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17

    Hurt - [流年纪]

    1,

    今天看文看到一句话“只有受害者才会死死抓住伤害不放,而加害者早已云淡风轻地不关他们的事情。”世界就是这样赤裸裸展现它的不公平。当然,也会有人说,放过就会过去。可伤口哪里是那么容易痊愈。痛的不是自己,所以无所谓吧。

     

    2,

    我忽然想起初中的一些事情。

    想起高中时,还未散去的那群人凑在一起,阿天问我:“你是否至今仍讨厌我。”我回答:“是。”他言:“你怎么那么小气。”我诧异,反问他:“我何必大方?你当年口舌化利剑,伤痛我的心,现在回想起来我都觉得痛,你为何理所当然以为我会原谅。”

    阿天摸摸鼻子讪笑,“你是善良的人。”

    我笑笑,想。阿天你不过是不爽我对其他人笑脸,而对你冷若寒冰。你觉得丢了面子,想找回场子罢了。哪里有一丝一毫的悔意,况且,我要问起你哪里对不起我,怕是你要反问一句“我哪里对不住你”罢。

    瞧,伤害他已经忘记。我却忘不了,我躲在被中,甚至做梦也哭出来。整个宿舍的人都听到我在我哭,却无人过来摇醒我安抚。

    我哭着睡去,又醒过来,忘记昨夜。在别人忐忑询问时答一句,昨晚?我不知道哦,睡得很沉。说梦话,在梦里哭,这些辗转反侧,我无法说出口的痛,直到三年后才好。

    你觉得为何我要原谅。

    伤害过我的人,至今为止,我只原谅一人。因为,失去她比我受伤的地方更痛。我不想更痛,所以原谅。而不原谅的人,并非是我不大度,也不是我记恨,我只是,觉得这样的人就扔在长河里随水而去。这个人,不必再出现我的生活中。

    我记得杜生说过,“你是比我更洁癖的人。”

    我要求精神的全神贯注,要求一心一意,因为我做得到为何你做不到。——[笑]——这也大概是为何现在我单身的缘故。因为,我认为,这个人配不起我十分好。我并不十分好,可我诚心诚意。而你半分诚意都拿不出,那凭何问我要。

    我从一个“好人”,渐渐长成一个“刻薄懒散冰冷”的人。我感谢每个给我上一课的人。不过,我却依旧天真。

    当然你对我微笑,我也会回以微笑,但是你别想你对我冰冷时我会张开双臂抱住你将你捂暖,我只会笑,往后退开到安全距离。不言不语,却已经'Goodbye'。我想,这非常适合。

    有些人一辈子也不会明白,为何我曾经对她甚好,后来却是陌路。

    说穿了,不过是[我更爱我自己。]

    就这么简单。

     

    3,

    我曾经对我自己说。不管如何,保持自我。我娘亲说,要做一个善良的好人。我认真地保证,会的,妈妈,我会的。教养。温柔。坚韧。妈妈教给我的,我通通铭刻。

    曾经从广州回去广西拿毕业证的火车上,坐在隔壁的大叔问我,你教养真好,父母是老师?我回答,不。父母都是农民。他感叹,你完全不像这样的人。我笑笑。并不是农民和农民的孩子就会如你知道的那般一个印子。

    上次中秋相亲对象,打电话给他父亲,道:“我看不上这个。”直白简单。介绍人让我娘去跟他父亲聊聊,再见一面,事情会有转机。

    我娘很生气,冷淡不失礼,“对不起,我女儿并不中意对方。这件事,到此为止。”

    我娘电话,在前日,才漫不经心提起,我也勃然大怒,我娘安抚我说不用生气,我说我气的不是这个,我对娘隐瞒了相亲时的细节,于是提起,道:“娘,你别再跟这人扯在一起,儿子尚且如此,他老子如何可想而知。跟这种人做亲家,怕是要尊严扫地。”我娘听完我叙述,也生气,喃喃:“你怎么不当时那话刻薄他呢。”我失笑,“娘我是你教出来的。”

