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说一说我父母的爱情故事。

    很小的时候在阁楼翻家里的藏书,翻到了爸爸曾经跟第一个喜欢的女生来往的书信。那时候,看着新的抬头,“亲爱的伟”,都觉得想掩住双目,觉得羞赧得不行。

    妈妈走进爸爸的心里,由老妈的话来说,感觉也很不可思议。那个时候,爸爸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才子,长得又帅,不过还年少的时候就一张严肃正经的脸,同龄人都害怕他。而妈妈念了3年级,就不得不回家干活,而且妈妈从来不觉得他可怕,从不怕他。她自己也觉得奇怪。明明一开始什么话题都没有,就爸爸在放牛的时候,一边看书。而妈妈放牛时,一边割猪草。后来就无话不说了。整夜整夜里腻在一起,但却依旧是纯洁的关系,仿佛只要手牵手,就满足得不行了。

    当然,那个时候讲究门当户对,讲究身份对等。爸爸和妈妈当然被反对。从妈妈的角度来说,哎,跟这个人在一起吃亏受累的可是自己。于是,坚决地提出了分手。

    爸爸跟着党的号召,跟随工队上山架桥修马路。一次不恰当的爆破,爸爸从十几米高半山崖摔到了河床上。腿骨当场断成3截,其他伤他们也不肯详细说。我妈妈听说了这件事,她当时刚好要去见相亲对象,听说这个对象几十年后依旧疼老婆到心底,舍不得她做一点重活。但爸爸求兄弟买了礼物给我妈妈,求她去见他最后一面。

    而这一面之后,我妈妈就嫁了。

    因为,我爸爸非她不可。三十多年来,她跟着一直是党的好儿子的爸爸,被婆婆嫌弃,因为姐姐的事情被族里的人羞辱,最生气的时候,也想过离婚。但最终,妈妈只是叹气,“他没有我不行。”

    这么多年,爸爸只要生气,我们就感觉雷公打雷一样,超可怕。每次生气,我们都小心翼翼夹起尾巴做人。

    而每一次生气,必须是妈妈去哄,爸爸才会不再不高兴。然后,这几年,爸爸因为妈妈不再哄他,而反复埋怨她不再对自己好了。因为嫌弃他老了= =

    结婚前,爸爸的收入全部上缴给了奶奶。而结婚之时,由于奶奶不喜欢妈妈,只有妈妈带来2个新箱子,和一床新被子,一床新床单,就布置成了新房。

    而结婚前和后,爸爸送给妈妈的除了自己一片真心,也只有一件的确良的衬衫和一条的确良的花裙子。

    婚后因为奶奶的不喜,渐渐的,爸爸的钱就只给妈妈,但妈妈从未亏待过奶奶。她从小跟我们说,她对我不好,但我不能对她不好。我是晚辈,是媳妇,该受的。

    而爸爸这么多年来,只曾经偷偷说,他存了好多私房钱。妈妈告诉我,其实他存完就告诉她了,然后,别的不说,你去问他密码吧,他肯定不记得= =

    爸爸身上除了烟之外,一分钱都没有,每次出门都是妈妈塞给他钱,他回来后,就又交给我妈妈了。还一样一样告诉我妈妈,他画了什么钱。有一年,妈妈陪姐姐生产,家里只有爸爸一个人。他上街去买一样东西,带了300块出门,来回车费有人找,午饭有人请,东西有人送。最终,默默地又把300块揣回来了。让他在外面买点自己喜欢的啊,他还闹脾气,“有你妈呢,我操什么心。”

    这么多年,长相英俊,多年干部的爸爸,从未看过别的女人一眼。而第一个喜欢的人,许多年后,曾经来我们家做客。那时,我还小。妈妈偷偷问我,“你说,我长得这么不好看,又没有文化,她会不会觉得你爸爸好亏啊。”

    那时候我不会说话,只是沉默。但是我想,这么多年,爸爸确实是没有她不行的。

     

    2.

    嗯,所以,我没有男朋友,也还没有嫁。

     

  • 我很厌烦用笔写下自己的小情绪,总觉得好似留有了证据令其他人作为笑柄。

    年少的创伤到现在都令我感到害怕,我讨厌仿佛赤身裸体地剖析自己,将自己摊平晾在阳光下。

    很多时候,我会跟小七讲一些我们也许都懂,也许只是觉得对方懂的心情,然而有些事情大概只有自己能够体味,比如放不开,却不能释怀。

    有一个夜晚我有点爆发,跟一个妹纸聊起这一段,对方说:“我怎么觉得你活得像个怨妇,其实,我并不觉得他有多好,我以为他不太好。”

    仔细想想,他曾说过的话,就跟流水似的,从未实现。他给予过的好,也毫不吝啬给予其他人。我从来不曾特殊。还记得有人讲过,“我们爱上的是我们心里的幻象。”我想了想,确实如此。

