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11

    有时爱情温柔可爱(完) - [海贼王香路同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42195386.html

    有时爱情温柔可爱[香路]
      
      
      乌苏13
      
      
      
      《有时爱情徒有虚名》的後续。
      若你觉得《有时爱情徒有虚名》很好,那麽就不要看《有时爱情温柔可爱》。
      
      
      
      
      不知道的是,那个人在离开的时候就有了要回来的念头。
      是,我会再回来你这里的。
      
      >>>
      
      冬天的雨一直下个不停,惹人心烦,酿造的新酒差不多送到各地商行,只剩下圣诞节本庄园自饮和招待客人的份额,客人们的口碑都很不错,算是丰收的一年。
      之前还在跟庄园的主事谈下新一年的计划,不知不觉就晚了,送他们出门时都可以看到夜幕低垂,云朵沈重,似乎随时都会倒塌下来一般。
      香吉士按了按眉心,又捏了捏後颈,掩饰不住的疲惫神色。
      晚餐又是一个人在书房用的,甚至连床铺也搬了过来,日常生活里他都不会回去他平常的居室。
      前些年他是完全不愿意离开那里的,他们在那间房间里热烈地亲吻拥抱,他还非常喜欢卧室的阳台,总是赤脚盘腿坐下,很高兴地看天空或者远处。他在卧室外面的小房间弄吃的,偶尔他也会饶有兴致就进来,其实就是捣乱一番。
      吃完了以後有仆人过来把餐具都收走了,还询问了要不要喝茶,香吉士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仆人掩门出去以後,寂静就像是涟漪一层一层地荡漾开来,然後将他淹没。香吉士将头仰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
      
      好累。好累。
      你想你就快要累死了。
      
      >>>
      
      睡到一半就因为雨太大声而起来了,香吉士点了一支烟,支起一条腿,呆了一会,突然就起身,外套也没有套上,伞也不打地一个人从侧门走出了城堡。
      雨下得非常大,香吉士却没什麽感觉。跨过小径的草丛,走入了密林,去了河边,然後沿著河慢慢地走。
      他自己也没法说清楚他现在的状况和心情,只知道想要一直走,慢慢地走,最好永远都不要停下来。平日都在忍耐,要冷静要理智要保持原样。可现在这样的夜晚,这样大的雨,没有人。放纵这一回,应该没有问题。
      走了多久走了多远,方向是哪里,他全部都不知道,但是天开始亮了。雨停了,风吹在身上,很凉很凉。香吉士停下来,凝神地察看到底身处哪里,就听到一边的灌木丛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别跑啊!别跑──”那声音清亮,中气十足,并且十分熟悉。
      香吉士愣在当场,看著一只小鹿越过灌木丛,澄澈的大眼直直地对上自己的眼,耳朵摇晃了几下,奔不择路地往另外一边去了。
      然後,灌木丛的另外一边跌出一个人来,浑身都是泥泞,衣服依稀可以看到是红色的,一头黑色的短发,脸上也沾了不少泥巴。一顶黄色的草帽咕噜噜地滚出一段距离。那个人“哎呀”地跌倒下去,声音居然还很欢快,跌倒了还嘻嘻地笑著坐在地上,“又跌倒了啊──”
      香吉士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该是在做梦的,不然就是因为过度的思念而产生了幻觉。
      他愣愣傻傻地呆站著,连呼吸都屏住了。
      他看著那个人在地上坐了一会儿以後,拍拍衣服,将摔出去的草帽捡回来,似乎是感应到了什麽地转过头来。
      “哟!香吉士──”那个好像幻影一样的人举高手挥舞,灿烂地笑著,然後欢快地奔过来。
      
      >>>
      
      你做过多少那样的梦啊,路飞回来了,他回来了,还欢快地叫著你的名向你奔扑过来。
      你欣喜若狂,迎过去伸手去接他──
      然後梦醒了,你只抱住了空气。
      
      >>>
      
      “小心不要动,泡沫会进到眼睛里去的。”
      他小心翼翼地揉搓著那黑色的如丝缎感受的发丝,按住那个人不许他乱动。他似乎略有不满,但还是乖巧了,只拿手抱住了他的腰。
      不过,那种乖巧只保持了一分锺不到,手指开始在他的腰上移动,比划了一圈。
      “香吉士,你都没有吃饭吗?”
      面对他这样的问题,香吉士沈默了几秒,笑著回答:“有在吃。”
      “哦。”
      “低头,我帮你冲水。”拿勺子勺满水,缓慢地流下,细细地洗去泡沫,“洗好了!”顺手把头发全部都往後弄,露出那个人光洁的额头。配上那张至今都觉得很小的脸,真的是十分的可爱。
      那个可爱的家夥嘻嘻一笑,抓过帕子,“那我帮你搓背。”
      “我帮你吧。”
      “都说了是我帮你,转过去。”
      “……是,是,是。”
      