    爹娘在家中,做了一辈子善良的好人。

    爹做了一辈子的好官。

    内退后,被人告上法院,罪名“贪污”。我听到时冷笑。——贪污?要是贪污为何我家还在乡下?去城里买房啊。

    我娘做了一辈子好人。

    敦亲友邻。有困难可找我娘。我永远记得,我娘因急性肠炎住院,我爹要求借债的亲戚还钱,那已经金玉满堂不上却也富贵流油的亲戚们家里没钱的嘴脸。三个月,一次也未曾来看过我娘一眼。[娘未免我们担忧,三个月一个字都没跟还在大学和中专的我跟弟弟提]

    过年时我哪里也不想去,亲戚们过来拜年,也不过懒散。转身后,有哥哥拉住我,“十分不好意思,钱会还的,再缓缓。”

    我只笑。

    我还是说不出“等死了吗”这样的话。

    就比如稍早,我也只会冷淡转身走人,而不会舌战一番。

     

    4,

    祝各位玩得开心。

     

    我就不奉陪了。

     

    5,

    曼仔说,别care。

    共勉。

     

  • 2010-12-16

    Snow - [流年纪]

    1,

    娘亲昨夜特意打来电话,“家里下雪啦,从中午一直到现在,雪积得很厚啊。”突然想起08年春节我回到家,当天晚上下起大雪,我娘也是推我起来,“下雪啦,要不要起来看雪。”

    =V=

     

    2,

    广州今天比较冷,早上一点都不想起来。

    心脏从昨天就一直不舒服。生气真的很不好,不好。

    然。

    人无脾性被人欺。

    这是条现实真理。

     

  • 2010-12-14

    So tried - [流年纪]

    1,

    CSI第八季看完。

    继续说Gil和Sara的爱情。Sara逃出后,回归。Erichle问她:“你同Grissom什么时候在一起的?”Sara回答:“Two years ago。”

    后来他问Gil,Gil回答:“Nine years ago。”他合上记录册,不屑或者说怜悯,“你们应该先对口供。”

    之后Gil问Sara这件事,Sara笑起来,说:“Yeah,nine years ago。”“不知道为何你问了许多人类学的问题。”Sara说:“对,因为我在等我自己积攒够勇气邀请你一起吃饭。”

    Gil和Sara去看他研究的蜂群进化。Sara说,“不管是什么,你做的,我都感兴趣,并且愿意参与。”一点都不浪漫啊,蜜蜂在他们身侧飞舞,而Gil鼓励Sara脱了手套去触摸蜜蜂,说只要不捉它们就没事。

    Gil在中途向Sara求婚,Sara下意识地捏紧,结果被蜜蜂蛰了。Gil似乎忐忑,再问了一次。Sara说:“Yes。”

    然而Sara始终还是累了。

    童年的家庭暴力阴影。从小活的不够洒脱。一直宅着。网络购物,商业广告。永远是犯罪。爱情。婚姻。家庭。各种罪孽。

    看着Sara坐在更衣处,掏出刀子,一下一下地割去“Sidle”的铭牌。镜头渐渐暗下来,隐去Lab里其他人的身影,只余下她一人。那种悲怆仿佛密集的网一层层将人裹住,无处可逃,无法呼吸,已经就要窒息。

    她留给Grissom一封信,坐上出租车离开。拉斯维加斯的璀璨灯火落在车窗上,流光溢彩地淌过去。她始终不发一言,眉头微皱,似乎是哭了,又似乎没有。

    原来不喜欢Hodges,觉得他是那种想要圆滑结果落了痕迹,虚荣满满,是个浮于表面的男人。然而从第七季开始改观,到这一季,还觉得这男人挺可爱的。尤其是他设计了游戏,同Grissom玩时,在Grissom说再来一盘时,他好像看透一切其实很笨拙地安慰Grissom时,我觉得他比Nick呆呆地走来邀请Grissom去吃早餐还要可爱。真傻呢。但是,他是真心的。

    噗。

     

    2,

    昨晚看了鼓手K99的文,发现她文笔极好,用词犀利且掐中弱处,令人深陷局中。

    嘛。

    固执总是自伤。祝安好。执着是苦,放下是苦,进退不能,不如归去。

  • 2010-11-30

    Do you make up - [流年纪]

    1.

