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reamers of the Day

    Author Cinnamon

     

    翻译:乌苏13

     

     

    “所有人都做梦:但并不频繁。那些在夜里做梦的人,在枯燥无味的课间休息,意识在白日清醒地发现它们是毫无价值的:但是在白日做梦的人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他们会通过睁开的双眼演示他们的梦,使它实现。”

    ——T.E.Lawrence

     

    有时轻触会低语,很多事适合保密。指尖刷过嘴唇,从嘴唇到锁骨,远远地超出普通语言所能表达的范围之外。我从未想过想要这样,因为我从未渴望直到遇见你。好像有上千的撒谎者的影子包围着我,而我试图逃脱,想着用我自己的方式自由,你的牙齿擦过我喉咙的空隙,我再次迷失在背后你发出的如此微小的愉悦声里。

     

    迷失在低语,以及细微的,手指掐出的痕迹,紧张不安的呼吸最终沉默无息,绿眸因为全然的沉迷而闪闪发亮,我从未被瞥见如此直到现在值得,直到现在你在我之上,覆住我,在我体内,而你灼热的呼吸擦过我的颈侧。侧头闭上我的双眼,你将我撕成两半,而我几乎因此死去。我想要这样死去。我想要做任何事情来这样死去。会被这样杀死。被杀死也要再一次感受到它。

     

    当你触碰我就好像……ohh,我将死去来使它持续永远。

     

    我从来没有渴望过,渴求过,这样被爱,只在黑暗中。你微笑;我想你会微笑。但是我不想你微笑。我想要你哭泣因为你身体里有什么移动了当我像这样抚摸你时,因为你身体里有什么爆炸成无数闪光的玻璃碎片,雨落在你身上,而我将它们深嵌进你的皮肤里。我想要你哭泣因为你身体的内部有什么滑入到黑暗里预示了你会伤残甚至被杀死以及提供如此强烈的情感和愉悦的叫喊,那是你不曾了解不曾达到理解的程度。我想要你迷失在永不存在的完美里,因为那是灵魂深处,而没有任何关于我曾经达到完美的水平。只除了你给予我,而我是太笨拙而无法接受。太害怕而不能接受。而且我不想你知道这些。我不想你知道。我也不想你微笑。

     

    像这样?同样?太完美而无法理解?太脆弱而不能解释,但拥有一切却一无所有同时出现?是的,像这样?我拥有一切却一无所有,而你将我撕成碎片让我随风飘散?但是,ohoh当你像那样触碰我?你弄坏了我?你弄坏了我?但是上帝。当你像那样触碰我?所有的一切都分裂了,开始颤抖,而我不想呼吸因为我害怕只是瞬息也能动摇包裹住我们的承诺。摧毁我们隐藏在其后的谎言,甚至你触碰到了我的灵魂,拥有足够的力量去摧毁,但现在如此温柔,我平息了下来。颤抖和疼痛和需要。我从来不知道,直到你需要。

     

    你微笑;我想你会微笑。

     

    ——fin——

  • Desires what is Understood by Ivy Blossom




    翻译BY乌苏13



    毕业舞会的夜晚,Draco独自一人过了整晚,摇摇晃晃地坐在阳台宽阔的大理石栏杆上,手撑住膝盖,垂下另一条腿到下面的黑暗里。从这个有利位置,他可以看到屋内纵情狂欢的人们,影子被玻璃反映。他看着穿得粉红或天蓝或绿色的裙子的女孩们,早上她们肯定会后悔她们的高跟鞋,男孩们将头发往后梳,露出光洁的额头和脸面,闻起来似乎擦了古龙香水,皮鞋擦得铮亮,成双成对地快乐地在一起跳舞得很糟糕。他只表演了他必须的舞曲,他退开几英寸将他的舞伴交给其他人。他想念夜晚的空气,以及安静。他将头靠在墙上休息。


    所以,就是这样。学业,完成了。他没有明确的念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且他也不是真的关心。然而,有什么拖住了他,离别中的忧伤紧随着舞会一直没有安静。就好像期待在一场谈话中的暂停但那永不会到来,等待一餐里有特别的菜式但是它已经结束。去迎接一趟被延误的,或者被取消的,或者早就停止服务的火车。


    Draco在阳台的门被打开时吃了一惊,一个黑色西装的人影走进来。在一段时间里,音乐喧嚣,光投影到阳台石头地板上,而Draco听到笑声,光从他背后投射,影子短暂地滑过石板,有着从来都是乱七八糟的头发,眼镜的轮廓,厚实的肩膀。门咔嚓一声再度关上了,Harry朝栏杆走过来,手撑在上面,缓慢地呼出一口气。


    第一次Draco知道Harry对他有什么感觉似乎是在两年前。那花了很长时间来知道关于这些事情,而他也习惯于这个想法。他们在课堂上,魔药课,切割某些根部或者蛞蝓或者其他,然后Draco的手覆盖上Harry的手试图示范如何正确地切片。Draco对那个没有任何想法;他握刀的姿势完全错了,Snape讲解了上亿次,他会纠正他,然后继续他的搅拌魔药。没有必要因为Harry的白痴而丢分。但当他的手碰到Harry的手时他察觉到他的震动,他能够感觉到Harry的心跳变快,他用眼角余光看到Harry的喉结上下移动似乎他咽下梗住的东西,唔。就好像真的有什么。


