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05

    都说新的开始由撕裂承启 - [流年纪]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235891385.html

    我很厌烦用笔写下自己的小情绪,总觉得好似留有了证据令其他人作为笑柄。

    年少的创伤到现在都令我感到害怕,我讨厌仿佛赤身裸体地剖析自己,将自己摊平晾在阳光下。

    很多时候,我会跟小七讲一些我们也许都懂,也许只是觉得对方懂的心情,然而有些事情大概只有自己能够体味,比如放不开,却不能释怀。

    有一个夜晚我有点爆发,跟一个妹纸聊起这一段,对方说:“我怎么觉得你活得像个怨妇,其实,我并不觉得他有多好,我以为他不太好。”

    仔细想想,他曾说过的话,就跟流水似的,从未实现。他给予过的好,也毫不吝啬给予其他人。我从来不曾特殊。还记得有人讲过,“我们爱上的是我们心里的幻象。”我想了想,确实如此。

    因而,越来越没有耐心去面对这样一个人。

    也越来越不乐意去委屈自己。

    “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喝。”曾经有人跟我讲过,“而你最大的倔强就是从来不哭。你甚至从来不让人知道你在生气,所以被人怠慢。”

    ——仅仅是这么点刻薄玩意儿,又如何值得我放下身段,低声哀求。

    我不想过得如此卑微。

    曾经想要的,既然对方不给,那么我就不要。

    仅此而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