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实际上近来确实算不得很愉悦,甚至没有很多时候有高兴的感觉,也没有烦躁,整个人犹如阴雨天一样沉郁而静默。

    大约是因为新漫画越发的沉重的缘故。

    之前写OP同人的时候,就有人说,本番过于强大,真奇怪你们怎么会YY得起来。

    我至今也没有觉得我以一种不认真不严肃YY的态度在进行OP的创作,那么说大概会被说任性自私和过于自我吧。因为太喜欢路飞,而想这个人得到除了前进以外的幸福。所以,不会写虐文。不会过于的YY。最初还觉得难以把握架空,但是后来却渐渐不会再写原著向。偶尔看到被YY的某个细节处,或者说动画截图说起的暧昧,内心里甚至还会涌出一些些一丝丝的厌恶。明明自己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所以这样,算不算得上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呢。这一段时间以来,想的故事,写的故事,开始渐渐偏离掉原先就想好的OP大精神,开始扭曲变形。也许就要站在这里,看着了。这样子的念头。

    虽然喜欢着蒙奇·D·路飞,但是果然如我还是给不了他完整的幸福啊。这样的感受。如果他能被所有人爱着敬着看着他前进就好了。

    但是,同人什么的到底算什么呢?算自己对角色的感悟,对本番的致意又或者说是小任性的之外之类之类的。

    他在战斗的时候,我想着他的精神世界,将他原本单纯到可以见底的目的一二再而三地歪曲,那到底是爱还是不爱呢?

    明明知道的是,他不是那种人。

    如果能单纯地喜欢CP就好了。但是不可能。我只是因为喜欢那个人而已。

    在能到此为止的时候,到此为止吧。呐,十三。

  • 爹亲大人马上就要到生日,翻了翻存折钱包,然后欢乐地打了电话回去。

    母上大人接的电话,很是高兴的样子。

    说来,也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打电话回去了,因为夏天到了,我总是还未等到下班就困倦到不行。

    两个人东聊西扯的说了很多,家里的长短啊,亲戚家的八卦什么的,然后我提到了我买了一盆小玫瑰回来家里养。结果被娘亲鄙视,说什么“你只要养好自己就够了,还养什么小玫瑰啊。”语气里,真的是,满满的鄙视哦。

    我有点不服气,嘟囔地回了一句什么啊,视线一移,就瞅到了前两个星期才买回来的小莲,此刻它已经完全地死佐,心虚一下子就占满了,只好什么都不说地听娘亲大人唠叨。

    娘亲大人先数落了一番某人的身体素质,强烈地鄙视之、谴责之,最后,问:“最近还好吧?老是下雨,别感冒了。”

    我立马就乖乖地回答:“没事呢,好着呢。”

    俺娘就那边笑,“多吃点啊。”

    我马上就说:“吃着呢,好吃的都买回来吃了。”然后,就广州的菜价跟家里的菜价进行了一番探讨,鞭挞了广州的物价实在是高,然后味道实在是不怎么滴。

    后来,还对着娘开玩笑,“对了,同事最近有去跟当兵的相亲,要不我也去相亲个?”

    俺娘正经状,“你有想这个了啦?”

    我……踢踢墙,扁嘴,“没……没啦。就是随口说说。”

    俺娘大约是松了口气什么的,然后又说:“这些事情你自己决定啦但是不能找太小气的人。”于是我们的话题开始转向某某某表姐新近交的男朋友,怎么怎么霸道爱吃醋,怎么怎么样不尊敬长辈。

    最后,才说到了父亲要生日的事情,我带着讨好,又有些不好意思,“娘……爹要生日了,我又不能回去,不然俺寄点钱回去?”

    “寄多少啊?你不是才买了数码相机吗?不是手机坏了要换吗?”一说到手机,俺娘又来劲了,说,“你爹的这个手机也不行了,电池坏了,充电打一个电话就不行了。”

    “那……我给爹买一个手机?”

    “算啦,家里还有电话呢。”

    “买一个也好啦。”

    俺娘顿了顿,“随便你啦!”然后又笑了起来,调侃地问:“准备给你爹准备多少寿礼哪?”