    最初他只是惊讶而已。他从不知道Potter还有这一面,他不知道Potter是这种人。Draco也是,而他感觉到了轻微的喜悦。毕竟,这是Harry Potter,集聚了所有热点,却因为Draco小小的触碰而困扰。他可以将它作为自己的优势,但他没有。用奇怪的方式,他尊重它,他珍惜它,甚至从一开始。回忆时,他想知道那根本不是真实当他应该停止探究时。


    他完全没有经验,Potter也是,清楚诚实而无法掩藏太久。Draco知道这些是因为一次他做的测试他发现了真相。接下来的一周,他成功地滑过Harry的大腿,然后看到了同样的事情;屏住呼吸,脸颊转红,缓慢的眨眼,脸上一点空白,好像他正在做白日梦。他保持追逐着Harry盯着他,在用餐时间越过Great Hall,在Quidditch的练习上,在课堂上。


    他想那是一个非常难以掩饰的迷恋。Draco数次从他的座位上起身,穿过教室去削他的铅笔,然后步行回来,整个过程享受Harry注视着他,眼角余光注意到他的头跟着他转动。他想知道Harry是如何承受如此明显的关注的,假如他想要Draco的注意,是否在寻找时机给他的脸一拳。就算是现在。Draco并未太在意,但它不仅仅发生在Hogwarts,而他确信其他人会觉得无尽的乐趣,令人作呕,以及抓住机会任何可能攻击Harry。新闻界将会有一个全盛期。这不是你能够说它是正常的。男更衣室沐浴间没有没有浴帘也没有被隔开,因为男孩没不会想要彼此打量。这种小事情可以让他被打倒在地,假如他不够小心。但是他并不谨慎。Draco将铅笔削得更尖,抬头,发现Harry仍旧盯着他。难道他希望成为一个笑柄,还是其他什么?


    有时他会回瞪,不那么明显,并且意识到没有人注意到。Harry的朋友显然适应了他随时随地陷入白日梦的深刻能力,有时他们会打断他来询问他是否安好,他的伤疤是否疼痛。有一次,魔药课,六年级,他们在某一时刻直直地对上了对方的眼睛,Potter居然不得体地脸红了。Draco挑起一边眉毛,Potter只是对他皱眉。简直难以置信。在这对视中,为什么?难道Potter认为Draco是间谍,他需要不间断监视?难道Draco要求了这种监视,从他的脸扫到他的胸膛,然后在他鼠蹊处徘徊?


    然后有一天他们争吵起来,魔杖都被抽出来了,威胁着决斗,Draco看到Harry的脸涨得通红,他的手颤抖,他的眼睛充满渴望和憎恶和狂怒,他知道Harry不是尽量显眼。他真的不知道他自身的真相。如果Draco质疑他,他可能会感到惊讶。惊骇。震惊。Draco没有质问他。


    非常漂亮,着迷地看着Harry全身的变化和颤抖在Draco触碰他时。而他发现了很多理由可以触碰他。Drac会一意孤行地在大厅里针对他,拽住他的长袍,将他推向楼梯,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那在其他人看来是威胁实际上非常温柔。有时,如果接触的面积足够大,他会抓到暗示更多明显的反应,那些反应将会被长袍掩盖,或者是被在男浴室私下里处理。这是奉承,真的。那是完全属于他自己的一个有趣的小游戏,Draco为此感觉强大,重要,以及无尽的满足。


    但它非常有魅力,以一种奇异的视角。从一开始Draco就不打算公开他的发现。那只属于他,那些焦虑的呼吸,这种颤抖,嘴唇,沉重的眼皮,迅速过热的肌肤。这是只属于Draco的私人秀,看着Potter绷紧他的下巴,舔他的嘴唇,弯曲他的手指,他可以轻轻地抚摸他,之后他就可以想象晚上他将会梦见什么。


    它同样也侵入到他的梦里,梦到Potter,双目紧闭,嘴唇微张,因为急促的呼吸而微微颤抖,长袍敞开,而Draco的唇流连在他的脖子上。这是一个新想法。这是Potter的想法,是的。从他自身来说Draco没想过他会梦见它然后醒来,不是的。这并不是说,有任何其他的男孩能够使他这么想;假如那是Weasley,或者Finnigan,或者Golye(上帝禁止)或者其他任何人,没有任何疑问他会告诉所有人让所有人都来笑话。或者他会给他一个耳光并告诉他必须为他自己找一个理解。“但不是在我面前,thankyouverymuch。”但是Potter,不知为何。Well,这一切完全都不同了。


    没有任何不健康的内容在思考它的时候,不是吗?他怎么能不思考它?留堂,六年级:将Great Hall所有餐具抛光打蜡。Potter注意力集中在他手里的抹布上,他的手指被银色的磨光粉覆盖,双腿跨过椅子,膝盖压在桌子上。一点银色的磨光粉在他颧骨。Draco盯着那点银色的磨光粉差不多二十分钟,在他的手指抚上Harry的脸之前,将它们在他脸上横线抹开。Harry抬头,讶异地,然后手指伸到磨光粉的罐子里挖了一团将它们抹在Draco的脸上作为回报。那手指触碰他的时间有一点长。他们没有看对方。没有任何人说话。


    魔药课,六年级:Potter的小腿肚齐平地紧挨着Draco的在桌子底下,他们谁也没有移开。Great Hall到Dumbledore办公室之间的走廊,七年级:他们摔倒了,Draco感到在他手底下Potter勃起了,知道了Potter同样感觉他也勃起了。他们对着彼此的脸诅咒,而Draco得到了一个黑眼圈。之后的晚上Draco所有能想到的是灯芯绒及法兰绒,以及樟脑丸和桃子以及汗水的气味。没有任何不健康的内容在思考它的时候,不是吗?


