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初的幻想[路帝]
      
      
      
                   By乌苏13
      
      1.
      
      路飞十指扣著她的手,对上了她的视线後,低头细细密密地吻她手心的纹路。
      
      老旧巴士的最後一排位置,掉漆的扶手,从窗户缝隙里透过来肆虐的风。
      正在下著大雪,晶莹的雪花一片片飘落,衬著一盏又一盏错落延伸开去的路灯,昏黄色照耀,美丽得令人惊叹。
      可她的眼睛只停留在他身上,他才是她眼中唯一的美景。兜兜转转、光影流转里,影影绰绰,氤氲出暧昧不清。
      汉库克觉得她该说点什麽,什麽都好,不管是什麽。可是她看著他的样子,他专心致志靠在椅背上安睡的样子,那眉那眼那唇。她的视线落在了他的嘴唇上,情不自禁地联想它们的触感,那甜蜜那温暖那柔情。
      巴士在拐弯的时候踉跄了一下,她的心惊跳一下,却安心地看著好睡的他只随著那颠簸微微动荡了下,出口的斥责也咽了下去。
      
      “路飞。路飞。路飞。”
      只含著这个名字,内心里就充满了无尽的幸福,就觉得幸福到要流泪了,就觉得幸福似乎要满溢出来了。
      汉库克终於将他们十指紧扣的手抬起放到嘴唇边,颤抖著亲吻他的手背,美丽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她总不敢相信这是真实。
      
      2.
      
      年轻的他们相遇在一场意外里。
      她还记得最初的愤怒稍候的杀意最终心动一发不可收拾。她永远不会拒绝他任何的哪怕只是微小的需求。她完全忘记了自身疼痛的过去悲惨的记忆。她知道只要他不曾露出一丝一毫的睥睨她就宛如新生。
      她还记得他说出不介意时巨大的喜悦袭击过背脊闪电般的感受。只是他视线撇开一秒时光她已身处地狱。她高傲自信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只仰望这一人,可煎熬嫉妒是每日每时必经的课程。
      “什麽时候这个人才会眼中只有自己一个人存在”这样的问题折磨著她,她就要因此死掉。她从来都知道,宛如大海般宽广,似风般自由,他的梦想追求意志从来都不会转移。她为他骄傲,她支持他一切举动,给予她能提供的所有。
      假如他真的停止下来了。不,她惊惧於这样的想象,只好一日又一日地重复等待期望。他们在同一个战场上,头顶同样的天空,驰骋在同样的海洋上,以海贼的身份。
      那是唯一可以将他们紧密相连的方式,是一切的奠基石,是所有的起点和终点。
      後来就有了拥抱,有了亲吻。
      
      一场暴风雨过後,他们在一座孤岛上不期而遇。夏日的星空之下,是盛大的焰火宴会。汉库克坐在侍女们收拾准备的软榻上,手执酒杯,冷漠地看著中央欢笑闹腾的人们。她命令自己不要看向他,不要被他所惑。
      他却抓著一大块肉跳过来,嘻嘻哈哈地招呼:“汉库克你怎麽不来玩?”
      她要怎麽回答,只羞红了脸,欣喜於他注意到了她。
      音乐已经响起来了,他一口就吞掉了手中的食物,牵住了她的手将她拖往正中央。
      他们围著那火焰,一步一步,舞步凌乱。她不该这样做,可他诱惑了她,她如何抵挡。他抓住了她的双手,带著她旋转。他笑声灿烂,於是她的愉悦就好像内心里多了条欢快的蛇,在一拱一拱前进甩尾。喜悦铺天盖地而来,令天旋地转。
      
      “汉库克。”
      “宴会就要高兴起来嘛哈哈哈,来来来,我们来唱歌──”
      汉库克手心出汗,心跳剧烈无比,浑身发烫,那宛如下一秒就要死去的征兆,那神迹一样的幸福膨胀到了一个无以伦比的境地。
      他在关心她。他不仅仅注意到了她。还在让她开心。
      啊,就让她在这一刻带著他对她的爱死去吧。
      这个世界上谁也没有她更爱他。
      
      她眼睛闪闪发亮,那一刻她真想不顾一切地扑抱上去,把所有的爱意倾盆而出。他笑眯了眼,单纯的快乐,手舞足蹈。
      於是她呆呆地看著他,痴痴地看著他,傻了。
      
      3.
      
      他们找了一个村子定居,房子是她坚持的盖得最好,有院子,有花园,有巨大的设备齐全的厨房,临靠著市场。
      他每天兴致勃勃地爬山散步,到处混饭吃,热爱红色,依旧喜气洋洋。
      她要做的是每天给他选好衣服,看著他穿好,往他口袋里塞放零食,然後等他回来。
      她最喜欢的是两句话。
       “汉库克,我回来了。”
      “汉库克,今天真是高兴的一天啊。”
      大大小小的波浪都已经过去,现在是风平浪静温柔安详的每一天。
      她握住他的手,平淡又满足。
      
      偶尔会有打扰的海军上门,通通石化掉扔在远处。
      他从来都不喜把人命当作玩笑话,人理所当然地平等自由肆意,他的每一句话每个表情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她再不会让他露出嫌恶的表情,朝她怒吼。
      “汉库克,你干得真漂亮。”
      就是至高无上的赞美和奖赏。
      
      他的身体不太好,旧伤口痛起来,喊著要喝酒要大口吃肉。醉了之後,他会躺在她的腿上,安静地睡著。
      也只有那个时候,他会一直待在她身旁,听她哼唱的歌曲,渐渐安宁。
      
      4.
      
      情况突然变得恶劣,他突兀地提出一场旅程。
      他们又出了海,路过岛屿,见了旧友。伟大航路,新世界,红土大陆,各大岛屿。那一路的风景,看过了,看完了,一年四季每时每刻变化无常。
      她突然想不起来,是哪一年他与她走到了一起,开始了只有他与她的行程。那就好像是梦一样。
      他们活在一个梦想的冒险的梦幻时代
      他们出自本心在凶恶的海洋上航行,为了各自心中最崇高的理想。有一场又一场的大乱斗。有理想与理想的碰撞。有理想与现实的撞击。有现实与真实的混战。为了自由。为了梦想。为了国家。为了爱人。
      然後,迎接一个新的时代的来临。
      新时代是用生命来促成的。
      她忽然记起来的。蒙奇•D•路飞,如他所愿地成为了海贼王。为了他的理想,战死沙场。而她,博雅•汉库克,在同样的战场上,为了他的理想而亡。
      
      5.
      
      她想他亲吻她的嘴唇,十指紧扣她的手指,带著她来一场只有他与她的世界流浪。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