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久没有这样文艺又做作的心情。

    但是半夜醒过来,侧头看到窗外昏暗的橙色灯光晃晃悠悠地掉进来,我只是忽然就没办法转身闭上眼。

    其实这一段是一段没什么好提起的小插曲,只是辗转里到底是意难平的躁动难堪。

    不过是一个平常的周五夜晚,不过是做宝鉴任务种树的一段平常。不平常是一上线便被人邀请PK。作为一个HH暴力娘,我习惯被人邀请切磋。我只是不喜欢对方竟然是一只奕剑。不管是兵解还是观其妙,甚至三阳真火,通通都让我头疼。果断败了,我没有多余的话。然后他问:你果真是妹纸?真·妹纸不解释。到了YY还在怀疑,你变声器吗?……当然故事的主角不是他,是另外一只。他是个牵线人,爱好拉郎配对。他说我家有只羽毛,哦,对了他最近准备买号一秒变天机。你觉得怎样?

    在大荒孤身半年多,身边好友几乎个个身边有伴,所以我想了想,说,来一起下个本看看。

    后来的后来,怎么发生发展,我记忆太坦白它明说它印象不深刻没有记住。

    大概是下本空闲之余,系统就会红字提示我,xxx在温柔地抱着你,还在提示我,哦他在呢。

    再然后的然后。

    是某日,刷钻出了幽谷,马上就来一个切磋邀请。我一看,是势力的某只傲娇WL。少年玩女号,还爱变音变磁性少妇,你是为哪般?于是我跟他说了,他说切吧。然后开始,WL果断隐身了,然后他速度跑来跑去,我换了锤子,一次反隐机会,一锤子下去。砸他现身,他立马化雪跑远。我换上长刀暴走追过去,一个伤。力荒火伤不起,低命中让我哭泣。半血刚身,我果断放开。切了对方大半血,而后一个伤。赢了。WL怒了:天机你怎么回事,老跑来跑去挡我视线,还放龙阵!傻逼啊你——”我在这边抿嘴笑得很欢。

    嗯这个傻天机,他看得到隐身的你,他跑过去告诉我位置。这个傻天机觉得我要输,开龙阵给我加了近两百属性点。对不起呢,这只偏心好明显。

    也是这一次之后,再被势力的人调侃,哟你情人你对象,我再也没有反驳过,只是沉默以认。

    我做完任务,拿了两张飞行符,点开地图,幽州神石只开了一半。我从誓水之滨的祈风台出发,降落到地心的暮苍渊,飞过重重藤蔓飞瀑,找半天才寻找到藏在绿萝禁长廊旁的绿色神石。他问你在做什么,我说我在天上飞。他说你在幽州开神石,怎么不带上我。我说好啊,你来。我正飞往古战场,到囚龙山等你。他说好。

    他在做师门,我停在蚩尤军寨上空,巨大的肋骨闪烁着青蓝光芒直指天空,徘徊着75级的红怪,哪怕只是一下我也便立时死了。我跟他说了,他说不要担心,我马上就来了,我挡在你前面你跑。路过百叶林,天空蓝色让人心碎,我说这里好美。他呵呵笑,绕着我飞来飞去。

    后来,我飞行符到时间了。我说我在暮苍渊等你。我在绿萝禁等你。再后来,我们都没有说话,安静地拥抱待机,任脚踝下清澈流水微荡。

    之前有这样的傻兮兮对话。

    “喜欢奕剑吗?”

    [瞪眼]怎么突然这么问?”

    看我变奕剑……”然后我就看着他把帽子给取消显示了,披散着一头白发,真的很像奕剑。这只伪·奕剑很得意,“怎么样,我帅吧。”

    我笑着点头,“真的很帅。”

    我们奔跑过绿萝禁的长廊,跳下浅水滩。

    习惯开轻功暴走,HH妹纸一身鲜艳红妆,拿着长刀傲然而立。

    他突然对我跪拜待机,“女王在上,小弟愿为你效劳终生。”

    “嗯,骑士的称号赐予你了。”

    尔后我们一起去做七日之痕任务,这是个超变态的任务,不过我并不知道。他说你跟紧我,小心。75级的主动攻击怪,一坑一谷,很自然的,我们死了。一次又一次。他做到了他说的,他死了我才会死。

    我们三人玩的这个游戏,BX妹纸说上天赐我一个奕剑哥哥吧,WL姑娘说让开天机哥哥是我的。我说你们都弱爆了,我希望有一天,有一个HH哥哥挥舞红翅膀对我说,来,我们一起输出一起躺尸吧。怎么样?极致的浪漫吧?她们齐声吐槽,你去死。我呃是啊我死很快的脆皮伤不起啊。