    图书馆前的走廊,七年级,刚过完圣诞节:Harry和Ginny Weasley。Draco意外地与他们擦肩而过,在还书的途中。她的手臂抱住了他的肩膀,他的双手滑到她的背与她的头发缠在一起。他的嘴唇,他的舌头,轻轻地在她的嘴唇上移动,轻笑着,引诱她犹豫的亲吻燃烧成激情四射的热吻。她呻吟着。Draco看到Harry的舌头滑进滑出她的嘴巴,甚至在二十步之外就能从Harry脸上感受到他的呼吸。他睁大眼睛。Well。显然Harry知道如何接吻。他之后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不可能他对她认真。Draco的心沉底。他对自己感到震惊。他在嫉妒。


    Quidditch球场,七年级:Draco抓到了金飞贼,整个Slytherin发出轰鸣般的喜悦声。他站在草地上,微笑,他太高兴了以至于他觉得还在飞行,好像他的脚非常好地离开了地面。Harry,从空中降落然后步向他,伸出手。Harry祝贺他,被打败了,但微笑。他们紧握双手,Harry的嘴唇煽动。Draco想着那个吻,看着Harry的嘴唇,看到了他的舌头,他笑容背后的牙齿。Harry的手指在他手腕上停留了一会儿。Harry的呼吸急促,但是那可能是因为比赛造成的。


    男更衣室,只是在之后:水泼在他身上,香波涂上他的头发,依旧感觉轻松和愉快,他转头去看Harry将他的衣服放好然后打量他。Harry的胸口腹部因为热水的缘故有些发红,他的视线在他身上巡梭,喉结上下移动。Draco闭上眼,并没有动。被注视着的感觉真好。


    毕业舞会,一个小时以前:Draco与Pansy跳舞,她轻咬着他的脖子。他瞥了一眼看到Harry,与Hermione跳得非常开心,看着他咬住了他的下唇。他感觉到了吗?这燃烧着的嫉妒?Draco希望他感觉到了。他俯身靠近Pansy然后亲吻她。但他再抬起头时,Harry已经走了。


    “找不到合适的替代你约会的对象,Potter?”Draco试图声音冷静地取笑,但说出口的嘲讽听起来恶意十足。Harry几乎跳起来,显然很讶异听到有人的声音在这暗黑里,然后把目光转向他。Draco看到了Harry与Ginny一起走进舞厅,后来又看到她表现得像水蛭一样吸着Seamus Finnigan的嘴唇。Granger转动她的眼珠子拉着Harry离开去到舞池。


    “你在这里做什么,Malfoy?”同样的依旧的敌意。尽管事实是Harry的声音充满了怀疑,甚至还有些奚落,伤害,悲伤,Draco还是指望他能够靠近点。总是这样。他哈哈大笑起来。


    “Mmm。和你一样,我想。我的约会对象,”他示意走回靠近宴会厅,并看着Harry朝他靠近了几步,“找到了其他更乐意被啃的对象,你可以看到。”他优雅地再次靠向墙壁,看着Harry沿着栏杆滑动他的手。Pansy在酒桌旁抓住了Blaise Zabini当她试图给他留下唇印他却将她推开时。


    Harry叹了口气。“不是任一情况下的打击,是的。”他停了片刻,回看向宴会厅。他做了个鬼脸,再一次朝Draco走了更近的几步。


    “不是。”Draco笑了。Draco知道这是如何继续的,这缓慢的,拖拖拉拉的进展靠近他。Harry就像是被光所吸引的昆虫;他无意识地向Draco靠近,尽管他有些得意地对他笑。Draco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这么做时,想知道他是否曾经需要对他自己解释它。他的身体在一个房间里靠近Draco的方式,他回应的方式如此的放纵(纯洁)当Draco触碰他时。他把那叫做什么,在深夜,他的手在他身上摩擦他的床单?


    如果Draco不知道更好,他可能会认为Harry会出现在他身边,用一只胳膊抱住他的腰,耳语一些甜言蜜语,一些绝望和渴求和无可救药的不善言辞到他的耳里,然后亲吻他。像他曾亲吻Ginny那般亲吻他,张开的嘴,认真的舌头。Draco缓慢地呼出一口气。Harry停在几步远的地方,并低头看着他自己的鞋子。他看上去悲伤,他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他的脸,他的手指紧张地蜷曲在栏杆上。他的眼镜滑下了他的鼻梁。难道他在哀悼失去Weasley女孩?也许。目前,至少。


    “Potter?”


    “Hmmm?”


