烟夹在手指间,竟然站在门口不走了。
      
      索隆最开始没什麽感觉地洗著盘子,顺便地听著外面传来的路飞跟乌索普的大叫声:“好厉害啊!乌索普你学得好快啊──我也要学──”然後就是小提琴发出的超级•难听的响声,然後是娜美生气的声音,再後来就是路飞的一句完全没有诚意的:“对不起。”
      
      “那个白痴。”纵使他在厨房里,索隆他觉得脑袋里的神经抽搐得厉害,这句话出口的瞬间,猛然地发觉居然是二重奏,他不由得挑眉瞪向某个霸住门口不动的混蛋家夥。
      
      难得的黄毛厨师没有火大地开始挑衅,而是吐出一个烟圈,也问了一句话:“喂!仙人掌,你还记得泡泡岛吗?”
      
      
      再聚首以後的这麽多年,那件事仿佛是禁忌般,大家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缄默。
      
      乌索普说那个岛上的植物有多麽的大多麽的新奇,而他乌索普大爷又是怎样英勇地战斗著;娜美说原来空岛真的不止一座,天候什麽的果然最适合她而且没有人能超越她;乔巴说原来,它真的不是什麽特例;罗宾只是优雅地笑,说那是段不错的回忆;布鲁克又学了新的一招催眠术,这下可以不必担心骨头会散架才能不拖大家的後腿了;香吉士倒是满是红心外带撒娇的恶心语气地说很想念娜美桑罗宾姐姐;而他,什麽都没有说。
      
      
      在睡著的时候,有做一个梦。
      
      梦到他还没有遇见路飞,因为找不到回家的路而在海上流浪,为了吃饭不得不斩杀有悬赏金的海贼,结果得到了“魔兽”称号,还成为了他不承认的“海贼猎人”的那段日子。他一个人在海上流浪,漫无目的。
      
      然後,在梦里,他突然地觉得──空荡荡的,他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地方行走,一直走著。
      
      空荡荡的,什麽也没有,风呼啦啦地吹著。
      
      好像、好像有一点奇怪的让人很不舒服的情绪在滋生,让他在梦里也拔出三把刀来,要突破什麽阻碍,然後就可以看到湛蓝晴空,以及豔阳。
      
      
      说起来,他好像是被路飞强制要求入夥的。
      
      那个时候,路飞笑著问:“喂,你是要成为我的夥伴,还是被海军杀死?”那个家夥背对著阳光,笑出白白的牙齿,根本就是恶魔之子。
      
      夥伴逐渐地增加,每一个人都明白一件事:他们似乎、好像、也许……不,是根本就是跟了一个没有前途的船长!这个船长十分地──受到麻烦的喜爱,他不找麻烦,麻烦也会不请自来,并且,还是每个小时每个小时地上门来访。
      
      ──他们跟错了船长吧……
      
      大约是,每个人都曾经有过的念头吧。
      
      
      “我只是突然想说,能大家一起旅行真是件不错的事情。”那个黄毛的厨子在吐出烟圈之後,说了这麽一句话。
      
      “那种话你应该去跟路飞说。”
      
      “可是我不想鼓励他让他高兴到天上去。”表情是很认真的,“另外,我也看不惯你跟他那麽靠近──”
      
      “哼。”
      
      
      
      实际上,他记起来了。
      
      乱七八糟地存在梦里的念头,在那些个昏睡的时间里。
      
      
      
      如果没有遇见路飞,乌索普也许会在某一天出海去,然後又很快地回村子里去了吧。
      
      如果没有遇见路飞,娜美也许也是会画出世界地图,虽然不是靠著实际测量下来的。
      
      如果没有遇见路飞,香吉士也许会继承海上餐厅,然後在偶尔的时候想起“ALL BLUE”的梦想吧。
      
      至於乔巴、至於罗宾、至於弗兰奇,甚至於布鲁克……
      
      
      
      而如果他没有遇见路飞,那人生该是多麽的寂寞啊。
      
      
      
      
      ──f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