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19

    节选 - [流年纪]

    1.

    早上坐在B17上,车厢摇晃,反反复复地播放一个段落。

    在那一瞬间,慌乱铺天盖地,喜仔措手不及。她一开始逃避的,假装不存在的,这一刻鲜明到刺痛。她忽然想起在某个大雨的清晨,她骤然醒来。手搁在被子外面,肌肤冰凉。她往窗户那边看去,低垂的三角梅盛开的艳色花朵汲了水重重垂下浓重墨彩,仿佛不详的阴影。她拿出手机拍摄下这一幕,发给阿雪。阿雪回复:早安,亲爱的,早安。于是她飘忽茫然的心落实,全世界早安。

                                                                 ——《百万次相遇》

    来自前不久写的一个短篇里的片段。

    2.

    G弦上的咏叹调Aria sul G)》。

    一根G弦的咏叹调。迤逦。华丽。庄严。沉着。是永恒的与自身的对话,思想在心中流动,尔后随着音乐倾泻。

    晨光破云而出,唤醒大地。最后一个音符落地,我睁开了眼睛,心中激荡的心情依旧未能平复。

    有人从身后拥抱了我,我放下小提琴,他在沿着我的脖颈线亲吻时反身抱住了他,与他交换了浅的吻。之后,我将小提琴放在桌上。尾随而来的男人,他握住了我的腰,要求另外一场癫狂。

    以前我从不相信一夜之间的故事,然而现在我却明了,一息一瞬都可能翻天覆地。

    昨夜是一场洗礼,我听到骨骼在夜里发出的声响,今日我已成年。

    艾利恩。

    艾利恩。

    我在心底默念这个名字,抱住他的肩背,与他缠绵,唇齿相依,唇舌相融。有一扇门,艾利恩亲手将它打开。那扇门的名字,叫做爱情。

    我并非主的信徒,可在此刻,我虔诚地向主祈祷。请将时间停住,让这一刻永恒。

    艾利恩不满我的不专心,轻咬嘴唇,刻意用力撞击。我扣住他的手臂,为这个展现在我面前的新世界欢喜。

         

                                                                                     ——《无处安放》

     

    来自今天写的耽美短篇。

    我向来是喜欢古典音乐的,不少文都以古典音乐为背景。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心情郁结的缘故,写出来的字,总让我心悸。

     

  • 2010-11-17

    梦想照进现实 - [流年纪]

    1,

    跟同事讨论,年底该怎么办。年初身体虚弱的缘故,到现在都没有养好。也因为任性地在各个城市奔,结果花费了不少。然后,如今的工作并非是个来钱的活,根本没存下钱。

    群里,老七愤愤,二十四万字,只拿了几百块。老九说,5.1到现在,休息够了,老本快花光了,明天去上班。

    我在忙里偷闲中看到,只觉得……想叹气。

    感觉上,毕业后第一次,如此憋得慌。没有钱+没有男人=不安定=没有安全感。几个人在广州,这里都不是故乡,更觉得那种不安稳的感觉很闹心。流霜也在说,没钱太憋屈。单梨和白饭也纷纷表示要挣外快。

    我也只能叹息。

    母亲又给我介绍了一对象,对方是郴州人,已经在郴州定居。周末时聊了两句,觉得无话可说。我知晓母亲的意思,反正在外面也挣不到钱,身体又不好,何必。何不回来。

    只是,好不甘心。

     

    2,

    去年,同人+原创+翻译,大概约莫六十万字。同人+原创的部分较多,翻译不过十万字左右。

    今年,同人+原创+翻译,至今为止,约莫二十万字。

    不小心翻出07年给杂志写的短篇,顿时诧异,“居然比现在的我写的要好。”随即发给老九,老九回答:“故事紧凑,确实很好。”我叹气,“比我现在写的好。”老九安慰,“至少你现在文笔进步良多,不过论故事性,确实那时较佳。”我:“……是。”

    后来数字。老九说,今年坑开了不少,肯定有二十万字的原创,同人不表,她并不混圈子。然后说,“倦了。”

    我说:“比起倦,我更心累。”

    写字原本只是兴趣爱好,后来同稿费挂钩,再同名气挂钩,我深觉自己已经停滞不前不说还不停倒退。

    我对老九说:“不知道该如何走下去。”老九答:“虽然我也一直觉得我就到此为止了,但还在挣扎。”总归是OP铁杆粉,乐观、积极向上、不服输、永不放弃。我也认为我该如此,但是,好倦。这种倦态实际上是——现实和梦想的磨合,我在现实面前往后寸移。

     

    3,

    看《洛丽塔》。

    辗转反侧的欲念,深藏暗埋的渴望,见不得光,宛如地下生存着的动物,有着固有的“难看、低俗、令人恶心”的姿态。

    永远逆光而行。

     

  • 2010-11-14

    笑靥 - [流年纪]

    1,

    总算记得整理照片。= =杯具地发现,我眼窝有了,锁骨……那里窝下去好大一块TAT

    哭了。

     

    2,

     

    老九说,“意犹未尽”更佳。

    我却喜欢“眼底含满笑意”。

     

    3,

    人活着,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开心。

  • 2010-11-08

    玩弄 - [流年纪]

    晚上回来,看到扔在床上的相机,发现很久没玩弄它了,于是玩弄一番。

     

    发一张上来。窗户那边太不雅了= =于是马赛克之。

     

     

     

    挺满意最近的状态的,皮肤的感觉不错,精神也还好。

     

     

  • 1,

    九九写了新文《舞娘默示录》,写的真好。

    末日。丧尸。黑暗人性。

     

    2,

    于是晚上就做了个梦,梦见九九情节里,被众人围击不得已将食物全数交出的我们三,我,老九还有老七,一路奔向超级市场。

    本来我们手拉手很安静地穿过丧尸群。

    丧尸在我们周围摇晃着移动。面目狰狞,身体破烂。突然,一只脑袋一塌糊涂的丧尸头上的血块落到了老七脸上。老七立马放声尖叫。丧尸脑袋全部侧向我们,泛白的眼睛,青白的身体,一致朝我们扑来。我跟老九一人拖住老七的手拽着她往前跑。跳上围墙,迅疾把脚收回来——我差点被咬住脚——然后朝高树奔去。

    好不容易,我们爬上了树,暂时安全了。

    丧尸在我们脚底下晃来晃去,还有丧尸撞击树木,试图将我们撞下来。

    我的脑袋快速转动,思索该怎么逃亡。而这时,我所在树枝对着的二楼玻璃窗发出清脆声响。一只丧尸呲牙朝我扑来。我吓了一跳,身体落下,眼看就要掉进丧尸群中!!!!

    ……我醒了过来。

    浑身冷汗。

     

    3,

    LOST,LOST。

    要找时间更新,艾路的丧尸文。L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