    Draco将他的腿在栏杆上伸直然后站起来,背靠在大理石上。他们并肩站在一起,手近乎碰在一起地放在栏杆上。Draco闭了闭眼好一会儿,然后他感觉到Harry手指的热度贴住他自己的手指。最后一个小的移动,进行接触。皮肤对皮肤。Draco睁开了他的眼睛看到Harry闭上了他的眼。他留下一只手在栏杆上然后转身,仔细地看着Harry的脸。这儿是如此幸福,无知,混乱,平和的幸福。接下来会发生的什么,Draco想,完全是他的错。


    Harry迅速睁开眼,当Draco的手掌心贴上Harry的脸颊,拇指摩挲他的下巴,手指抚摸他的脖子后面。震惊清楚地写在他脸上,当Draco身体前倾,吻了他。


    后来,在所有的混乱之后,戏剧性的,秘密的会面以及眼泪还有激烈的争吵和小型的背叛,在深夜里坦白和承认,承诺和同意;一旦他们取得平静地接受了他们作为世俗的常态,Harry告诉人们,开玩笑地,他是被Draco巧妙地诱惑了的。Draco从不打断纠正他。



    ——END——

  • “现在好了。”Harry留恋却温暖地笑道。“但是没有魔药练习。”他加上,温柔地取笑,宽慰于因先前他们的对话而轻松的氛围。“而且不再有冰水浴。”

     

    “但是Harry,”Draco小小地微笑但最终大笑起来,“那很有趣。”

     

    Harry也笑起来。“C’mon you,”他说,“如果我们再不快点,我们将会完全错过早餐。”

     

    他们从床上起来,匆忙地准备。Harry,感谢城堡里的家养小精灵,发现他所有的衣服全部干了以及整齐地叠放在床尾Draco的大衣箱顶部。而Draco,高兴的是,发现他喜欢的衬衫完好无损地挂在衣橱中。Harry从浴室洗手台上拿回了他的魔杖,然后找到了他的眼镜和隐形斗篷在壁炉旁的桌子上和椅子上。“好了吗?”他问在浴室里的Draco,在他穿上他的鞋时。

     

    “好了。”Draco应声,走出来,看到Harry站在门口,严肃地点头同意在Harry绿眸中闪烁的未出口的问题关于接下来他们准备要做的事。然后突然地,他的表情明朗,微笑爆发。

     

    “什么?”Harry问,怀疑地看着他。

     

    “我只是意识到今早有多么的好。”Draco狡猾地说,“首先是我将你唤醒,然后我可以在早餐时间折磨Weasley和各种Gryffindors。最后,我可以尝试猜测圣诞节你将会送我什么。”

     

    “不,你不能。”Harry坚定地说,“而且你不会折磨任何人。”

     

    Harry,”Draco说,挑起一边眉毛,他的表情完全无辜,“我不会故意那么做。但是当你告诉他们谁是呆在你身边整晚的人时会发生什么?”

     

    Harry做了个鬼脸。“我知道。”他说,“只是答应我不要让它变得更糟糕。特别是针对Ron。假如你保持冷静,不与他作对,事情变得简单得多。”

     

    Hmm,”Draco怀疑地看了一眼,回答,“我不知道会有什么能使事情变得简单些,但是我会试试看。”他将手放在Harry的腰上,拉近亲吻他。“好运。”他说,“我会配合你。”

     

    Okay。”Harry说,同时感觉到了希望还有紧张以及兴奋。Draco放开他,他拉高隐形斗篷覆盖在他头上。“楼底见。”他微笑着说,之后迅速而安静地滑出了门外。而即使确定将会有事情等着他,Harry还是十分期待着。

     

     

    HarryGreat Hall走去,渴望真相被说出来。他诚实地不相信他的任何一个朋友会完全反对他与Draco的新关系,甚至包括Ron。他不希望Ron认为那是不行的,但是他赞同Hermione对他最好的朋友的评价,因此Ron最终会同意。假如Harry高兴——他就会高兴。当他看到他很好的时候他总是在笑——他所有的四个室友,加上HermioneGinny,一同在Gryffindor的桌子上坐成一排,等待着。大厅其余的桌子上几乎空无一人,如同他计划的那般。他若无其事地坐在往常的位置上挨着Ron,尽力不要笑,但是完全失败了,那完全破坏了他尽力想表现的假装的冷静。

     

    有几个声音立刻地一齐同声。“Harry!”

     

    Seamus,坐在DeanNeville中间的位置上,给了他一个会意的暗示性眼神。“只是你晚都在哪里?”他取笑,“这一次你可不要试图告诉我们你去下棋了。”所有人都期待地看着Harry,甚至Hermione,尽管她唇边有一个“我知道这秘密”的笑容。Ron只是面色严峻,以及GinnyNevilleDean看起来似乎随时都可能爆笑出声。

     

    Harry耸耸肩,非常缓慢地将他的早餐装盘。他希望他们不要分散注意力,这样Draco就能来不被注意地溜进来。他还在拖延直到大厅里其他的少数学生用完了早餐离开Great Hall。“我是在下棋。”他说,在令人烦闷的弄掉上面覆盖的糖汁之后。他咬了一口薄煎饼,若有所思地咀嚼着。“但不是晚。”

     

    Seamus转动他的眼珠子。

     

    Ron将他的双臂环胸。“所以你打算现在告诉我们还是不?”他有些生气地问。

     

    Harry看到Draco出现在门边,漫不经心地坐在他的位置上在Slytherin桌子上。“Yes。”他说,转头面对Ron,给了他一个严肃的回答。“我打算现在告诉你。我打算告诉所有的事情,但是先让我吃早餐。”

     

    “所有的事情?”Seamus得意地格格地笑,微笑着,越过桌子倾向Harry。“这个发展真是不错——OW!”他坐了回去,蹲下来摩擦他弯曲的小腿骨。“是谁踢我?”