    俺害羞,报了个数字。

    俺娘又笑了,对俺说:“你爹说,他要他的岁数乘以一百的数目啊!”

    俺脸红,“娘!爹那是嫌弃俺穷——”俺泪中,“俺、俺、俺现在全部的存款都米那个数……等俺赚到了就肯定给那么多。”

    俺娘哈哈大笑。

    最后。

    总之。

    手机寄回去了,爹跟娘都还蛮喜欢的,就是说:“功能太多,不会用。”

    然后寿礼也寄回去了,俺娘问:“穷鬼,钱够花咩?”

    俺点头,“够了。”

    “真的够花?”

    “真的。而且,下个月会发工资滴。”

    “……那万元户计划捏?”

    “娘……”再次泪飞,“泡、泡汤了……”

    顿时,俺娘又在电话那头哈哈笑起来,然后说:“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别老想着家里,想着你自己就行了。”

    嗯嗯嗯。

    我知道的。全部都知道的。

    有愿你倾城无双。

    但只要你安好。

    我只要安好,便好。

    但是哪,父亲母亲大人,你们对于我也是同样的呢。

    ————之后,某人屁颠屁颠地在群里打滚炫耀了一番,然后得意地宣布:“俺是俺爹娘最珍贵的宝!”

    直接就得到了一堆。

    “哼!俺也是俺爹娘最珍贵的宝!”

    “废话!说起来俺也好久米跟娘撒娇了我现在就去~~~”

    “撒娇果然很幸福,我刚刚也才挂了电话,跟娘撒娇太幸福了……然后说,同楼上。”

    咳咳。

  • T_T

    一切都是沐野君的错。

    我本来,是抱着“来看啊来看啊我虐了绿毛啊”的心情给她看《Time travel》的,哪知道,她完全没有在意绿毛(貌似大家也没在意他吧),而是直接掀了桌子,说:“乃怎么可以就那么让那个伟大的男人了……我不甘心啊!!!!!”

    当时的我,还很轻描淡写地回:“是,没错,就那么轻描淡写地死了。”

    然后固执地说:“我只是悲向了,没虐。”

    哪想,她突然来一句:“那个都没有一个正面笑容的人哪……”

    我心里咯噔一下,又仔细看了看这句话,猛然地就被虐到了。然后,去翻出他笑了的地方,结果被说,我又仔细地看了看他前面的笑容。

    ………………………………发现,我果然虐了T_T

    不管是不是在欢乐地笑,是不是笑容满面,但是只要前提是那个男人死了,就一切都无所谓高兴不高兴了,而是真的,那个家伙,真的没有一个正面笑容。

    看到我描写酒馆里,他们坐在喧闹的酒馆里,聊天。

    我看到笑这个词一次又一次地出现,然后我的心………………………………………………

    T_T

    我被我自己虐到了。泪飞。

    其实,上午我有回看《蔚蓝海岸》,看到香吉士背着路飞回去,原本路飞是很欢乐地扯扯香吉士的头发,啃啃香吉士的后颈的,然后戳戳戳捏捏捏之类的,在香吉士说出:“我要回去法国了”时,却突然地没有了声音。

    我忽然,就想,那个时候,路飞在想什么?

    在香吉士迟疑地叫了一声:“路飞。”后,为什么,他又应了一声“嗯”?

    明明最开始还很欢乐很有精力的,怎么就突然蹭了蹭,收紧了手臂,找了个姿势要睡觉。

    在从海边到旅馆的距离里,他睡着了么?还是睁着眼,在香吉士的背后,一直沉默?

    而后来,明明都睡了,为什么还会挣扎着起来,皱眉苦恼地想这想那?而之后,他饿了,悄声地走出去找东西吃,却再也找不回来了,那个时候,他在想什么?

    ………………………………………………………………………………然后,发现,我连《蔚蓝海岸》都虐了!!!!!

