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6-20

    关于剑和光明,爱与故乡 - [流年纪]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234588130.html

    1.

    好了不要在意,这是一个在我看来,十分无意义的呓语般的题目。

    Who cares。

     

    2.

    剑与光明。

    昨天看了一篇文《特伦斯传》。反复地看了三四次,别人不愿意去看的结局,我看了一次又一次。所有人评价说:他一生毫无遗憾。

    如此强大,却如此脆弱的人。

    凛冽的美几乎刺痛我的眼。

    不是不羡慕的,不是不嫉妒的,高贵、自矜,这一生他都活得自制且骄傲且从不背离本心。

    尽管后来作者给了他一个完好的HE。

    只是啊,这后来获得的幸福,也不过是对曾经悔过的人,所赐予的慈悲。

    晚上的时候,反复地想起Draco。

    虽然我偏爱Harry,却从另外一个方面臆想着,觉得Draco实是无可挑剔。仿佛又梦见了霍格沃茨的图书馆,他坐在窗前,听着雨声。他长长的睫毛微垂,掩去了他喜悦的光芒。他挺直背脊,该死的贵族风范。面对苦痛,他求饶过,求宽恕过,最终他选择了他无可选择的道路。

    But, who cares?

    我想,他一定冷笑着说:“我不介意。”表情讥诮,眸光冷冽。

     

    3.爱与故乡

    每一次假期,我都想归家。无论在外面多久,走出了多远,都没有什么安定感。曾经我以为,若果是恋爱了,那么一定会慢慢地安稳下来的。可现实不是这样。尽管我也么有再谈一场安稳的恋爱。

    “爱恋那么长又那么短。”——我曾经在决议放弃某个人时,握着手机,整夜整夜无法安睡。我希冀着他能如往常般,给我发来只字片语,甚至打一个电话,就算不说话,沉默着,也能证明我曾被爱。后来,我又回到了他身边,就好似没有这一段分离般。只是,我们相敬如宾,我再也不曾向他敞开心怀,真正地说出我的念头与想要。因为我知道,没有用的,说不说出来都没有用。

    ——这只是一段网游带来的热病。

    “明明离不开,又何必逞强走掉,最终回来的,还不是一样要承受。”

    然后,我才发现,其实承受,也并不是那么的难。

    只是一开始我 并不忍心曾经的美好在我手中慢慢地枯萎破碎。

    说一说,Alexander Rybak

    他长得略像Harry,或者说,是Harry正确地长大方式什么的。圆圆的大眼,勾起嘴角笑的时候,坏坏的纯真无邪。他的Europe's Skies尤其好听。

    他唱着:

    Birds are flying over Europe skies
    Tell me please why can't I?

    So why can't I?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