     

    Ginny格格地笑而Hermione无辜地笑。

     

    Seamus回以微笑。“你们女孩不能骗我。”他故意说道,“你想听到所有的事情。就像我们其他人一样。”

     

    Harry又咬了他的早餐几口,看到一对五年级的Ravenclaw从他们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他们是这个大厅里最后的其他两位学生,所以他等着他们走出去,然后在所有不耐烦的视线中他投降了,清了清喉咙。他感觉他的胃有些痉挛,紧张兴奋以及预料在同时朝他涌来,现在揭开真相的时刻到了。“Okay。”他说,想要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但依旧完全不能收敛他的笑容。“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点意外……”他瞥了一眼周围他所有朋友们急切的、渴望的脸孔。“我……well……我只是找到一些事情关于我自己……一些我从未猜想过的……”Harry在一次停了下来,然后以更加安静、自信的语调继续。他的朋友们靠近过来以便能听清楚。“那看起来像……我拥有一种秘密的魔法能力,”他说,“然后我整个早上都在尝试用它直到筋疲力尽。”

     

    他们全都盯着他,完全困惑。

     

    Hermione率先开口。“你在说什么,Harry?”

     

    “听起来好像敷衍我。”Seamus抱怨道。

     

    “是的,它就是。”Ron同意。“或者他正对着我们发疯。”

     

    “不,现在听着。”Harry说。“这将是非常好的。我只是需要有人来测试它。”他让他的双眼定在Slytherin的桌子上。“Aha,”他低沉地带有阴谋的声音说道,视线指向性地穿过大厅。“完美。”

     

    DeanSeamus以及Neville坐在他们的座位上扭身,现在所有人都看到Draco Malfoy了。那个金发的Slytherin正在用他的早餐,冷静地阅读《预言家日报》,看起来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七双Gryffindor的眼睛钉在他身上。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Ron嘟囔着问。

     

    Harry?”Hermione提出疑问,明显被Harry的行为困惑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一个小示范。”Harry回答,“我相信我能够使Malfoy做你们谁都没有见到他做过的事情——从这里明确地。”

     

    Hermione给了他一个疑惑的皱眉。“Harry,你不能对其他同学施咒。”以她最优秀女孩的音调。“你知道那是不被允许的。”

     

    Harry只想笑看着她。“我说过那是魔法。我没有说那是一个咒语。”他转头直视着Draco。“看着就好。”他说。“那可能需要几分钟时间。我需要等待他抬头——那样我们的目光就会接触……”

     

    数十秒过去了,所有的Gryffindors都屏住他们的呼吸,等待着Malfoy停止阅读……

     

    Draco翻了一页。他悠闲地花了一些时间来扫视这一页,然后翻到另外一页,而那花了更多的时间。最后他合上了报纸将它们折叠起来。他将它放在他的盘子旁边,最终抬起了头。直直地对上了Harry

     

    Harry对着他微笑。

     

    Draco微侧了侧头,一丝笑意浮现在他唇边。然后他回以微笑。他最真实的,最真诚的,最使人心跳暂停从未出现过的微笑。

     

    集体的喘息声从Gryffindor的桌子上传出。

     

    “那是不是你见过的最令人透不过起来的可爱的东西?”Harry轻声,催眠道。

     

    Holy Saints and Mother of God!”Seamus耳语道。

     

    “什么?”Ron问道。

     

    “我不相信!”Seamus依然震撼,“Harry融化了冰山王!”

     

    —— End Chapter 10 ——

  • 他们早上醒得很晚,在Harry的噩梦之后在同一个方向纠缠着躺在一起终于睡着。他们没有把床幔放下来,所以阳光穿过窗户倾泻以一种最讨厌的方式倒在床边。

     

    Draco退出纠缠,坐起身,伸展。“嘿。”他喃喃自语,抬起一只手抓了抓头发。

     

    Harry眯着眼睛看过去,认定早晨的Draco,没有套上衬衫,他的头发因为睡觉而乱糟糟的,是他看过的非常喜欢,非常。“嘿。”他轻声说,有一些些不确定这个早晨在他们之间有什么横亘。“现在几点了?”

     

    Late。”Draco似乎一时间不愿意再多说一个词。

     

    “我们还没有错过早餐,是不是?”Harry振奋自己然后坐起来。

     

    NO。”

     

    Harry看着Draco,一丝愉快的笑意在他绿眸里闪烁。“你早上总是这么愉快吗?”他问。

     

    Draco回视,给了Harry半个假笑,“不经常。”他说。“有些时候我是生气的。”

     

    Hmm。”Harry带着微笑说,因Draco回答里的取笑而感觉放松。“你没有起床气,对不对?”他向后靠在床头上闭上眼睛,“Well,我们都不是。”

     

    “滑稽。”Draco说,转身盘腿而坐面对他。“我认为你应该有起床气。”

     

    “不,不是我。”Harry叹了口气说。“假如没有Ron,我会错过每一天所有的早餐。”他张开了眼,望着Draco,他们的眸子心照不宣地相对。“你知道我必须告诉他关于我们。”Harry说,“今天早上,在早餐时。”他停顿了一下,“我也打算告知我的室友们……假如你觉得没关系。”