    因而,越来越没有耐心去面对这样一个人。

    也越来越不乐意去委屈自己。

    “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喝。”曾经有人跟我讲过,“而你最大的倔强就是从来不哭。你甚至从来不让人知道你在生气,所以被人怠慢。”

    ——仅仅是这么点刻薄玩意儿,又如何值得我放下身段,低声哀求。

    我不想过得如此卑微。

    曾经想要的,既然对方不给,那么我就不要。

    仅此而已。

     

  • 周末看了这两个。

    首先推一下越界追踪。

    与以往的犯罪类题材不同,并非一集一个故事,或者多集破案连环杀手,主角本身就自带一个巨大的谜团。再跟当集的故事交叉并行,有条不紊,感觉十分有戏。

    PS,每一个故事都有泪点。比如,席安娜之死,她最后说:I'm doing good? 那一天,是她的生日。除了一个养大她的保姆给她打来电话,父母皆因为太忙根本没注意这个日子。

    一起搭档的那个谁(没记住名字)两个人才刚萌发出一点火花,我还想着哇哦第一集就这么奸情,以后肯定是甜蜜love love。

    结果,就这么……

    第二集,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与老大的老婆(对不起我也没记住名字)谈话。她说:“我一个人要哭两个人的份……”

    “I'm lonely。”

    集末,硬汉老大最终走进了一直不敢走进的死去的孩子的房间,坐在床上,拿着孩子常玩的玩具,痛哭失声。

     

    S08犯罪心理,还是那么重口。but,曼仔和 初仔都说,不够血腥,中评。

    喂,别闹了。

     

  • 1.

    好了不要在意,这是一个在我看来,十分无意义的呓语般的题目。

    Who cares。

     

    2.

    剑与光明。

    昨天看了一篇文《特伦斯传》。反复地看了三四次,别人不愿意去看的结局,我看了一次又一次。所有人评价说:他一生毫无遗憾。

    如此强大,却如此脆弱的人。

    凛冽的美几乎刺痛我的眼。

    不是不羡慕的,不是不嫉妒的,高贵、自矜,这一生他都活得自制且骄傲且从不背离本心。

    尽管后来作者给了他一个完好的HE。

    只是啊,这后来获得的幸福,也不过是对曾经悔过的人,所赐予的慈悲。

    晚上的时候,反复地想起Draco。

    虽然我偏爱Harry,却从另外一个方面臆想着,觉得Draco实是无可挑剔。仿佛又梦见了霍格沃茨的图书馆,他坐在窗前,听着雨声。他长长的睫毛微垂,掩去了他喜悦的光芒。他挺直背脊,该死的贵族风范。面对苦痛,他求饶过,求宽恕过,最终他选择了他无可选择的道路。

    But, who cares?

    我想,他一定冷笑着说:“我不介意。”表情讥诮,眸光冷冽。

     

    3.爱与故乡

    每一次假期,我都想归家。无论在外面多久,走出了多远,都没有什么安定感。曾经我以为,若果是恋爱了,那么一定会慢慢地安稳下来的。可现实不是这样。尽管我也么有再谈一场安稳的恋爱。

    “爱恋那么长又那么短。”——我曾经在决议放弃某个人时,握着手机,整夜整夜无法安睡。我希冀着他能如往常般,给我发来只字片语,甚至打一个电话,就算不说话,沉默着,也能证明我曾被爱。后来,我又回到了他身边,就好似没有这一段分离般。只是,我们相敬如宾,我再也不曾向他敞开心怀,真正地说出我的念头与想要。因为我知道,没有用的,说不说出来都没有用。

    ——这只是一段网游带来的热病。

    “明明离不开,又何必逞强走掉,最终回来的,还不是一样要承受。”

    然后,我才发现,其实承受,也并不是那么的难。

    只是一开始我 并不忍心曾经的美好在我手中慢慢地枯萎破碎。

    说一说,Alexander Rybak

    他长得略像Harry,或者说,是Harry正确地长大方式什么的。圆圆的大眼,勾起嘴角笑的时候,坏坏的纯真无邪。他的Europe's Skies尤其好听。

    他唱着:

    Birds are flying over Europe skies
    Tell me please why can't I?

    So why can't I?

     

  • 很久没有写下工作之外的东西。
    生活,好像贫瘠得,除了工作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

    去年回家之前,弟弟打来电话:“若是太晚就去酒店住一晚,安全,不亏。”
    后来回到家,母亲一见我的穿着眼睛里就充满了无奈。
    弟弟直接鄙视:“还没有结婚怎么整的跟生完孩子的妈一样。” 
    老爸更狠了,“瞧瞧你这样,除了没小学没毕业的还会有人要你?”
    再后来,待在家,聊了许多。

    “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配什么样的人。”

    不必哀怨。不必抱怨。不必着急。