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31

    Translator - [流年纪]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lair-logs/113412916.html

    1.

    有段时间,我觉得我可能会翻译一辈子那么长时间。

    有段时间,我觉得我可能再也不会去碰翻译了。

     

    2.

    最近很忙。从文字编辑转到美编,对我来说其实并不很费劲,但新工作新地方,总是忙碌的。

    OP都没有很着急地追着看。

    很久没有写OP同人。

    爱好像涣散般。

    倒是一直在写耽美,因为有人在看,所以不好意思拖太久太久。

    今天晚上,本来想要睡了,可是头发一直没干,无所事事地打开了Checkmate。几乎是读到英文的瞬间,就兴起了翻译的念头。

    我以为我已经不爱Draco了,可是他含笑温柔的样子在我打开文档的瞬间闪现。Draco大概其实离温柔有点距离的。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回头看Harry Potter电影,火焰杯。中间,Harry骑着龙遍体鳞伤地归来,镜头扫过,我看到Draco穿着暖和的黑色皮毛大衣在看台上跳起来欢呼,孩子一样高兴。

    这个画面在我脑海里存了很久,今天晚上又再次闪现了。

    我翻译Checkmate,它是那么温柔,又是那么的悠远,冬日的Hogwarts,下着雪的下午,Draco和Harry在林间行走聊天。我仿佛听到细雪扑簌簌,又仿佛听到枝桠轻响,又似乎看到了小动物出没惊藏,又仿佛看到低沉的云压下来明明是压抑的却因为身边有那个人而显出几分明朗来。雪过之后就是天晴。

    我心中的Draco一直是隐忍的。我曾有个想法,写一个短篇,名为《Award》,只是一个片段:Draco跪在Harry面前,冰凉的手指抚上Harry呆滞的面容,他小心地将他拥进怀中,得意又无比凄凉地对他说:“你就是我的奖赏。”

    他总是背负太多,无法多言,只好沉默。他被迫沉默,浅灰的眸子就好似暴风雨前的天空,挥不去阴霾。

    他总是对Harry妥协,他只是没办法,只好顺他的意。他挣扎过,抗争过,甚至无视过,最终臣服。

    他会对Harry笑,却不会对Harry说明他的心。Harry若是问,“你愿意吗?”他永远是暧昧的答案,“Maybe。”他在等Harry付出代价,令他甘愿,可是他不付代价,他也是心甘的。不过是,还要挣扎罢了。

    他总会如Harry所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