     

    “我想我不介意。”Draco缓慢地说,“假如你认为他们有必要知道。”

     

    Harry坐起来。他伸出手将Draco前额的金发拂开,平滑地落到另一位男孩的耳后。“他们不是必须知道。”Harry温声说道。他的手指轻滑过柔顺发丝到达Draco的颈后,这样他倾身就可以轻吻金发,甜蜜地,用他的唇。“我想要告诉他们,”他严肃地说道,“我想要告诉他们我与你在一起。”Harry停下来,望进Draco的眼底,“我希望你会与我在一起当我告诉他们时。”

     

    “只要你希望我在,我就会在。”Draco轻声说,回吻了他,因Harry的话而高兴而感动。然后,带着一个顽童般的微笑,他继续,“我相信那会变得非常有趣。”他迅速地亲吻了Harry,有效地打断了任何最后一次争论的回答。“今天我们还计划了什么?”他最后问,当他们分开。

     

    Harry颇有些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我计划了好几个星期在今天去Hogsmeade。”他说,然后停顿,“但是,我需要一个人去。”他有点遗憾地继续,“我打算进行我的圣诞购物。但是我们可以在之后见面——假如你乐意的话,一起再三把扫帚用午餐。”

     

    “事实上,那很完美。”Draco说,“我这个早上有一些私人琐事要处理。”然后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但是hey——为什么我不能与你一起购物?”

     

    Well,因为……”Harry脸微微红了,“你会看到……”

     

    Aha,”Draco将他的手臂环上Harry的脖子,“所以这次购物之旅包括给我准备一份礼物?”

     

    Yes。”Harry笑着回答。

     

    Draco的笑容是由衷的笑那总是让Harry的心跳漏了好几拍。“我会让你之后单独去的。”他说,“这一次。”

     

    Harry回了一个微笑,对笑的方式使他的骨头变得软趴趴而感到惊奇,突然他有了一个主意。“Draco。”他说,“象棋游戏现在该轮到我走了,对不对?”

     

    “是的。为什么?”

     

    “给我留着这里的位置。”Harry依旧笑着滑出了Draco宽松的怀抱。他从床上起身,踮着脚穿过冰冷的石头地面到达棋盘。“卒子到D4。”他一边说着一边移动了棋子。他吃掉了Draco的卒子,嘻嘻笑地将它拿走,好让Draco能看见。“你能再这样笑一下吗?”他问道。

     

    “我想可以。”Draco歪着头,疑惑地。“假如我正在看着你。”

     

    Harry将那个棋子扔起并灵巧地抓住了它。他将它放在桌子上,然后迅速地奔回床上,滑进毯子里躺在Draco旁边。“我刚刚有了个计划。”他说,然后解释他想了什么。“但是我们必须很晚去用早餐,那样除了我的室友们其他人都会离开了。我不认为我们需要任何更多的观众。”他停顿了一会儿。“你愿意这么做吗?”他问。

     

    Yes。”Draco回答,深思了一下。“不过,如果我们晚了,你怎么认为你的室友们还会在?”

     

    “我昨晚没有回我的房间。”Harry故意说道,“他们会在那。”

     

    Draco轻笑,躺了回去,将他的手臂枕在脑后,然后闭上了眼。“Ah,”他理解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他们会等在那里看是谁跟着你一起进来。”

     

    “精确。”Harry说,侧躺着面对着Draco。“他们真的十分好预测。”非常偷偷摸摸地,他缓慢行进他的手靠近Draco,在毯子底下。

     

    Draco轻哼表示不同意。“我先前已经告诉过你了。”

     

    Harry微笑。他的手指在Draco腰侧高于裤带上方裸露的皮肤上轻跃。“之后你会改变你的主意,对不对?”Harry缓慢地移动他的手指朝向Draco的肋骨。

     

    Yes。”这个单词在一半是抽气声一半短促的尖叫声中被说出。但是Draco没有动分毫。

     

    Harry的笑容扩大。那短促的尖叫是他听过的最可爱的声音。但是现在Harry打算让Draco承认他怕痒。他移动他的手指回到Draco的腰部然后越过Draco的胃部。

     

    Draco转开了他的脸,但是Harry看到他咬住了他的下唇,他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展示。事实上,那看起来像Draco在屏住呼吸。Harry意识到如果他要赢得这场战争,他必须加强进攻。一丝兴奋加入他自己的胆量,Harry搔痒的手指再次回到了Draco的腰侧,然后十分缓慢地越过Draco裤子腰带往下,到达了他的髋部骨头。

     

    突然Draco起身抓住了了Harry的手。“GodHarry,”他喘着气,“停下。我让步。”

     

    Harry背转身,笑。“承认它。”他得意洋洋地说道。

     

    Okay。”Drao说,坚定,开玩笑地,将Harry的手推向Harry的胸膛,这样就能能离得他够远。“我承认我只是对搔痒有点棘手。”

     

    Harry又笑了。“还有呢?

     

    Draco笑了,低声闷笑。他用腹部贴着Harry,用手肘支撑他自己。“我绝对不会说我喜欢它。”他的语调像是尊严被伤害的很深,但是他脸上假笑说明事实并非如此。然后他的声音和表情柔软了。“但是我喜欢这样。”他说,“与你一同醒来。”

     

    Harry若有所思地研究着银灰色眸中的温暖,犹豫着要不要问在他背后已经翻滚了一早上的问题,关于早先Draco所说的话。“这是否意味着我们明天也可以这么做?”他过了一会儿平静地问,“今晚我可以留下来吗?”