    最后BX妹纸如愿牵了一只翅膀奕剑回家,WL妹纸被奕剑师父骗回去当媳妇了,而我一直没遇见HH哥,却错身碰到了愿意陪我一起输出一起躺尸的天机。

    BX妹纸在半夜对我说,你还想什么,赶紧抓住嫁了吧。

    故事听起来很美,只是我没有说,我们常常数天见不上一面。他下高本,我玩剧情任务,跑战场混流光。我也没有说,他家里有一只BX师妹,无比娇弱十分害怕寂寞需要师兄陪伴。

    我说我要努力战场拼命流光,换战场套。他没有问为什么,我以为他懂。我只是太理所当然,有些话不说多么有默契都不会明白,何况我和他不过大荒里不足月的相伴。

    我连三千声望都没有混到,大荒已风云变色,传言某某同某某在一起,此刻正在炫耀幸福。我正帮忙下古2,还未改版的古2,作为三YLBX一脆皮HH的团,我果断主动揽下了抗本拉怪的责任。截图出来时,我漫不经心扫了一眼,没放在心上。然而,密语很快来了,是关切最新发展的妹纸。

    她说,xxx怎么回事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怎么现在跟他师妹抱在一起?

    也许你会说,不过一个游戏而已,何必那么道德感,那么较真。我当时表明,他们没什么,估计是她离婚了需要点安慰吧。然后我等他解释,一天两天三天,在线却无任何动静。我明了,膈应且恶心。

    我约他到幽谷,交易他还钱。在一起期间,他给买了一本贰浮劲。他说不必,我送你的。我不清楚当下的心情,我知道的是我马上申请了战场,进了雪竹阵。进去之前我说我原来是接受的,但是现在不想要了,用着有点恶心。你同别人在一起,我没话说,但是你得有话对我说吧。他说我还没打算结婚,做朋友好吗。彼时我杀了三YLWL,完全皇帝附体第一次在战场切这么多人出来,看到这一句,我干脆利落地删除了好友,回想彼此行程确实大荒就此不见。

    其实突然想说不过是因为睡之前,翻了翻游戏截图。那时我们死在十日之痕,复活到东海之滨神石,坐下来挨在一起回血回蓝,远方的天空湛蓝如洗,衬得我们的背影好似十分相亲相爱。

    我看了很久,最终也没有按下删除键。

    半夜三点不适合清醒。

  • 2012-02-27

    久违的鸡血 - [流年纪]

    1.

    换了公司,却换回了老本行。

    第一天便是纠结的封面文案,纠结得哥的蛋都碎了。最后碎习惯了,文案自己稍微满意。甚至有种自己在升级的感觉。这种feel不可言说的美妙。

    2.

    忽然觉得这种状态很好。满状态原地复活。

  • 2012-02-13

    爱与做 - [流年纪]

    1.

    猛然发觉我所有的日志只有一篇关于爱情。

    昨晚关掉了游戏打开邻居的耳朵听了一首法语歌。听不懂的歌词中间夹杂着No thanks的循环。

    我又干了件傻事。我对我师傅说快来娶我。然后云麓少年说猫猫快嫁给我。

    他不停地暗示自夸自赞,高、帅、富、年轻,随意地说:“我都不嫌弃你比我大你为什么要嫌弃我小。”他的小心眼、独占欲,盆友说哇哦好萌好可爱的少年。我笑笑不语。

    我早就长大成人,早就没有冲动去爱甚至连被爱都会左右闪躲,小心翼翼固守安全距离。

    我总是顾左右而言他,然后看着你跳脚。我想有一天你长大,你还记得这件事会更生气。因为这个不坦率的大人啊,站在原地不动却还想要你更多的温柔。真自私真讨厌真可恶对不对。

    2.

    嗯。

  • 2012-02-05

    2012 - [流年纪]

    1.

    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年,其实也没有特别的感想。要是大家一起死了,总比自己死了而别人放肆地活着好。嗯真的挺好。

    2.

    勤奋也许出不了好结果,但是懒惰一定不会有好结果。

    3.

    新年快乐。

  • 1.

    有一首歌。

    她说她前半生都为此而战斗,诞生了这样一张弹着吉他安静唱歌的专辑。

    我只是偶然地遇见了这一首歌,很随意地点开,而后在静静的歌声中,默默地流泪。

     

    2.

    有这样一个故事。

    阿呆跟阿萌。两个傻子的故事。

    属于我的盆友小七的。

    她说,阿呆什么都记不住,而阿萌什么都记住了。人们评价说:你做傻儿也做得不快乐。

     

    3.

    两厢夹杂,翻江倒海的情绪轰轰烈烈地压过来,我几乎要窒息地难过着。我尽力专心致志地工作,可还是模糊了眼前。

    我只是很难过。

    认真想了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只是很怅然。这怅然击倒了我,让我无力承担,只好哭泣。

     

    4.

    等一等,就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