      >>>
      
      果然是在做梦吧。
      两个人洗澡完出来,之前吩咐下去的饭菜已经端上来了,你看著他欢呼一声扑过去,完全没有礼仪地大吃大喝,然後感慨:“果然香吉士家的饭菜是一流的!”感慨完了,又似乎有些遗憾,“但是香吉士做的菜是世界第一的。”
      你就笑了,“等你睡醒了,我就做给你吃。”
      他顿时就露出了灿烂到连太阳都不如的笑容,“我就知道香吉士最好了!”完了,瞅瞅你都没有动过的餐盘,突然眯眼笑了,插起一块嫩牛排递过来,眼神可爱到不行了。
      你怎麽能够拒绝,张嘴吃掉了,然後那个人又插了一块递过来。
      所以说,这其实真的是在做梦吧?如果真的是做梦,那麽就这样不要醒过来好了。
      吃完了以後,你跟他一起去城堡里你的居室──这倒是轻车熟路的,之前在洗澡的时候就聊了一些,主要是他很兴奋地在说,迷路了结果跑去了原始森林里,然後跟狮子老虎一起斗了一圈什麽的。──哦,重点是,他说,一个不小心就迷路了。带著他回来这里的时候,他还在左瞧右瞧。
      大概是,这里是哪里的意思。
      你想到了这里,嘴里苦涩到不行。
      ──都已经不记得这里是哪里了麽?路飞。
      那个人倒是嘻嘻地笑,拍了拍身边空出来的位置,“一起睡吧。”那神色表情眼神,全部都跟记忆里相差不了分毫,似乎完全没有想过──这已经是五年後,他们之间相隔了五年这样的事实。
      所以说,现在绝对是在做梦,不然就是你不仅幻视还幻听,已经无药可救了。
      
      >>>
      
      大概是吃饱喝足又睡饱了,路飞的精神很好,虽然冬天里没有什麽特别的活动,因为下雨的缘故也不好去外面,只得窝在城堡里,但是他也一直是很高兴的。
      上午的时候,缠著香吉士要了一堆的木头,拿著刀子对著木头比划,又叫香吉士拿了纸笔写写画画的,把书房弄得跟工匠的工房一样。香吉士在看账本,结果一页都没有翻过去。
      中午,香吉士亲自下厨,路飞就搬了张凳子坐在厨房里,看著香吉士切鱼片,煲汤,煎牛排。
      “呐,香吉士,我要吃得饱饱的。”
      香吉士顿了一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个家夥,莫非还在生气自己饿著他的事情?
      过了一下,路飞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从後面抱住了香吉士,把头靠在他的背上磨蹭著,像小动物一样。
      这两天,两个人一直都是同床共枕的,路飞特别喜欢把手脚都缠在他身上,睡著睡著就会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身上,还直流口水。但是,他们两个人没有亲吻,也没有做爱。他们只是相拥著,路飞安睡,而香吉士一直没能闭眼。
      “香吉士……”蹭了一阵子,路飞用力地咬了香吉士的肩膀一口。
      
      >>>
      
      你的动作很急躁,从来没有这麽急过,但是对方比你更著急。
      你们就直接靠在流理台旁热烈地亲吻,手伸到对方的衣服里面又觉得衣服很烦,直接就抓著扯开,热切地抚上对方的身体,舌头滑过对方的口腔牙齿,勾住对方的舌尖,往下亲吻啃上脖颈。
      “路飞……路飞……”你呢喃著他的名字,急切地探索他的身体,按捺不住地往下探,握住了他的热情。你听到他细碎的呻吟声,不知道是欢愉还是什麽的,手抓住了你的肩膀,於是你跪了下去,全身心地献上你的所有。
       空气里似乎火热得要烧了起来,嘴唇再次碰触的时候,他把腿盘上了你的腰。两个人都流了汗,明明热到不行了可还是想要靠近,再靠近。
      “等……等下……”你左右找了找,最後只翻出了一盒奶酪。他眨巴眨巴眼看过来,对著奶酪咬了一口,你顿时哭笑不得,“路飞……”
      这个家夥毫无顾忌,但是你不能不考虑会不会伤到他。可忍到现在你怎麽可能再忍得下去,你扣出一团奶酪,往他身下探去。
      地上凉,但是你已经等不到去到卧室──不,早在他咬了你一口,在你吃痛回头就凑上来亲吻的时候,就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你将凳子踢到墙边,抱著他往那边移动。那样的姿势大概会有些辛苦,但是现在也没有更好的不会让他受到伤害的办法了。
      他抓著你的肩膀,你扶著他的腰,慢慢地下沈。在结合的瞬间,你跟他都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
      你仰头看他的时候,他也在低头看著你。然後,你们自然地亲吻在一起。
      
      >>>
      
      “很甜。”
      香吉士的脸顿时有点红,抓住那个在四处抓舔咬的家夥,不让他乱动。之前抓出来的奶酪,不小心就弄得身上都是,虽然这样子被路飞好像尝试世界美味一样地啃咬,确实有那麽一些些让人心喜,但又莫名地觉得──
      这样不行。
      厨房也被他们弄得乱七八糟了,晚餐也就那麽错过了,只是、只是──
      香吉士抱著那个家夥就这麽微微笑了。
      
      >>>
      
      那天晚上,你抱著那个家夥,睡得很香。
      
      >>>
      
      之後是第三年,夏天燥热起来的时候,香吉士让庄园的主事者都过来,交代了些事情後就开始收拾行李。
      
      >>>
      
      其实这些事情,你早就想过了。
      总有一个人要投降认输,他回来了,你很高兴,只是,那个家夥是自由不羁的,所以──收拾完毕後,你笑眯眯地对这个人说:“我们走吧。”
      他当时正在雕木头,看样子是想做一艘船什麽的,样子是出来了,可是太丑。听到你这样说,从木头堆里仰起脸来,“啊咧?”
      你走过去,捏著他的脸,说:“一起去旅行吧。”
      他先是呆呆地看著你,突然就眉开眼笑起来,把手中的东西一丢,扑上来像无尾熊一样挂在你身上,“好啊!”
      
      >>>
      
      是说,他和他,终於在一起。
      虽然有些事情不尽如人意,比如,香吉士带的东西实在太多,而路飞那个家夥实在太会迷路导致两个人稍微地有点吵闹。
      不过,那样也没有什麽不好。
      
      ──F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