    CSI第七季看完,第八季下载中。

    描写下我最爱的一段。

    Gil去法国,为期四周。他在离开前,找到Sara。

    Sara正在换衣服。

    Gil对Sara说:“我叫的出租车到了。”

    Sara扬起眉,“那……一路顺风。”表情有些冷艳的僵凝。

    Gil说完这句没走,看着Sara换掉外套。之后他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才稍微走近Sara,放低了声音,“I'll miss you。”

    瞬间,Sara似乎是呆怔了,又似乎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却像是有些慌乱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胡乱地应了声。

    后来,Gil在法国的夜晚,提笔给Sara写信。他在信中附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他将信装进信封,写上了Sara Sidle,继续写地址时却顿住。

    最终这封信被Sara看到是在Gil的公寓里,他们一起靠在床头看恐怖片。Gil中途叫上他的大狗离开去书房。而Sara回头,就看到Gil夹在厚厚的书中的露出一角的信封。抽出一看,上面是自己的名字。

    Heather夫人我很喜欢,美丽,智慧。Sara听Catherine提起Gil和Heather之间的过去,表情有些僵,之后拙劣地转移话题。

    Gil一夜未归,留在Heather家中,Sara说:“我知道,理解的。”Gil的表情是难得的无措。不记得是之前还是之后,某间妓馆发生拳击手死亡事件,Sara问Gil,“你来过?”Gil道:“办案来过。”Sara问:“你没叫过?”Gil答:“没有。我觉得……这很凄凉。”

    中间的对话我已经不记得,唯有记得他们两人并肩走在山道上,随意地交谈,Gil紧张,Sara看似不care,但实际是care的。Gil说,Make love得有love,不然就没有意义。

    最后,Sara道:“希望我晚上没有让你有这种感受。”

    Gil回答:“You make me happy。”(你令我快乐)

    Sara最末一集被模型杀手盯上带走,Gil喃喃自语:“不,跟Bleach没有任何关系,跟我有关。她认为我使她失去了最爱的人,于是她要让我失去最爱的人。”

    镜头在CSI部门各人脸上扫过,每个人的表情都尽量保持平静却难掩暗潮。

    Gil作为老派的人士,真让我觉得……啊,真好。

    我也想遇到这样的人。

     

    2.

    前天出门,老七说:“I made very stong up。”

    我诶诶诶诶地也自己化了一个,还特意造型般戴上了宽沿帽,折叠起帽檐,牛仔裙加白色小西装,类似牛仔打扮。

    珍珠粉倒进润肤乳里,抹一层保湿以及美白。

    淡紫色眼影,细细描绘出眉毛形状。

    戴上白色的大圆形耳环。

    踩上高跟筒靴。

    OK,Made up。

    用餐时,我侧头看坐在身侧的老七,她黑色的眼影氤氲出朦胧的韵味,令人觉得十分漂亮。想到自己淡色的妆在完成时望向镜中,苍白里一抹淡色的影,虽然并非明显,但也有了色彩。

    It's a beautiful day。

    Do you make up ? How's  your day?

     

  • 2010-11-28

    还在 - [流年纪]

    1。

    许久未曾去到海贼+誓约,大概是热情稍减,或者说,看着满版都只是自己的文章觉得很无奈。

    热爱路飞,以及喜欢着路飞中心CP,不说人少,而是越发缺乏写字的热情了罢。

    前晚写完乐之声·秘密篇12章节,睡下时,觉得心情愉悦,有预感绝对会梦见路飞。果然啊,那个家伙却并非大笑着没心没肺的样子,而是靠在船舷上喝着酒。

    啊啊啊,总觉得这一幅画面跟他很不搭调,可是我心知肚明的,蒙奇·D·路飞,也已经长大。

     

    2。

    看到Arikaka在年初1月时在海贼+誓约上的开贴,知晓她很好,顿时觉得安然。

     

    3。

    尽管已经走上了不同的路途,但曾经我们相会相融,在某些时刻知己。

    甚好。

    我也想要能干脆说再见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