     

    Draco严肃地回应Harry的凝视,对这个问题感到一丝讶异。他实际上有一半都在害怕Harry会在早上生他的气然后不再想在与他度过第二个这样的夜晚。“甚至是在昨晚我将事情弄得一团糟糕之后?”他最后问。

     

    Harry微微脸红但坚定地直视Draco的眼睛。“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昨晚发生了什么。我知道我说过的什么……我很确信假如我们谈它……”他的话渐渐消失因为Draco移开了视线往下,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凝视。

     

    “我很抱歉,Harry,”Draco温柔地悲伤地说道,“为昨晚发生的事。我只是想再稍微等一等……而我现在无法解释为什么。”

     

    “没关系。”Harry说,依旧对Draco的态度十分疑惑,但因为关于为什么已经谈得够多了而高兴。“我没有逼迫你的意思。假如你想要在象棋游戏结束之前都等待的话,那是可以的。那不会改变任何我的感觉,或是我想要与你在一起。”他将一只手放在Draco的手臂上,“I would like to stay with you tonight——if you want me to今晚我想与你在一起——假如你想要我这么做的话)”

     

    Drao抬眼,他的眼睛清澈宛如天鹅绒般的灰色,就像被雨洗过的天空。“I want you to。”他简单地说,“Very much。”(我想要你在这里,非常)

     

     

  •  

    Draco微微动了动,越来越适应怀抱里身体以及手臂里突然变沉的重量,意识到Harry已经睡着了。Damn youHarry Potter他想,并不是第一次,但从未想过混合的温柔和悲伤这么想。为什么你将这弄得如此美妙?为什么你将它弄得如此艰难?长时间地,他研究Harry的脸,睡着的脸看起来既孩子气又强大,而且如此的可爱。他因为想起早晨Harry说的话而微微笑。我想知道你是否知道你睡着时是多么的可爱?他想。

     

    他一直在抚摸Harry,让他的手在另一个男孩的皮肤上轻快移动,爬上他的背,穿过他的发,沿着他的手臂往下,完全碰不够他。他的手现在静止了,停憩在光滑的肩膀上。抱着Harry就充满了圆满,就好像他们之间的所有障碍都已经消失。Draco吃惊他能感觉到这一点,完全出乎意料地他觉得满意、甚至满足,只是将这个睡着的人环在他的臂弯里,知道他通过这种方式与他人联接在一起,他可以感受极为强烈的归属感和爱。他想要它,却从未相信它会降临在他身上。

     

    而他现在理解Harry的某些想法而之前他从未,Harry渴望他本身属于一个人,不是谄媚也不是因为他的世界名声,不是他的朋友们,因为他们已经很近,却无法填补Harry灵魂中的空白之处,就好像没有人能对Draco这么做一样。没有人能让Draco感受超过Harry曾带给他的,像Harry那样接触他的感情他的身体。没有人他能够平等地接受,甚至是对他没有任何异议。同样地,Harry今晚也这样告诉了他——没有人能让Harry同样感受Draco曾带给他的。Draco知道,假如事情完全不同,他也许会想要将自己淹死在知道这个事实的喜悦里。

     

    睡着的男孩在他臂弯里动了动,Draco伸手想要弄平顽固的乱糟糟的黑发。他爱这样触碰Harry。他想要所有的可能来提醒与他在一起时刻——那是他所能拥有的全部,他要丢弃的所有,他依旧自私,清楚这只是更多地毁掉他自己,实际上是为了Harry。他恨今晚他所做的一切,不管是对他自己还是对Harry。它伤害了非常多,调动他所有的一丁点的意志力来控制他不要在今晚与Harry做爱。他想要他到痛。但是Harry接受了他改变了主意,而Draco决心在这件事上坚定立场。他没有任何打算在他回家度圣诞节之前结束这个象棋游戏,没有任何打算伤Harry一旦成为他的恋人更深当他知道事情肯定会怎样地结束。但是今晚他从祖母绿眸子里看到了受伤,他无法再忍受任何会伤害他的事情。

     

    还有四天。而Draco现在下定了决心,在这四天,他会给Harry所有他能给的。他会把他对未来的担忧丢在一边,就像他们会永远在一起一样生活。他会给Harry所有这些和坚持这些希望直到所有一切都结束,Harry最终会理解他,将不会恨他,甚至可能会原谅他。深深的遗憾踮起脚尖包围了他内心角落里,但他无视了它。他将尽量不去思索这些事情,不会破坏他们最后在一起的几天用其他的无谓的尝试来让他们分开,或者让Harry注意到他的疑虑和痛苦。假如他是那个现在受伤的人,那没有关系,因为之后将会是Harry,而那有关系。God,那么快,就会轮到Harry。他想知道如此正确又如此错误的事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Draco将他的面颊贴在柔软的黑发上。不,他现在不能再担忧任何坏事了。这些事情会在它们该来的时候来的,足够快。而现在,Harry是他的——在这里在他的床上,在他臂弯里,需要着他。他亲吻着Harry的发顶,将毯子拉上来裹住他们,然后他闭上了眼,放任自己滑入那巨大的安宁和归属感,那似乎总是治愈他的内心当他平静他的思绪安静地躺在那个他爱着的男孩身边。而假如他曾经有一丁点怀疑他与Harry Potter的相爱,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疑惑存在的空间了。在此刻充满他的情感,在他睡着之前,都是深刻而绝对的。他深深地呼吸一次,将Harry带得更近,向它交出了他全部的灵魂。