    我是混蛋!!我有罪!!!我是坏人!!!我该去切腹死————————

    【就算有,当时我写的时候,只是把他可能会有的行为写出来而已。但是,现在回头去看,却发现,那个家伙……我以为的那个家伙理所当然的行动里,充满了虐点。】

    泪飞……

    T_T

    我可以去死了。

  • 这是第二次了啊第二次了~

    本来是差不多两个月一次的心情低潮期,但是现在不停地低潮是毛人生啊啊啊啊啊——想死。

    最想死的是——四月底开始,萌云纲不亦乐呼就算了,写索路同人也算了,但是节操不在家……不在家……没事就HIGH【H】片段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节操不在家也要有个限度啊啊啊啊——手滑就想拐去写H也要有个限度啊啊啊啊啊——

    最烦的是……你对着开心001的那几块地,守着它就要偷菜收菜每天一大清早就奔去——还那么欢乐到底是为毛啊啊啊啊啊——

    好了,现在好了。

    看到你的工作量了吧……还差多少啊喂看清楚点啊啊啊 ——要不要把你按在电脑屏幕上给你看清楚?!

    而且,之前那么勤奋地写了那么多,现在要交稿的时候,果然吧哈哈果然吧——

    灵感离家出走了吧,很多年份的勤奋也被用光了吧。

    想死X2。

  • 我觉得累。

    因为天气变得炎热起来的缘故,晚上睡觉就会觉得很不舒服,睡眠变得很浅,只要是有一些些的声音就会有一部分意识迷迷糊糊地苏醒过来。而大部分的意识在沉睡,但是整个人因此而变得浮浮沉沉起来。

    那种感觉非常不好。半梦半醒什么的。

    清早的太阳很好,光从阳台那边的落地窗照射进来,就怎么也睡不着了,可是很困。

    白天看很多的稿子,或者偶尔的时候是什么也不想看,结果就开始对着文档发呆,但是到了下午也会觉得非常的累。

    是心好累。

    说不出来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因为好友的亲人去世,而自己也连带变得很悲伤,那种事情,是不能感同身受,但确实被影响颇深。

    不过我想,问题不仅仅在此。

    ……大概是最近都没有什么让人觉得欢喜的事情,所以精神上一直很差很倦怠。明知道那样不好,可是也找不到好办法让自己好起来,结果就是越来越差,工作上也出了些事情,虽然处理完毕了但是感觉——啊,自己果然不状态,这样。

    好糟糕。

    有在试图跟其他人交谈,说说喜欢的事情,但最后的结果是——啊,我果然是一个人抱着这样的心情,结果就是变得越发的沮丧。

    有一种想生气,但是又很懒得生气,实际上真的在生气,这样的,好像是在闹别扭想要撒娇结果不被撒娇闹别扭的对象所理解所喜爱一样,结果就是自己吞下了苦果。

    然后说一说cp党,最近有被人问,我仔细地思考了下,发现我并非是所谓的cp党。单单从喜欢的角度来说,我喜欢流花,并且不喜欢这个cp被拆逆,但是见到这个cp被攻击我也并非有什么其他的情绪。再比如说,有在写的云纲1827,我喜欢云雀恭弥,我对纲吉的温柔也很喜欢。因为喜欢这样性格的人,想要他们配在一起,仅此而已。

    而索路。

    嗯,实际上,真的是真话,我对路飞的爱是百分之三百以上,对索隆这个人的爱……大概上是百分之八十吧。我是因为那个人是离路飞最近的家伙才萌上这一对的。

    也没有特别的要求是一定是bl向的同人,关于路飞的bg配对我也能接受,最近十分喜欢女帝,觉得自己的话果然也会女帝化地对着路飞发花痴。

    ……大概总体而言,我并非是索路的cp党。

    我的文章也会特别明显的偏心在路飞身上,因为真的非常非常喜欢这个男人。

    不能接受虐这个家伙的文,也不喜欢看到谁在说这个家伙的不好的话,更加讨厌………………

    啊,最近的心情真的是浮躁了起来。

    所以说,大概过不久之后, 我就会一个人默默地喜欢着路飞了吧,然后一个人默默地写着关于路飞的配对。

    【我总想要那个家伙能好好的,但是我也清楚那个家伙的觉悟,那是绝对会把梦想变成事实的能力。】

    【但是,我果然还是…………成不了那样的人,虽然理解那样的心情,但是不能原谅。】

    【是说我确实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啊,吃到苦头了吧。】

    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