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2-28

    [DMHP]伦敦今日雨 -END - [【原创】HP同人DMHP]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183804415.html

     伦敦今日雨[DH]
     
     >>>
     
     伦敦今日雨。
     他们躲在厚重窗帘落下的浓墨阴影里,沉默地拥抱亲吻。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样的,Draco也没法讲明白。有件事情倒是一清二楚,就算不肯定有完全的爱,那至少有炙热焚烧的欲望。可能是赢的局面昏了他的头,才让他在这样无休无止到让人厌烦的不见天日的季节里,屡次冒着生命危险到一个招牌暧昧的路边旅馆与他耳鬓厮磨消磨时光,慢悠悠地说些不着边际的情话给他听……老实说这感觉还不错,称得上他灰暗生活里唯一实质化的欢愉。
     
     纵情过后,Draco如往常般用手指梳着Harry总也理不顺的头发,漫不经心地听他絮絮叨叨地说些事情。当然大多时候他说的话不是他想听的,偶然他会恍惚,听时光拖着锁链从身边滑过,听过去二人的针锋相对的狠绝。等到无话可说而夜还未散去,他会畏寒地缩进他怀中,祈愿地大声说:Draco,我去告诉他们你是凤凰社的,然后你回来吧。
     
     往往地,他会不置可否地假笑,还会甜蜜温柔地吻上他凸显的锁骨。你也曾走进绝境,也该知道有些事情没法回头,有些东西虚假得可笑。
     你不明白我悲凉得只想发笑的心情;夹缝中求生存,我站在中间左右摇摆。我给你想要的情报,杀他命令我杀的麻瓜。在折磨他人时,我也跟着其他食死徒默契地一起纵声大笑。我埋葬在心底腐败的东西不想掏出来吓着你,却又时时想失控地一个字一个字地逼迫你听,而后放肆地丢掉你一如丢弃我破败的生命。
     我和你终究不是一样的人。
     
     最近Harry热衷展望未来。设施陈旧的小旅馆,施展过清理一新依旧散发时光味道的房间,他乐此不疲地一项一项地数。一开始还会说,等战争结束、要是胜利了、一切尘埃落定,后来就直接是我们怎样。去哪里定居、要怎样装修房子、想要成为怎样的人。
     哈,未来是救世主的,不是他Draco Malfoy的。
     但是他带着惯常的假笑,附和他,笑着回应他,说好,all you like。他俯下身去,唇舌之间却带些难以形容的苦涩味道,他张大祖母绿的眸子满满的全是他。毫无防备地将最弱处摊开在他面前,好像在呼唤他去肆意伤害任意索取。
     Draco的思绪忽然就回到了霍格沃茨的图书馆。魔药课的论文六英尺长,他占据书架间隐秘一角,桌上书籍堆成三面将他藏在其后。暴雨骤然落下,他停了羽毛笔想要去关窗,Harry在他对面。在魁地奇球赛后,沐浴间。Fight。带血的sex。这一切之后,他站在他对面。他看不清他的脸,却听清了他的每一个单词。
     ——我恨你,Draco。
     ——我也是。
     ——……但你叫我‘Harry’……所以、所以,就这样吧。
     
     『所以,就这样吧。』
     住在一栋三室两厅的房子里。花园里要种满艳丽的蔷薇。一起去旅行。最后要在一幅画里。他想要定格客厅里他们烤着火炉并排坐着聊天的画面。
     Draco想了一下那个画面,忽然怔住。寒气似毒蛇沿着他的手脚直击中心脏。他麻痹了两三秒,濒临死亡的快感刷过背脊。
     
     他垂下眼,无言地顺了顺他脑后翘起的头发,忽然就笑了。
     他怎么就忘记了呢。天真之所以被称之为天真,就是因为轻信。而Potter总有不管在任何境地里,都能奇迹地维持天真的能力。
     他曾经无所畏惧因为有所依仗,然而突如其来的变故后他丧失了自我甚至无法决定往左拐还是向前走。他相信过,而后信赖死在了冰冷的夜里,在邓布利多亲手将他送到神秘人身边的那夜跟他一起横尸天文塔下。他一切都无所谓,神秘人、光明都是个屁,连他的命都随时可放弃。此刻却有什么来势汹汹取得压倒性胜利,几乎唤起他已经死去的勇气。他早就不轻信,却还是轻信。
     
     仅仅是因为你从来不用眼睛说谎、因为你对我完全信赖?
     是这样吗?我光芒万丈的、唯一的救世主?
     
     >>>
     
     雨啊雨,
     拜托你不要停。
     Please don't stop。
     
     END。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蛋疼 2010-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