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18

    Be As One - [流年纪]

    1,

    很神奇,我竟然也会有迷惘的时候。

    但是真的很迷惘。

    下午坐在空旷的房间,屋内凌乱,皆是搬空后的萧条。我呆呆地坐在床板上,思考,为何我会来广州。母亲和父上都建议说,广州较近,回家容易。

    我是个恋家的人,虽然一直在走,但是我根本舍不得走太远。好像不近不远的距离,正正好。

    然后我又想,为何我正准备上京。

    我一直不愿意离开广州,一直不想去远方,但如今却准备走向远方。哥说:“你来吧。”那一瞬间的心动,我无法否认。我一直在要求一个全部,不是你跟着我来,或是我跟你走,而是我需要你。真可笑。挂了电话,我给老七和流霜发短信,“怎么办,我居然还会觉得爱情会比面包重要。”

    我说好。但是,我根本不敢跟父母提。但是,他们首先察觉到,然后问清楚了,然后支持我成行。

    北京——>郴州。这个距离,不是我想要的。我年纪不小,他们期望我跟找到良人,他对我好,照顾我。便足够。我奔赴一场恋爱,可并不知未来。

    我只对哥说,我信你。可是,我信的只是你这个人罢了。

    广州这几天降了温,很冷,空旷带起了穿堂的风,我手脚发凉,眼泪落到手背上,寒凉得让我灰心。

    哥晚上电话,说,他压力大。他母亲觉得我心脏有问题,不太喜欢。当下的念头是,我后悔了。母亲提过,我却不在意。我到底是年少,并不知晓换位后的想法绝对不相同。

    北京已经成行。

    但是恋爱让人软弱和迷惘。

     

    2,

    Please。

     

  • 2011-01-13

    兵不血刃 - [流年纪]

    突然就想做一个封面,没办法我们家路飞就是上镜,轻轻松松……

    =V=

     

    2,

    要说件二里吧唧的事儿。

    但是不知道从何说起,简单而言,就是“被当枪使、过河拆桥”……

     

     

  • 2011-01-04

    2011 - [流年纪]

    1,

    嗯,2011年到了,2012还远吗?

    世界末日,全世界为我陪葬什么的——很玛丽苏哈哈哈。

     

    2,

    2011年1月1日凌晨,嗯,也就是晚上,做了一个美梦。我梦见同老七、曼仔逛大街,貌似逛广百,也许是天河城。偶遇一高、瘦男士,他隔着人群对我笑,眼神明亮。出于礼貌,我回以笑容。然后心里暗自嘀咕,哇,我喜欢的款。

    这位男士在接下来的下午,我们三逛街途中,不停地出现。我们逛到五点,饿了决定去找地方吃饭。他走上来,看着我,问:“几位女士你们好,我是否有荣幸请你们用晚餐?”

    我心狂跳,假作不在意目光转去询问其他人。

    老七挑眉。曼仔欣喜。

    于是欣然前往。

    餐毕,他开车送我们三回家。曼仔住的稍远,于是他先送曼仔,稍后将车停下,走路送我跟老七回去。我觉得他傻,我跟老七同曼仔住的地方,走路不过十分钟。只是因为车子无法调头,而这样来回奔波。笨啊。

    第二天上班,下午,收到他电话,约我出去吃饭。

    晚上照例开车送我回来。到达BRT,我说可以停下了。他没开中控锁,说:“我不想送你回去。”我惊讶。他看着我,我只记得眼神明亮略有水光,很潋滟。“要不你跟我回家吧。” 我晕,“我们才见两次。”虽然我对他有意思,但是我还是矜持滴。他没开锁,就那么看着我。我无奈。他看着我,突然附身过来将我从副驾上抱过去坐在他腿上。我当时还闪了下神(坐在副驾千万别不系安全带各种危险啊)然后,他就这么抱着我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天光蒙蒙亮的时候,他蹭着我的后颈,问:“身份证带了么。”我困呢,迷迷糊糊点头,“带了。”……然后,我闪婚了。

    梦,它还没有结束。

    下一个场景,就是我搬去他家住。过没多久,他觉得我上班累,要我辞职。我想了想,于是辞职另找了工作。他本来见我辞职挺高兴的,没想到我下个星期就又上班了,他不高兴。于是,我们有点吵架。

    然后……我醒了。

    2011年1月1日。我记住了。果然是,时来运转,连梦都这么美好。=V=

     

    3,

    2011年,文计划。

    A,《漫长的时光》+《百万次相遇》3月写完。

    B,至少发表8篇短篇。

    C,翻译计划:《DMATTOE》6月翻完;《Malfoy Falvor》,一个月至少两更;Checkmate……不在计划内我远目看心情吧。新文翻译计划一篇,已选好文。=V=

    短篇,十篇左右;

    C,开坑可能无数,今年至少要完本四篇文……>_<

    硬计划:

    A,5月换小本;

    B,存钱2万;

    C,呈母上1万;

    D,给家里电器大换血。

    Fighting!!!!!!!!!!!!!!!!!

  • 2010-12-28

    蛋疼 - [流年纪]

     

    1,

    月底就25了。

    蛋疼。

    数一数,发现自己杯具地已经快六年没男盆友了。没男盆友也就罢了,已经快三年无人追了……(话说你整天从不出门生活里没个男人也怪不得女人对你告白啊其可修)

    蛋一阵阵地疼。

     

    2,

    今天看了不少书。

    在微薄上写了不少类似感慨的玩意儿,希望我这手残快点好。= =我估摸着是被打击惨了,暂时不想动笔了。我了了个擦的!

    最近才发现原来我是个玻璃心肝的主。晕死去。

     

    3,

    发现,萧红的文笔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犀利的艳,好似能割伤人。

     

    4,

    我思春了。

    =_________,=

     

  • 2010-12-19

    装蒜 - [流年纪]

    1,

    整理照片发现的。

    嘿嘿。

     

     

     

     

     

     

     

     

    ——>初哥说,汝盘髻美甚。

    吾心大悦。

     

     

     

     

     

     

     

     

     

     

     

     

     

     

     

     

     

     

     

    ——>跟老七曼仔出去约会时的打扮。

    假装自己是牛仔。顺,此时未化妆。头发亦未干。

    综上不过一个词:装蒜!大笑三声。

     

    2,

    应该要做来年计划了。

    昨晚忽然梦见06年的自己。想到那时,曾有过的‘十年计划’,我说,现在真是,连一年前的自己都比不了,越活越回去了。

    失败。

    a,工作计划,存钱计划;

    b,写文计划;

    c,翻译计划;

    d,男友……呃,还是pass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