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概在还未曾认识的时候,会被以为“啊,那个人该是不太好接近的人”。

    然后在认识了之后,就会被评价说“诶都没想到你这样的平易近人跟乐观开朗”。

    好吧,我得承认,我这张脸,笑起来跟没笑的时候,差别很大。曾经还被知己好友说:“你沉下脸的时候,我是完全不想接近你的。虽然你不发火,但是气氛太压抑了。你整个气场都盖过来了,太容易被你影响。”

    我听到的时候,完全不知道是该怎么笑,又或者要哭一哭。其实,我真的不太哭。年少的时候跟父母亲吵架,又或者是做错了事情被揍,我都是倔强地不会哭的。

    何况现在这么大,因为心脏不好的缘故,我已经可以控制情绪的情况下,更加不愿意哭。

    而且,这件事未曾到哭泣的程度。

    跟自己差不多十年好友关系的兄弟在前不久电话过来说,“怎么觉得你好像在闹失踪。”我笑着答话:“没有啊,我一直都在那里。电话也没有换过。”

    他说:“那你怎么不主动联系我?还有其他人啊,他们也在GZ。”

    我略微惊讶,继续笑,“没有关系啦。我在这边完全没有觉得寂寞。”

    他完全不知道怎么跟我说下去,只好叮嘱说:“不要总闷着啊,你之前可是我们的开心果呢。”

    啊啊啊,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三年还是五年还是七年?

    好像也曾经被认为“是你的话就绝对没有问题”,所以把最困难的东西交代过来——啊咧?突然提起这个,是为什么?——啊,想起来了,因为最近的新工作,让我稍微地觉得很无奈。

    并非是不能做,而是“全部交给我的话,你觉得我是超人么?”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但是这些情绪我还丢掉得蛮快的。

    撒娇啊,任性一下下啊,忍不住要压迫下其他人啊。

    自己就马上振作起来了。

    大概是,曾经被说过的“是你的话就绝对没有关系,因为你肯定会马上就站起来的,打不死的小强”。

    我不爱这个评价。

    但是我也无法否认,我就是那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