     

     

    Harry睁开眼睛,他低头,看起来似乎有阴森的烟雾,被模糊却尖锐的光点充满,在他脚边形成漩涡。过了一会儿,他的视线变得清楚,他看到细小的雪花颗粒被风吹落,飘过他的脚踝,撕裂脱散成白色的雾气消失,因为冰的不确定而闪烁发光,反射出包围住他的暗淡的光芒。风太冷了Harry将他披在肩膀的斗篷拉紧。他微微颤抖,很快因为温度的降低而剧烈了起来,阴霾的天空被耀眼的光芒劈开,发出“咔嚓”的碎裂声!空气里激增一股刺鼻的电流气味。深的、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从沉重的、越来越浓厚的云层里传出来。他环顾四周,他的心脏激烈跳动,试图认出他现在在哪里,为什么孤独一个人。

     

    他站立的地方杂草丛生而崎岖。尖锐的,凸起的岩石,黑暗且覆满了光滑的冰,朝着天空突出,在他的四周。这是一个高的地方,他突然意识到他的视线越来越清晰,就好像雾气正从他身边散去,显出底下可怕的景致来。而从没有灵魂的白雾里浮现的东西揪住了Harry的心就如拳头大小的冰堵在了他的胸口。他喘着气大口呼吸,不敢置信与毛骨悚然险恶地压倒了他。

     

    越来越多的黑暗势力在他面前蔓延,Dark Lord的军队显露。他额头上的闪电伤疤剧烈地疼痛,当一位披着斗篷戴上兜帽的人影走到最前面,在他的两侧站着成队的隐藏在无脸面具的食死徒。成队列的摄魂怪在他们身后,宛如潮水一般令人憎恶的生物兴奋地挤在一起。Drak Lord举高他的手臂,给人以强烈感受的哀嚎从那可怕音量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仿佛恸哭,在大风里飙升。

     

    Harry站着无法动弹,麻木且无助,绝望地冻结在这困境。他们人数众多,而他是如此,如此孤单。他不能,甚至不能,站立在他们面前。他们期望他如何去……甚至尝试?他强忍呜咽。但是他不得不,不是吗?他们都指望他。他孤独一人。与他不断上升的害怕战斗,将破碎的无望组成薄布般的不顾一切,他伸向了他的魔杖……然而一只手拍了过来,温暖,纤长、坚定且安心。在最短的时刻他获得了巨大的能量,狂喜于随之而来的力量和自信——

     

    Harry……”

     

     

    Harry……”一只纤长的手鼓励地拍住了他,另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他,但是温柔,肩膀被轻轻地摇晃。“Harry,醒醒。醒醒。你在做梦。”

     

    Harry惊醒,还隐约感到恐慌,他的心跳急速,但很快从那双手迎接他的熟悉的触碰知道他已经安全了。他颤抖地深深呼吸,包围着他的现实的温暖使他稍稍和缓,然后他睁开了眼。仍然是半夜,他猜,只有熄灭的火炉里暗淡的火光,房间里一片漆黑。他只能看见Draco,睡眼惺忪和蓬松的头发,单肘支撑起身,凝望着他,他的脸上蒙着担忧的阴影。

     

    “你在做梦。”Draco轻声地重复。

     

    “我有一个噩梦。”Harry低声说,按着依旧剧痛不已的伤疤。

     

    “这是否经常发生?”Draco躺回去问。

     

    “不。”Harry回答,“没见经常发生。”Draco望着天花板并没有回应。“我很抱歉吵醒了你。”Harry说,对打扰到另一位男孩感到不安。

     

    Draco闭上了他的眼睛。过了一会儿他才说:“你想谈谈它吗?”

     

    “那是……”Harry开始说,他停下了当他意识到大部分的景象都已经消失,只留下对寒冷的恐惧和害怕还有黑压压的穿着斗篷的人影。“那是……Vordermort的军队……我一个人……这就是我全部记得的。”

     

    Draco沉默了很久。Harry开始相信他再次睡着了时他再次开口。“我希望我能忘记我的噩梦这么容易。”他平静地说。

     

    “你也有噩梦?”Harry压低声音问。

     

    “不今年并没有非常多。去年实在是太糟糕了。”Draco转头这样他就能注视着Harry。“那就是为什么Snap能够发现我父亲对我做了什么的原因。CrabbeGoyle跑去找他在第一次发生时。他让我给他谈谈那个梦。第二天,他给了一瓶无梦魔药,那起作用了,但它使我无力所以我并不是每晚都服用它。”

     

    “是不是Cruciatus Curse?”(钻心咒)

     

    Yes。”

     

    Bloody hellDraco,”Harry绷紧了声音低沉地骂道,“我认为你父亲该为对你做的事情而被关进Azkaban。”

     

    Yes。”Draco同意,几不可闻,他的声音冷酷且坚硬如冰块。“他应该的。”在这之后,他们似乎没有任何别的要说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